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苑 ->> 網絡文學

辛苦網戀


他叫俊,比玲大兩歲,是走進玲少女生活的第一個男孩子。俊是外地人,在本市上學,當玲第一次把他帶回家時,他的心裡是那麼忐忑不安。但品學兼優、誠實可靠的俊還是得到了全家人的認可,這在他們這個特別排外的城市中是很難得的。

俊畢業的時候爭取了留在本市工作的一個名額。於是,他便為了那張本市戶口拿了一年的每月700元的死工資,當時,他們的日子很艱苦,玲時常會去做些散工資助他,可那也是少得可憐的。況且,玲的學業尚未完成,主要的時間和精力必須要用在學業上。他為了不影響玲,便每天下班再陪玲一起去學校上自習。

那是一段快樂的令人難忘的時光,他們在一起非常幸福。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問玲:“有一個出國的機會,你覺得好嗎?”

聽到這句話,玲又驚又喜,許多許多情感與矛盾一下湧上心頭。沉默了許久,他便說:“你不願意吧?沒關繫的,我隻是順便提一下。不說這事了,好嗎?”

其實玲心裡很清楚,出國深造對一向品學兼優、積極上進的俊來說是一個多好的機會呀,他為了玲,為了能拿到一個本市的戶口,已經失去了一些很好的機會,思前想後了好幾天,玲終於作出了自己的決定。

一個星期之後,玲從學校及各方面為他收集了許多有關出國的資料。當他拿到那些學校地址情況介紹等等材料時,一把將玲擁在懷裡,激動他說:“阿玲,你真好。我們結婚吧!”

玲的眼睛模糊了,不知道那一天是怎麼度過的,好像整個人在霧裡在夢裡一樣。他們一直互相擁抱著,許久許久

最後征求玲父母的意見,他們覺得他們都太小,還是先訂婚吧。

就這樣,玲得到了一枚訂婚戒指,雖然它並不昂貴,但它是俊的一顆愛玲的心,盈盈地充滿了俊對玲誠摯而深深的愛。

他覺得很幸福,充滿信心地對玲說:“阿玲,我愛你,我們在一起一定很幸福的。你一定要等我。各自給各自一年的時間去發展,好嗎?”

其實玲多麼想與他朝朝暮暮地長相廝守啊,可玲還是含淚點了頭。他為了能給家裡少負擔,便去找了一份收入頗豐的工作。隻是,這份工作在北京,俊出國的預評估下來了,他們都為此松了一口氣,俊就在那個周末離開了這個城市。

俊走的那天,玲就在網上遇到了勇。

勇神秘兮兮的樣子,聊天說話也很慎重。一連幾天,玲都遇見他,一開始隻談談天氣,因為當時他們這兒正在刮臺風。後來,聽他說起他曾在國外獃過很長一段時間,玲便想起了俊也將要出國留學,便極富興趣地聽他說一些關於國外的事。

勇似乎一直不相信玲是一個女孩,因為常常有些搗蛋鬼起個女孩的名字到聊天室來捉弄人 為了證明這一點,玲便將自己的呼機號告訴了他,沒想到纔過一會兒,玲的呼機便響了一010......,是北京的,玲心裡想著,不會是俊吧﹒不可能是他的,玲都覺得自己好笑。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成熟男人的聲音,是勇。他的聲音很有磁性,很動聽,玲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勇證實了玲是個女孩,很高興,他說現在像玲這樣誠實的女孩不多了。從此,北京的長途電話不時地出現在玲的傳呼上,玲竟越來越盼望見到這個聲音動人的男人。

玲打工的公司老總安排玲出差北京,玲見到了久別的俊,他興奮的忙碌著,絲毫沒有發現玲心裡的微妙變化。日程安排上的某個下午正好有段空餘時間,不知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玲便打電話和勇相約見面。或許,是出於一種想破解神秘感的衝動?玲從來沒有和“網友”見過面,所謂網友隻是在網絡上聊天室外相“見”,大家一起聊聊天,或者在BBS上相互貼一封貼子交流思想,有時相互寫一封E-mail......

