團市委提案呼吁加快建設中華骨髓庫
--------------------------------------------------------------------------------

東方網2月11日消息:美國的聯邦骨髓庫中志願捐髓者有300萬人之多,中國臺灣地區骨髓庫中志願捐髓者有近20萬人,占人口總數的1%,而目前中華骨髓庫的志願捐髓者不到2萬人,其中包括中華上海骨髓庫中志願捐髓者約13800人。眼看著患了白血病的兒童得不到治療,生命之火一點點熄滅,令人痛心。為此,團市委把進一步加快中華上海骨髓庫的建議寫入提案,並於昨天在政協大會上發言,呼吁廣大市民獻上少許鮮血,為白血病患者點燃生命的希望。

提案中建議,對於骨髓庫應該加大科普宣傳力度,讓公眾了解和掌握有關骨髓移植的科學知識。科普機構和文化宣傳機構要有計劃地開展中華上海骨髓庫宣傳活動,通過先進典型報告會、科學講座、公益廣告、專題片、宣傳圖片、宣傳書籍、慈善演出、志願者俱樂部活動等豐富多彩的形式,大力宣傳中華骨髓庫建立的宗旨、方法和意義,同時要通過媒體宣傳,積極倡導和鼓勵為他人造福的公益思想。

此外,中華骨髓庫需要大量的經費,在市血液中心無償提供技術和人工的情況下,每做一份配型檢測仍需各種進口試劑費用250元。雖然市政府已專門撥出100萬元用於建庫,但對於需要不斷擴大的建庫規模來說還遠遠不夠。目前骨髓庫維持運行所需的其餘經費主要是通過接受社會捐贈或無償服務。陳靖委員衷心希望社會各界對骨髓庫給以足夠的關注,並能在經濟上予其資助,成立有關專項基金,為中華骨髓庫的建庫提供必要的資金保證。

提案提出,上海骨髓庫的初步規模應該是10萬人。這是一項生命的希望工程,新世紀的上海人應該本著崇尚博愛奉獻的良好精神風貌,投入到這項於人功德無量的公益事業中去。

骨髓移植與普通獻血沒有本質區別

記者采訪了在大會作發言的團青界別委員陳靖。陳靖委員表示,骨髓庫捐贈的主體是青年,而受益者的主體也是青年,所以,廣大青年應該為骨髓庫作貢獻。目前的科普教育存在著誤區,由於中國傳統觀念的影響,許多人依然覺得獻出骨髓會對身體健康有極大的妨礙,其實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據統計,90%以上的社會公眾對骨髓(造血干細胞)的移植方法、移植安全性和風險性等知識掌握還不夠,對其過程的了解還停留在對字面含義的簡單理解上,普遍認為捐獻骨髓需要直接從供者骨內或脊椎內抽取骨髓。正是這種懼怕心理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人們加入志願捐髓者行列,造成了供者的流失。事實上,獻骨髓與普通獻血沒有本質區別,現代醫學的進步使得骨髓移植的技術越來越簡單、安全和有效。目前采用的骨髓移植方法類似於一般獻血,隻需采集50∼100毫升含有造血干細胞的血液輸給患者。在正常情況下,人體的造血干細胞本身就有50%處於靜止狀態,供者所捐獻的造血干細胞隻占人體內造血干細胞總量的0.3%∼0.5%,在完成采集後,供者的造血干細胞會迅速增殖,在一、兩周內完全恢復,所以捐獻骨髓對供者的健康不會產生不利影響。骨髓庫實質上是通過普通血檢而建立的骨髓信息庫,即骨髓捐獻自願者資料檢查中心,而不是抽取志願者的骨髓儲存起來。

