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東方文苑 > 筆會


夫妻之間也要給面子
快樂的檔次
棉袍子
最後一個面試的考生
在教室裡兜風
小荷纔露尖尖角
兩分鐘效應
軍營一日打靶記
步行仙人掌
送垃圾
“白雪公主”
想讓您知道
你可曾鼓勵過我
給愛人一點面子
耐讀的女兒經
遊蹤小錄
問得我良心不安
我愛你所以離開你!?
灶前舊事
網絡連接的鄉情
給“阿詩瑪”畫像
男人應走多遠
為幸福造句
帶父母去參觀
爸爸•男人
臨窗聽雨
患難夫妻
送貓
飄淮海路
梅 暗浮
讀報炒股夫妻
揚州石塔路掠影
2020:母女對話
電腦寫作
面對這叢美人蕉
詩意開始的地方
心靈的牽手
善待幼兒塗鴉
新車換舊車
丈夫膽小
喝酒“誇”妻五步曲
拒絕上海話
與浪共舞
遊輪夜色
作家的悲哀
品味教師
排長羅嘉木
狐狸狗獾種玉米
跪下不如聽話
富貴花開萬裡飄
答家中姪兒書
陳染和林白
悲歡校友錄
傲氣的十七歲
業績之謎
為一匹野馬說句話
“美聲”的回憶
珍貴的戰友情
助人益壽
花未眠
人生難念的經
家有鷯哥真逗趣
生命的價值
一場名叫“愛情”的感冒
西江月•古埠新築
好女人塑造好男人
寵物
男人也會“作”
當饕餮遇到弗拉門戈
筆墨寫真情
傾情
幽默老爸
溫馨小閣樓
人生之橋
巧合
戀如曇花念似青松
秋雨中的老街
“父母官”情結
發票自述
地雷響了
大男人小男人
閑話真格有水平
代人捉筆
我的大學情結
購書記
火山大石谷記
的哥艷遇
心態
人生是一種體驗
等待太陽
別說我不在乎
上柵
西塘印像
課堂裡的掌聲
夜訪納西古城
隻屬於青春的節日
愛家的男人
真男兒不哭泣
魯迅被記“大過”
我的啟蒙老師
此物最相思
寂寞
小小吱吱屋
聽老爺車講老上海的故事
老街的味道
納木錯湖之旅
歷史小說的“廊廟之音”
延安文人
山海之魂
我譯都德
三盆君子蘭
以大見小
溫泉浴懷舊
難忘鏊子餅
愧對母親
記憶猶新
畢業論文
讓丈母娘喫藥
我的母親新鳳霞
學跳舞
我的電腦
樹之情
網絡愛情鳥飛走了
坐的文明
螞蟻不渺小
春天的聲音
唉,不爽的18歲
不再分享別人的愛情
上坡路
潘漢年的一件珍貴遺物
蘆筍––春天的公主
學學這位男孩子
深呼吸,我們散步
發生了的,未發生的
十八歲
瓷瓶
醉蝦
上海小男人
洛桑橋小景
情緒
回家打工
小皮匠
神秘的星空
流淌春天的畫作
地鐵
不願回憶的小事
端硯情
海市
陳毅教子的啟示
愛情發生在哪裡
我贏得了自己
你是一個不成功的人
眼淚
閑言碎語
郵箱裡的半封信
並非創舉
“貼一點”
有家真好
心中有國旗
難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買 書
靈感的尾巴
關於女人的兩條新聞
唐裝現像
搖身一變
從宋丹萍到傑克遜
愛情不期而遇
師法自然,創建人類新文明
禮輕情意重
擁有一份好心情
始於燃燒止於煎熬
不快樂的鏡子快樂的影子
明天的世界
傻子買菜
讓兒子遲到一次
和孫子奕棋
雜色的夏威夷
在津巴布韋尋找感動
昆蟲的故事講完了
把情書還給你
干嗎要這麼多人
罰球白堅
無意言窮
鐮倉的老式郵筒
北風凜冽說寒冰
鳥說
換了新學校
當上小干部
零距離
雪梅清閣
“北方美人”的豐姿
漢字的無奈
病入膏肓
單身窮人
孤獨的美國老人
音樂是否太多
媽媽的目光孩子的動力
祝你快樂
一生低首拜梅花
美,就是因為美
紙婚的碎片
所謂幸福
老公與優秀男人
婚後你能擁抱我嗎
找個伴一起喫個飯
亂彈“小資”
欲望有時比思想更強大
