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東方文苑 > 茶館


懸崖上的浪漫
拯救絕響
德國大郵戳
從“鉗工身價超碩士”說起
校園裡正逐漸失去
智商心商孰重孰輕
定位
還學術一片淨土
京劇與中國文化
網絡顛覆語言?
一個詩人和他的詩
耐住清貧
記老賈
代課
名家與名篇
長慶坊
“真情實感”還要不要?
花季愛美須引導
時尚•流行•另類
媚俗的代價
魯迅是個崇尚自由的人
港式文化性格漫議
大一統並非自古就是
引進片譯名不要改得太無趣
中華文明:多源與一元不矛盾
望“戲”興嘆吳為忠
歌舞伎
賣言為讀之誤
讀私記
絕望產生思想
網上“卡拉OK”
“身份”問題
黑白
回家––聽的隨感
訪談《筆墨祭》
我真的沒那麼時髦
聊聊開小車
人不如鼠
問天地何為藝術
四合院文化
榮譽轉讓
家教中的“南風效應”
愛之深恨之切
音樂瞬間
談字謎中的離合體
不要把洗澡水也喫下肚
形式談
上海男人是什麼
上海男人怎麼了
丑女的光芒
讓我們睡得更好
愛情之後
在美國學開車
漫談年齡
到古老的俄羅斯去
精選與全劇
開局與結局
茶涼茶熱說
網眼看電影
祖宗名譽和歷史學家的胡鬧
水做的高郵
改戲不改曲行不行?
生活反思錄析“隻有一個地球”
堅守這一方土地
談保羅•高更
上海的老茶館
杭州太姥
萬聖節的作業
蛋白質公馬
論懶惰
人品和畫品
忍“痛”出版到何時
字畫•拍賣•收藏
雇員和老板的活法
東坡談文玩
關於中國畫的創新
“流星”網上劃過
現在開始進入想像
一廂情願
天鵝之歌的餘韻
閻濤:五十年的西柏坡情懷
幸福的高莽柳萌
《本草綱目》中的水
與妻共舞
老批評家的膽略
寫透知識分子的精神狀態
富有美感的真情
恪守藝術品格的獨立性
“隔”與“不隔”
元宵燈影宋人詞
小事
誘惑
伯樂和九方皋
畫家魯光
鄭振鐸先生的“書癖”
遙寄心
如今天天像過年
馬年購物爽
閑說另類
馬年話馬錢
馬站著睡覺
鐘馗圖舊話
情感故事
馬年迎野馬
戴畫新說
外婆的“紅燒獅子頭”
故鄉年俗三部曲
想像另一種生活
快樂的答案
孔雀羽的遐思
我有兩本《杜甫詩選》
蓬勃物事
照亮黑暗的內心
“憶苦思甜”
預約大雪
另一種生理現像
人纔以馬為喻
全球化趨勢中的文學與人
雜感四則
達成願望的夢
《心弦之歌》
讀江曾培《交交集》有感
陸士諤的夢想
戴敦邦的道教人物畫
書攤“另類”
另一種語言暴力
我不生氣
徐遲筆下的江南小鎮
代溝的硝煙
收獲季節
讀《伯林傳》與《塞林格傳》
法國人今天如何解讀雨果
好戲慢慢品
“鐵飯碗”和“鐵文憑”
問問我們大朋友
惡心的展示
書法是抽像音畫
“隱私小說”引起爭議
救救“神童”
藏者的悟語
關掉手機
鮮花送自己
救救大人
學說謝謝
讀報有感
批評的變遷
毛病
不學葉公
煞風景
科學的詩意
呵護孩子的童年期
煎蛋的兩面
大山教我寫小詩
出題
愚公該不該搬家
“不及格作文”真不及格嗎?
女性車廂的悲哀
學報的悲哀
第三種文憑
古典名著研究切莫媚俗
高更的紅狗塞尚的蘋果
不應該的刪砍
也談“套中人”
想起了萬籟鳴
想像力談片
換一種編寫思路
請尊重作家的隱私
我設想的未來
丑陋的新年“禮物”
殯儀館的請柬
集體無聊
拳拳老人心









王曉玉
    春日裡捕來的“刀魚”,經了一鼕的滋養,也格外地肥美些。清蒸是最佳烹調法,原汁原味,不會讓那些濃湯赤醬喧賓奪主。下箸時不妨重點關注兩片“肚檔”,透明的質地,似油非油,純是兩大塊膠丁質,入口會滿頰生 !


胡鵬南
    舊社會穿長衫和短打是有區別的,童年時我生活在農村,因父在上海開廠,算是“有產階級”,所以從有記憶起,在村上,我也是唯一穿長衫的小孩子。
    十一歲時,舅舅結婚,我們合家去喫喜酒,父親洋裝筆挺,母親穿旗袍,我穿長衫,在一百多位來客中90%以上都是短打的農民,像我們的穿著是鳳毛麟角“鶴立雞群”,與眾不同。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