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東方文苑 > 隨筆


作別北方
大學的海報欄
放風箏
婆婆換腦筋
喜得龜蛋
愉快de
遲到的家書
猜謎
假期享受浪漫
“單身漢”的日子
劣師記
兩張賀卡
甜蜜的周蜜
中秋送禮
外公尋根
鋻湖秋波蘊風骨
還願的心態
故鄉
時間
母親不是“永動機”
父母吵架以後
愛的忍讓
緣分就是一條鎖鏈
司機“溫兆倫”
雨中賞梔子花
高郵蒲包肉
為母親花錢
暑假裡的女兒
哄哄老媽
等待花開聲
不想送別
嫁人要趁早啊
淺談蟈蟈
冰凍“猴子”記
老樹開花
職業哭喪婆
下棋樂
讀懂母親
兒子的書包
試衣間
給父母一線陽光
美酒相伴
不要不要愛深愛深
不希望浪漫
永遠的村莊
難忘“匹諾曹”
兒子的樂教
阿公
網蟲?蟲網?
懷著善心去愛人
愛在心頭口難開
與師同行
我的銀行密碼
散步是種境界
母親與狗
童年警察夢
上班就這樣
寄居蟹
所謂“鬼”的真實
我是否“老土”
心浪網
我的家在浦東
綠色瑞士
家有女酒仙
戀人分手談判清單
東京電車裡的故事
稱呼
就做小女人
灰麻雀落網
父親節的禮物
喫飯時的爸爸
手到禽來
最後一個男人
追殺小妖
手稿•e時代•口水
分離
一封信的N次發送
賞心悅目的美女朋友
濃濃馬橋情
老派女人
古木依舊庇今人
尷尬的約會
一個穿不透的古老話題
給女兒的禮物
“痛”愛籃球
一張照片
當女兒好開心
難忘楊柳
走近NBA
初賞“仙”花
一曲紅梅千秋傳
我家的書房
丈夫的苦肉計
相親
愛是一種信仰
難忘小板凳
海蔥情
上海,真美!
大皮院烤肉
“叫花子”敲竹杠
體驗攀岩
我飽餐過一頓狼肉
幸福的被騙
知足者常樂
走在老街
夜過祁連山
閑談李方膺愛梅畫梅
為自己命名
壽筵,不落窠臼
婆婆與母親
賣蘑菇的老太太
賞蘭與養蘭
懷舊
嘗試日本顏料
新生之路
雨的奇跡
白馬湖的霧趙暢
淘舊書
農奴主是怎樣生活的?
人心的臥虎藏龍
都市“漁翁”
黃椿的故事
陰差陽錯
陳錫華與青年中學
“籠中”的女人
皺紋
氈帽
培根隨筆三則
青春支點
青春的衝動
三個男人和一座橋
籌學費的小女孩
路過
那些關於時間的歌
愛情早就死了,感情還是有的
賣花的人
感受除夕
打動我的理由
守歲趣談
父親的音樂
對岸
斷臂的猜想
“五塊錢成交”
愛,首先意味著獻給
女人
弟弟
《讀伊索寓言》--寫在人生邊上
毒蛇的自白
動物小品一束
戀人須知
可愛的地球
父與子
世紀狂歡夜
送傘
讀《水滸》第九回
手機丟失記
這個父親的結論太輕率
萬紫千紅新世紀
花之詠
初戀
寂寞
論快樂
五月的青島
窗簾
孤崖一枝花
閑人
到底是上海人
湯菜也“打包”
沐浴與毀林
珍惜
流水
“闊少爺”與“傻公子”
武俠小說的八大猜想
把日常生活神秘化
給友情留個空間
純樸為懷
網站、蘋果及其他
傳統圖書館還有用嗎?
多餘危害物
口中剿匪記
憶兒時
“小姐”可稱
對當代詩歌的三種偏見
紙面文字的潰敗
喫瓜子
兒女
白鵝
我的四季
苦楝花
油菜花開
悲哉,中國文化人
雜花生樹
回不去的鄉土
野菜•肚兜
鄉間敘事(兩章)
論文人
聽話的藝術
陽澄湖上嘗蟹
警惕“溫水煮青蛙”
秋夜
難忘的“鏡頭”
南行筆記
自由之心,勇敢之心
真愛人生
在長河中逝去
80年代的轉型
喫飯
讀書苦樂
快樂老家
雅文學的大眾化趨勢
不一樣的年華
九十年代小說遺漏了什麼
我看金庸
談情說愛與炒股術語
喝酒與上網
從太平天國“夭折”所想到的
父愛是本讀不完的書
大、小“網蟲”上東方
咖啡與戀愛
情人與葡萄酒
喜歡抱書包的我
打發無聊
纔子們的文纔
藍色隨想
穿越無奈
我的媽媽
從腳趾頭愛起
靈魂的漂泊
揚子江戀歌
抱愧山西
白蓮洞
軍港的情
登鳳凰山
濱海之城
機上暢想









nbsp;
趙長天
尋找文化


舒乙
胡同小百科


陳魯民
真言•失言•狂言


袁鷹
情繫大江截流處




 
馮英子
讀《尚書第舊夢》


潘真
仁者壽


楊揚
“另類”小說的解讀、爭鳴和訴說


袁鷹
細微處見風範


黃蓓佳
又看《苔絲》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