往事哪得 如許
非洲鷹和偽步甲
嚴力和他的小說
我的名字叫“CHINA”
我心中的顧炳鑫
過年
隻要愛情允許
今天你送花了沒有
接電話的感覺
多變的感情
有淚也有樂
玩具馬的尷尬
三十年前後
喝彩
小資和情調
男兒有淚要輕彈
樂送壓歲錢
純情過年
無形的心理空間
馬年說馬
可怕的“平常心”
何必都學鋼琴
看人家“過年”
爬格子過年
寵辱不驚
凝望祖國的燈火
病房花燭夜
人是要有點期盼的
似水流年
收藏教科書
老奶奶趕時尚
跳出來
比什麼比
街頭的米糕擔子
“年味兒”濃不濃?
揚州春卷美
微醉的境界
馬年的滋味
我的中國媽媽
年俗雜談
紅包包
包裝下的春節
寫呵
眼睛與人生
想念芳鄰
我依然被生活感動著
詠梅三首
美妙的鋼琴
榆木彩漆果盒
家有“東方明珠塔”
過年
合卷有益
龜背竹的新生
貝貝過年
張元濟傳奇
老年的境界––菊隱園札記
洪江有座古商城
給世界擦把臉
家是風箏的線
今天的太陽
我們愛孩子嗎
命運是奇妙的
禮品墨
家庭博物館
玫瑰與草莓
沒有手機的日子
養竹
我的童年朋友
話說春濤
德國蒼白的鼕天
菜餛飩
捅王蜂窩
久遠的號子又響起
上海婆婆
家的滋味
雪的記憶
用心撫摸
生活在上海de理由
聽話聽音
習字尋趣
一個久藏心底的事實
遲到的和解
遠離上海
三鮮蹄筋
鄰家的音樂
愛情紙條
做賀卡
兩首瀑布詩
京劇情結
我的“花圃”
書韻豪情
零拷五加皮酒
房東
《道德經》的啟示
外灘上空的第一面紅旗
為何笑不出來
西行回憶
人身上的尺子
變革者生存
五顏六色
家住蘇州河邊
真言讓我感動
差異
鳥兒的母愛
花壇裡的杜鵑
又樂又愁過日子
陰差陽錯
感謝,所以幸福
粉絲情
眺望
兩個語文課代表
工作使我快樂
鼕天領著風來
麥苗弟弟和雪花姐姐
舅舅
老媽苦勸我相親
電話兩端
一網沉
芳鄰
買水仙
太太留守在家
快樂住院
教老爸上網
溫馨的家信
誤會了
一碟紅燒小排
“第一次”喜悅
永遠的魚缸
幫人開門
閱讀改變人生
甜蜜的季節
借傘
兒子發育了
誰的心靈雞湯
友誼
快樂即放下
父愛深深
要把心思說出來
明年做什麼
好萊塢的賊
誰是騙子
別讓父母怕你
女為誰而容
每天淘汰你自己
打店
最後的西大街?
“歡喜型”學者
童言
我其實想嫁人
忘年交小元
常回家看看
爸媽喜歡啃骨頭
曾經擁有百萬美元
看車展
我們家的新潮“老頭”
從塗鴉到小畫家
我可不可以嫁給你
給父親搓背
尷尬兒子“成熟”時
一次難忘的演出
我讓青春絆一跤
闔家歡
買錯唱片聽錯歌









王小波
    中國人有句古話:敬惜字紙。這話有古今兩種通俗變體:古代人們說,用印了字的紙擦屁股要瞎眼睛;現代有種近似科學的說法:用有油墨的紙擦屁股會生痔瘡。其實,真正要敬惜的根本就不是紙,而是字。文字神聖。我沒聽到外國有類似的說法,他們那裡神聖的東西都與上帝有關。人間的事物要想神聖,必須經過上帝或者上帝在人間代理機構的認可。


川端康成
    “實在難為情極了。”隻說了這麼一句就又哭了。問了幾次,那男人纔哭著說:
    “本來是不應該這麼隨便說話的。昨晚上我們兩口子本來是商量好,說得一妥百妥,決不留戀孩子啦,可是,正因為她太小,所以總擔心她是不是這樣那樣啦,結果是我們兩口子一夜沒睡。把那麼個無知的孩子給人家,連我自己都覺得這當爹的冷酷無情。您給的錢我們如數奉還,請把女兒退給我們吧。與其舍掉一個孩子,還不如爹媽兒女一家6口餓死在一起好。”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