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苑 ->> 筆會

文化沙漠的播種者


十九世紀的美國,曾被有著古老文化和深厚藝術傳統的歐洲人視為“文化沙漠”。當1836年華盛頓博物館開放時,隻有兩個展室,其陳列品除了美國建國前後有歷史意義的實物、幾幅油畫、少量藝術品、一些錢幣外,尚有幾百件動植物及礦石的自然標本。可見,歐洲人的嘲笑不無道理。當時的美國較多地注重於科學技術的發展和實用,較多地醉心於物質財富的發掘和享用,而忽視了精神和文化的培育和積累。因而一方面歐亞大陸向往政治自由、宗教自由,以及夢想淘金發跡的人們紛紛移民新大陸,另一方面美國本土的藝術家及研究文化的人士為了深造必須到歐洲去“朝聖”。

但是,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時光流逝,如今的美國已有無數的博物館、美術館、畫廊等遍布於大城市,特別是首都華盛頓文化藝術的氣息格外濃厚。從東到西,自國會大廈至華盛頓紀念碑之間有一片橫跨十餘個街區的國家廣場,兩邊長長的林蔭道中間是一望無際的綠草地,大樹下都是舒適的座椅和四季花卉。美國人喜歡在這個足以容納百萬人的地方休息、散步、慢跑、打球、騎自行車、野餐、開音樂會,以及集會、演說、示威遊行等等。然而,更能吸引世界各地遊客的是這片廣場南北兩側的大批文化殿堂,如美國歷史博物館、國家藝術博物館、自然歷史博物館、非洲藝術博物館、雕像園、國家航天博物館、佛利爾美術館、沙可樂美術館、赫尚博物館等。這裡每一幢大廈內都有大量極有價值的收藏品,其豐富多彩絕不亞於歐洲最好的博物館。

美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國家有今天文化藝術的繁榮景像,應歸功於昔日文化沙漠的第一個播種者,而這位播種者竟是一位從未到過美國的英國科學家。詹姆士•史密森(JamesSmithson1765-1829)是有名的化學家和礦物學家,二十一歲畢業於牛津大學,二十二歲即當選為倫敦皇家學院院士,是最年輕的院士,由於在研究工作中對鋅岩分析有特別貢獻,菱鋅礦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他父親是諾森伯蘭公爵,母親也有皇室血統,但他是私生子,不能以貴族身份繼承父親名位,還受到社會的歧視。面對社會的不公正,他立志做一些有益於人類的事,並傳名於後世。1829年他逝世前,將相當於五十五萬美元的遺產交給姪兒,囑其捐贈給美國,目的是“用以增進及傳布人類知識”。

1835年美國總統傑克遜通知國會討論這筆饋贈。雖有少數議員認為接受外國私人捐贈“有失國體”,但多數人認為“用以增進及傳布人類知識”是有遠見的,同意接受。但如何使用這筆錢,一直議而不決。直到1846年終於成立了史密森寧學院,作為推進科學文化藝術發展的機構。在此後一個半世紀中,史密森寧學院僅在華盛頓國家廣場就建立了九個博物館和威爾遜國際中心,在華盛頓其他地區建立了四個博物館、動物園和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在紐約和其他大城市也建立一批博物館和研究所,現在約有一億件收藏品供展出和研究之用,學院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總會。與大英博物館、盧浮宮相比,毫不遜色。

在史密森寧學院帶動下,美國各地紛紛建造博物館、美術館等文化設施。美國的富翁們也紛紛把從世界各地收集來的藝術品捐給國家。如銀行家安德魯•麥倫出資五千萬美元在華盛頓建造了宏偉的國家藝術博物館,1940年建成後連同價值一千五百萬美元的藏品一起捐給國家。1941年羅斯福總統在博物館開幕典禮上代表美國人民接受了美國有史以來最昂貴的禮物。

詹姆士•史密森實現了“增進及傳布人類知識”的遺願,也從而名昭青史、留芳百世。

鄭克強
關閉窗口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