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苑 ->> 特稿

家庭上網離我們還有多遠?


家庭上網的普及是衡量城市信息化的一個重要指標。據JohnZogby國際公司今年三月抽樣調查報告,目前美國居民上網率已達75%,美國居民已經有近3/4的人可以上網,其中81%的人每周至少上網一個小時。而我國目前平均每周使用互聯網一小時(含)以上的網民共有2250萬戶,隻占全國人口的1.7%。在大城市中,上海排位第三,有201.8萬戶,約占全市人口的13%左右。雖然北京、上海、廣州三個城市平均有18.5%的家庭已上網,但我國家庭上網的普及還有一段艱難的路程。

按理說,政府對信息產業的投入是花了巨資,許多大型企業也紛紛設立網絡平臺,開展電子商務活動。一些社區、街道已開始建立網站。尤其是擁有絕對優勢的有線電視網絡進行雙向改造後,上海已有100萬可以在家使用“有線通”寬帶網條件的用戶,但是申請接通付費上網的目前僅有3000戶,開通率隻有0.13%。電信繫統的ADSL用戶也隻有3000多戶。城市家庭上網率普遍低下的原因除了電腦應用還沒普及外,很重要的就是付費的承擔過高,以及技術和服務的不“到位”。

雖然政府鼓勵多家企業投資建設“接入網”,讓居民有多種上網方式的選擇,但對於家庭網絡市場的價格、技術標準和服務理念的導向調控做得不夠。市場競爭迫使那些還是擁有一定壟斷地位的網絡企業一再調整價格。在開戶費和設備的一次性支出上,ADSL從3300元下降到1200,“有線通”從原先的2620元最近調整為1180元,長城寬帶網是500。但是,三者的“包月費”還是仍舊分別維持在120、130、100元上。據中國互聯網調查中心統計,我國網民平均年薪收入隻有3萬元。如果按上述費用計算,僅上網支出就要占年收入的4-5.2%。而這些網民大多數還是18-30歲的白領青年。家庭上網普及後,中老年的網民占的比例要大幅度提高,但他們的收入和經濟負擔卻更加微薄和沉重。如果按上海去年職工年均收入水平計算,則要承擔8.5%-11%的信息費用。可想而知,許多居民想用而又顧慮重重的緣故了。接入上網技術的還不成熟,如“有線通”目前電視不能上網、寬帶共享問題,ADSL的三套設備、三個繫統互不匹配等問題,都促使居民有再“等等看”的觀望念頭。

來自歐洲最大的因特網市場調查公司的最新數據表明:僅兩年時間中國上網家庭數量激增,1998年10月至去年10月纔開始上網的家庭占全部上網家庭總數的75%。上海目前在家庭寬帶網市場上,“有線通”和ADSL是主要競爭對手又是合作伙伴,長城寬帶網則“趁虛而入”,悄悄地擴展地盤。他們都意識到市場競爭的激烈。正以“搶占先機”的新的服務理念,抓緊研究收費的合理性和技術設備的改進。明年“有線通”要增設網絡電話和互動電視等服務內容,今年爭取用戶達到5萬戶。據國內市場調查公司數據,目前我國城市有17%的家庭擁有電腦,還有13%的家庭表示在未來一年購買電腦,其中上海是16%,城市家庭上網的發展趨勢看好。如果政府能發展家庭用戶上再進一步采取扶持的政策(如補貼收費),那麼,上海的家庭上網的發展無疑將會出現一個大的飛躍。

(新民晚報) 選稿:高彬翔
關閉窗口






  散文|隨筆|小說|連載|特稿|朝花|筆會|夜光杯|文華|茶館|書緣|網絡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