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苑 ->> 特稿

輕歌勁舞泡吧族


歐洲人說:要找人,不在辦公室或家裡,到酒吧去;不在酒吧,肯定在去酒吧的路上。

盡管這話可能誇張了一點,但確實體現出酒吧在西方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有“東方巴黎”之稱的上海,在改革開放、市場經濟的春雨滋潤下,許多新的休閑樣式、交際方法、文化形態萌發出土,不知不覺中,酒吧也融入了上海人的生活。

剛剛邁入新世紀的上海,不但要成為金融中心、經濟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更要成為國際性的文化交流中心之一。酒吧文化作為中外文化交流中不可忽視的一個小“窗口”,又該被賦予什麼樣的新內涵?

迪吧、輕吧、玩具吧、茶吧、陶吧,這些都是“泡吧一族”的天堂,來這兒的人到底是為了交朋友、趕時髦、看熱鬧、坐冷板凳、還是調節情緒?上周末,記者以尋常百姓的視野,做了一回“泡吧族”,體驗了一番都市夜歸人的心情。

輕吧:“泡”出心情

“輕吧”這個名詞是“泡吧族”的術語,指的是專門放輕音樂的酒吧。

午夜時分,茂名南路上的一個小酒吧。吧裡的一切,仿佛都是紅色的。紅窗簾、紅領結、紅紅的燭光,甚至連空調,都是紅色的外殼。

音樂聲不算響,恰到好處地襯托出彼此的交談。懂行的人說,在這種“輕吧”,音樂不是放給人聽的,而是為了使你和朋友的交談不讓別人聽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片空間,纔能放松徹底地去“泡”、去交流。

樓上,每個客人坐的椅子,都被設計成車輪狀。樓道的一側,貼滿著上海灘二三十年代的“ 煙牌子”仕女圖,頭頂上,幾隻大紅燈籠高高懸掛。中式的布局,加上洋派的音樂,摻雜在一起,讓人產生奇妙的感覺。不誇張地說,走進這種“中西合璧”的酒吧,客人就已經有點醉了。

朱先生經常來這個酒吧,他說,自己已經30歲出頭了,上海灘那些“迪吧”適合20歲左右的小青年去,自己就要到“輕吧”來。“泡吧,其實泡的是一份心情。”

由於經常“泡吧”,朱先生頗有心得:“以前有人說,上午皮包水喫小籠包,下午水包皮去澡堂。其實現在的‘泡吧’就好比以前的‘泡澡’,不同的是,一個是在熱湯水中,一個是在音樂裡。”他指指吧臺女招待說,“像這樣的年輕女孩子,看她們穿著露臍裝,把領帶翻到背後,手臂上一個文身,再點上一支 煙,看上去好像有一種新奇感。”

音樂漸響,朱先生揮揮手說:“可以開始跳舞了。”小酒吧內,有一塊約10多平方米的小空地,這也就是舞廳了。“無所謂姿勢的,怎麼跳怎麼開心,不過動作幅度千萬不要太大,不要影響別人。這裡一切都是很輕柔的,甚至是有點小心翼翼的。”

小酒吧還吸引了很多外國客人。他們大多是到酒吧來領略一下夜上海風情的。“酒吧也是一個窗口,很多外國人就是從這裡開始,來接觸上海這個城市的。”朱先生說。

坐在吧臺的一角,上海交通大學留學生Michael顯得很悠閑。他說,自己周末出來,一般都是固定的酒吧、固定的座位。“這是一個很好的地方,DJ都是外國人,音樂不錯,氛圍也很好。我在這裡認識了很多中國朋友。”

Michael說,自己現在在學校裡,已經被留學生公認為“中國通”。“上海流行什麼,我在這個酒吧都能感受到。”

迪吧:“三氣”彙集景色奇異

離開了尚未達到“沸點”的茂名路,記者又“轉戰”衡山路。夜色下的衡山路上已經披上了幽雅的燈光外套,精致中不失寧靜。走過高朋滿座的 樟花園,路過野性濃烈的虹藩餐廳,好幾家酒吧在歐登保齡球館彙聚。一座白色洋房酒吧是不少老外常去的地方,對面的一家則據說是上海80%的年輕人都知道的迪吧,已成為不少新朋舊知打交道的“駐點”。