每一次和勇見面,玲便“惡心”難改地搞了小小的惡作劇,躲在飯店大堂的角落裡邊和他打電話邊觀察他,讓他尷尬了好一陣。但是,外表嚴肅的他一下便使玲不再敢多說些什麼。

從塞特到天安門廣場,他們一路上談話都不多,在網上那樣自然,他們都好像在努力適應對方的外表給自己帶來的影響。因為,在網上是隻見其文字不見其人面,雙方往往會通過對方的文字表達來想像對方的長相,等到真的一見面,卻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從西單到東單,的士好像跑了很長的時間,剛到北京,又走了一天路的玲,也因為上午談判心事重重,一會兒便迷迷糊糊地想睡,頭不知不覺地就靠到了勇的肩上,睡著了。勇沒有叫醒玲,隻是到酒吧纔將玲輕輕搖醒。

那是他們第一次真正面對面的談話,勇好像想把心中所有的事都在今夜全部告訴玲。

玲靜靜地聽著。勇比玲大13歲,是個很成熟事業上也有年成就的男人,玲想像著屬於他的那個年代,人們都會遇到些什麼,人們的思維方式又是怎樣的。玲們似乎談了許久,似乎有一種是相識了很久很久的老朋友的感覺。

午夜的鐘聲響過了,他們似乎都不想各自回去。

走在大街上,吹著風,也繼續著他們的話題。時間是停滯的,沒有年齡、經歷和地位上的差距,很自然地,他們牽了手。那是一雙大而有力的手,緊緊的將玲握住。他真誠地說:“玲,我很喜歡你 ”

之後的幾天裡,玲便一會兒趕到俊的身邊,一會兒和勇通電話、見面。幾種亂亂的心情一下子交織纏繞在玲心頭。玲似乎是願意接受勇的,玲想從勇那兒得到一種安慰,一種男人給予女人的憐愛、關懷,一種讓女人覺得自己是個女人的那種溫情的感覺,而這一切都是俊所不能給玲的。在俊的面前,玲是那麼的獨立,不需要人照顧,擔著那種全身心付出,任勞任怨的傳統女性的角色。在玲出差回來時,勇卻每天與玲通電話,關心玲的生活、學習和工作,關心玲的心情好不好,累不累 玲漫漫地習慣於午夜之後將電話放下,似乎聽不到勇的聲音就睡不著。

一個月之後,俊突然回到了玲的身邊。是的,玲很驚喜,甚至有些歇斯底裡地傻笑,坐立不安。有一個念頭始終縈繞在玲心頭,好像沒有完成一件什麼事 玲不願去想它,玲應該高興纔對呀,玲不是一直盼著俊能早些回來嗎?

就在俊回來的兩個星期前,勇來回坐了38個小時的火車,就為了來看玲。雖然隻有短短的兩天時間,勇和玲幾乎把一切都忘在了腦後,不停地說這說那,盡情地享受著一種輕松愉快的兩情相悅,玲挽著勇的手在美麗的西湖邊散步,迷人的月光下,遠處是江南獨有的絲竹聲

俊回來前兩天的一個夜晚,勇準時打來電話,可玲心裡好亂好亂,玲在電話裡對勇說:“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應該結束 ”

"不,你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你是愛我的,對嗎?”

"是的,噢,不,我也知道。我有未婚夫,而你有家庭,有孩子,而且 ”

"你難道還不明白嗎?玲!我們相識也這麼多日子了,你應該覺得出來的,你應該知道的,我和她已經沒有什麼了?如果說曾經有愛,也早已經隨風遠逝了 哎,我已經愛上你,你愛我嗎?”“我 是的,我愛你。”淚水不爭氣地湧了出來

俊把玲領到他剛分來的新房。“這裡可以放一個寫字臺,這裡可以放床,這裡可以 噢,不好不好。玲,還是你來安排吧!”

俊說了許多許多,可玲幾乎連一個字也沒能聽進去。玲的耳邊一次次回響起勇那溫柔的聲音,“玲,嫁給我好嗎?”

俊回來的那幾天,玲一有空就給勇打電話,問問他是否好。他似乎很平靜,但玲卻是非常的難過。

分別的就這麼又過了兩個月,玲的實習期快結束了,玲似乎也應該回到現實中去了,玲覺得玲必須做出一種抉擇。

勇,一個比玲大十幾歲,有家庭的男性。他雖然有成功的事業,但卻有著極為脆弱的內心世界,在他的內心深處,似乎還有著一種與他的年齡、閱歷不大相稱的浪漫幻想,他需要玲來平衡這一切,他希望玲能給他帶來幸福和快樂。玲願意使他幸福,這是玲天生的善良。有時,玲是那麼地尊敬他,在他那兒似乎有玲永遠也學不完的東西;有時,玲是那麼愛他,那使玲覺得他們沒有距離,玲能理解他,他也理解玲,但是,他們倆卻都不止一次地懷疑對方的愛,懷疑未來。玲們曾有過退卻,但也都極有信心地往前走過。

幾乎整整11月份都在下雨,天氣特別的陰冷。一天傍晚,玲照常上了網。

今天,會收到些什麼E-Mail呢?想到勇,玲卻笑了,玲隱隱地總能感覺到,他的存在就是玲的快樂。隨著硬盤的轉動聲,玲看到了

"玲:你好!

