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苑 ->> 隨筆

網蟲?蟲網?


當我們這個地球,呼呼啦啦地挾帶著克隆、納米、基因等新科技轉入新世紀的時候,在我們這個圓溜溜的星球上,各式各樣的電腦屏幕前,成千上萬顆聰明得能消化玻璃渣子的大腦,一個漫不經心便克隆成一種名叫“網蟲”的玩藝。

其實,人多少有些是自願把自己“克隆”成那一隻隻整天整夜,遊過來又竄過去的鼠標的。人類自命為萬物之靈,可近年來,人類一想到自己就這麼平庸著喫飯穿衣,平庸著咳嗽,平庸著掙工資花錢,平庸著煩,平庸著悶,人類的心裡就發霉般地長出大面積的綠毛、黃毛。正在此時,電腦網絡出現在人類的視線中,如饑似渴的人類面對“電腦網絡”巧兮媚兮的誘惑,還能有什麼其他的什麼選擇呢?

上網,無需理由,亦無需像攻讀博士學位那樣千辛萬苦的“攻關”,人們隻需將花花綠綠的鈔票,“掏”將出去,再給自己取上一個“野狼”“貓婦”“財神”之類的名字,理所當然的便有了一個第三維之外的世界,有了一個又一個隨時可以改變自己的機會。

人類自以為從此進入了一張為所欲為、四通八達的網,殊不知,那網早已如諸葛亮輕搖羽扇布下了“八卦陣––專捉飛來將。

一群群的上網者,饑餓著一副迫切興奮的表情,熱火朝天的挖掘、搜尋著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昨天、自己的歡樂、自己的痛苦。可忙乎來忙乎去,人類還是回答不出自己究竟得到些什麼?又想得到些什麼?

網上的蟲是誰?誰和誰織成了這蟲與蟲的網?你和我,我和他,近在咫尺,又遠在天涯,網上的期待是什麼?是屏幕上突然“閃”出來的“俏臉”麼?上網的目的是什麼?是電腦終端向外發送的你的孤獨?你的渴望、你的憤怒麼?很顯然,在網中,人類擁有了電子技術虛擬了一切,卻失去了最直接自然真實的一切。

網蟲?蟲網?這蟲兒的存在到底對不對?這蟲兒活得累不累?這蟲兒什麼時候纔能迷途知返,衝出那網羅?這蟲兒的明天是兇多吉少還是福大於禍?這些問題,白發蒼蒼的動物學家、科學家們無法解答,學富五車、纔高八鬥的哲學家、文學家們無法解答。唯見,網蟲的兄弟姐妹們,一隻接一隻,不喫不喝不睡,昏頭漲腦地在“過癮”的感覺中苦苦掙扎,苦苦尋覓。


選稿:高彬翔 作者:東方爾 
關閉窗口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