剛跨進這家迪吧的門,記者就被幾大“氣”撞了一下腰。“人氣”,在這裡簡直堪稱“雲蒸霞蔚”,1000多平方米的大廳裡聚集了近千人,不大的舞池裡至少擠了上百人狂搖亂擺,有的甚至得側身而舞,真有“下餃子”的感覺。“煙氣”,在這裡絕對沒有什麼禁煙區,而且抽煙也不是男性的專利,靠門的幾張大沙發上,十幾個跳舞跳得筋疲力盡的男女橫七豎八地躺著,煙霧一圈圈從一張張口中吐出,滲透進空氣,最後融進泡吧族的血液中。“眼氣”,在這裡,無論是“看”人還是“被人看”都是內容豐富。在舞池裡,奇裝怪服是“IN”的標志。黑眼珠的紅毛少年,鼕天穿著弔帶衫的女子,大熱舞池裡還戴帽扮酷的人,無論是看者還是被看者都其樂融融。

這邊勁舞正酣,那頭也有不少靜坐族自願當“看客”。一位王先生告訴記者,過去他身體好的時候天天來,身體不好的時候3天來一次,但現在卻不大來了。記得當初在大學的時候還是個窮光蛋,偶爾到酒吧裡來,看到酒吧裡不少人都像白領一族,在悠閑地享受夜生活,心裡暗自羨慕。工作剛開始,手頭寬裕了,而且工作節奏不是很緊張,最喜歡的娛樂之一就是泡吧,有時是三五成群,有時是大幫朋友,有時甚至忍不住會自己跑來泡吧。但有一次過節和朋友一起到某酒吧,在閃爍的燈光下看到各種人的面貌,突然覺得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他就早早出來,直到在大街上看到正常燈光下的行人開始,以後泡吧就漸漸淡出他的生活了。

在喧鬧中,又一首舞曲開始震撼人們的心髒。有人開始瘋狂地搖擺,有人則閉目自舞。舞池的牆壁上雜亂無章地裝飾了不少玻璃碎片,在燈光下遠遠望去仿佛成了一扇扇鏤空的窗口,又像熱浪中無數冷冷的目光。音樂聲越來越急促,人們的情緒也越來越亢奮,幾個人開始隨音樂“噢呀噢呀噢”喊叫起來,喊叫聲不斷擴大,更多的人加入進來,最後幾乎全場都在“酒吧大合唱”。當凌晨2時到來,音樂停住,燈光大亮,原來顯得光怪陸離的環境顯出了本來的面目。尋常的牆色、尋常的布局、尋常的泡吧人。

管理:有喜有憂成為課題

小小一個酒吧,卻蘊藏著豐富的內涵。建設好這個窗口,對上海的文化娛樂市場管理和對外文化交流,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但不可否認,目前在“酒吧文化”的建設中,還存在著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上海市文化廣播影視局市場處陳德祥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就文化這塊區域來看,目前,上海灘一些酒吧主要存在的問題是:在酒吧內進行營業性演出沒有申報,這容易引起一些問題。

上海治安總隊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上海的酒吧有550家左右,多數酒吧經營還是比較正規的。但也有的酒吧出現擅自變更經營範圍的情況,有的酒吧在消防措施方面還不夠完善,個別酒吧的個別人員也不排除有經營色情行業的行為。因此,從經營者來說,應該加強對員工的教育、培訓,規範經營管理行為;而政府有關職能部門,也要經常檢查、監督。從近期而言,趕在春節前做好消防安全工作是重中之重。

“酒吧文化”正在成為大都市夜生活的一部分。社會各方在認可它們的同時,也應加強管理,防止一些負面效應,從而讓滬上酒吧真正成為中外人士休閑娛樂的好去處。

(新民晚報)
關閉窗口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