最近一切覺得沒有什麼可寫的,也沒有什麼可聊的,所有的一切正在漸漸成為過去,也許我們的追求就是這樣的結果。我已經沒有失去的痛苦,因為我對你的愛不再需要愛的回報

我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愛過,將來也不會再有,使我忘記了我們的差距和社會的目光。但每時每刻,你似乎都在提醒我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總感覺到措手不及,但最後還是感謝你的真誠和智慧。我不再懷疑你的感情就像我不再懷疑我自己一樣。

在愛的激情中最終也發現,如此清醒和超脫的我是無法與你分享你所有的感情的,我也無法與他人共同擁有你的心,除非我不再愛你,除非我不再有激情。

不要說我不努力和不抗爭,我隻是覺得自己太孤單,太疲乏,甚至太荒唐。

愛心依舊,激情不復在。如果說我沒有失望,那我是在欺騙我自己;如果說我沒有悲傷,那是因為我無法再悲傷。

多保重,玲!”

玲哭了,心裡隻有四個字“勇,我愛你。”

事情發生得太快太快,太多太多,玲開始變得非常不安。俊打電話來說,他要回來了,玲不顧一切地買了機票,玲發瘋般地想要見到勇。

當玲和勇牽著手,在圓明園的小徑上散步時,他們彼此都覺得對方深愛著對方,勇越來越有信心,他開始想解決自己的家庭問題

周末很快就結束了,玲回到自己的城市,同事們說,玲瘦了。

俊也回到這個城市,他輕聲地叫玲“小新娘”,幸福地看著玲。而玲多次想對他說勇的事,卻總是欲言又止。玲應該告訴他的,因為愛是不該有欺騙。

趁著俊出去的一小會兒時間,玲往勇家打了電話。

他說他對妻子說了,他已經在解決他們之間的事了。

晚上,玲終於對俊開口說出了真相:“上次我和你說的那個網友,他叫勇 ”

他看著玲,有些憂郁地說:“玲,這都是我不好,是我做得不夠。我愛你,但你的幸福更重要,你自己決定吧。”

不知為什麼,玲突然很激動“不,不,我愛你,俊。”俊為玲擦去淚水,悄然離去。玲感到玲的心裂成了兩半。玲無助地掙扎在兩個愛自己的男人之間,玲真的已經精疲力盡,疲憊不堪了。

在思緒紛亂百般無奈的那些日子裡,玲把自己的故事寫了下來,貼到BBS上。網友們發表意見,提出建議,給了玲很大的幫助。勇也發出了E-mail。

"玲:

看到一些網友回貼給你的貼子,看到了被同情的你,和照向我的一面鏡子。

我想,你是不會再懷疑我的真誠和善意的,我會去做很多很多來證明這一點。

但我捫心自問:在今天這樣的社會裡,我能夠給你帶來些什麼實際的東西呢?我真的能使你幸福嗎?婚姻是一個人一生幸福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我一直覺得它埋葬了而且還正在埋葬著很多愛情。我是唯善唯美的,充滿了很多幻想,討厭現實中的庸俗 而實際上呢?我現在真正感到一無所有,工作和生活都在走下坡路,我的信心沒有任何現實的基礎。我幻想那種脫離現實的愛和生活,我實際上永遠不成熟。

我理解你的矛盾,理解你的迷茫,你需要時間去體會,去判斷,因為你感覺到了瘋狂和瘋狂的後果,你感覺到了壓力和責任,感覺到選擇和不選擇的痛苦。

我是你朋友,我也會同樣的去勸你,不要糊塗,你回到愛你的人身邊去吧,如果他還愛你,你還愛他。我會珍藏我的感情,我會在心裡永遠為你祈禱祝願。讓我發自內心地向你說一聲:對不起,玲。

不要再痛苦,那是會過去的 ”

玲流著淚請俊坐在電腦前,敲出勇的E-mail給他看。俊全神貫注地讀完了信,然後認真地問玲:“玲,你還愛我嗎?”

玲從手上取下那枚訂婚戒指:“俊,現在最重要的是你介不介意,你還愛不愛我?”

俊一把奪過戒指,重新為玲戴上,而後緊緊擁抱玲,他用力地吻玲,激動地說:“玲,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愛你,像你這樣誠實得透明的女孩現在已經不多了呀!”

走過一段曲折的感情之路,玲又回到了俊的身邊。玲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在乎俊,在乎他們之間的一切,玲知道俊也在他們的愛情中成長,他已經像勇一樣有了兄長般的寬厚與仁愛。

無名網人
關閉窗口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