中華骨髓庫中罕有配對成功,隻因樣本太少

團市委的這一提案提出後,在委員中造成了較大反響。這一項關繫到千萬白血病兒生死的公益事業,牽動了每一位委員的心。

青年委員袁鳴對這項提案非常支持。作為一個節目主持人,袁鳴在工作中常常接觸與白血病相關的人與事,而她本人也參加過為骨髓庫捐款的義拍活動。她對記者說,其實抽骨髓並不可怕,隻是由於宣傳報導不夠,使很多人因無知而造成誤解。

袁鳴認為現在叫人為骨髓庫捐錢容易,但捐骨髓難,所以大力度的宣傳是必要的。

目前中華骨髓庫志願者不到兩萬人,離10萬人的基本規模尚有較大差距。來自瑞金醫院的青年政協委員邱力萍對記者說,瑞金醫院每年需要做骨髓移植的人非常多,現在就有十幾個病人等著做移植,關鍵就是要配對成功。瑞金醫院迄今為止所做的骨髓移植中,有的供體來自臺灣,有的供體來自病人的親戚,可從中華骨髓庫中配對成功難。原因很簡單:中華骨髓庫中的樣本信息太少了!可是從中國大陸的人口來說,根本不必到臺灣省去找供體,要是能像獻血一樣對獻骨髓進行宣傳就好了。

邱力萍說,到臺灣去找供體會產生很大的麻煩。因為血液標本不能外送,每次都要海關和紅十字會特批。由於配對往往不會一次成功,要試好多次,每次的費用需200美金,平均一次配對成功需花費人民幣40000∼50000元,這還不算以後手術要花費的巨額費用。另外,一次配型往往會因各種各樣的問題往返多次,而造血干細胞自供體抽出到輸入病患之間的時間不能超過16小時,否則病人的存活率將大大降低,而飛機周轉,其間的時間不是個人可以控制的。但如果能在本地找到供體,那麼多麻煩和經費就都省了。

對於白血病在人們心中驅之不散的陰影,所有委員都盼望能通過中華骨髓庫的加快建設,讓白血病兒的康復率大大上升,使這陰影縮小、縮小、再縮小。

為骨髓庫奔走的青年

就在很多人仍對獻骨髓畏之如虎的時候,已經有許多年輕人為之默默地做了許多事。上醫大的學生們就勇敢地走在了前面。

1997年3月,上醫大96(1)班的學生們聽說鄧小平同志捐獻角膜的舉動,大受感染。當他們隨後了解到中華骨髓庫的情況後,主動與血站聯繫,積極與血站聯合開展了宣傳活動。在1997年9、10月份,上醫大96(1)班全體54位同學報名參加了中華骨髓庫,向世人宣告要用自己的愛心和勇氣幫助那些垂危的病人。這個消息一傳開,立刻在上海大學中掀起參加中華骨髓庫的熱潮,不僅上醫大先後有數百人參加了骨髓庫,其影響力更迅速擴大。僅2000年一年,交大有250餘位同學、華東理工學院有169位同學、華師大有203位同學、復旦有250餘位同學報名參加。現在在大學生中,“骨髓庫”已經不是一個可怕的名詞,而是一個充滿了吸引力、充滿了人道主義關懷的新名詞。前不久為中華上海骨髓庫接納的第一個外省市志願捐獻者劉忠祥,則更是一位“為骨髓奔走、為生命吶喊”的熱血青年。因患白血病的好友沒有找到配型相符的骨髓而最後被病魔奪走生命,劉忠祥決心為中華骨髓庫的建設作出自己最大的貢獻。8年來他的足跡踏遍上海、北京、廣州各大醫院的血液科室,為發展中華骨髓庫獻計獻策。去年9月26日,他開始了“為建設中華骨髓基因信息庫萬裡行”。每到一處,劉忠祥聯繫當地醫院的血液科,上街發放自己制作的白血病宣傳資料,到各個大專院校演講座談。

所有為中華骨髓庫作出貢獻的年輕人都秉持著一個願望:用自己的小小奉獻,使他人重現生命的曙光。

(青年報記者 趙延)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