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專題|國內|國際|臺港澳|上海|文娛|IT|精選|體育|財經|社會|參考|科教衛|圖片|
>>專 題>>東方專稿(每月回顧)>>正文
蒂托終圓太空之夢(4.28)
align=center

北京時間28日下午3:37分,莫斯科時間11點37分,在哈薩克斯坦境內的拜克努爾航天發射中心,40米高的俄羅斯“聯盟-Y”助推火箭騰空而起,帶著現在已經家喻戶曉的美國富翁蒂托飛往國際空間站,一波三折的蒂托太空之旅終於成行。這位美國老富翁為什麼如此執著?他能順利到達空間站嗎?他在太空上將做些什麼,他的親人又如何看待他的這次太空之旅?

火箭升空世界矚目

28日上午,位於哈薩克斯坦境內的拜克努爾航天發射中心,艷陽高照,天空一片蔚藍。

蒂托和兩名俄羅斯宇航員一起搭乘拜克努爾航天發射中心的巴士,從他們居住的地方前往發射基地。當巴士到達基地時,宇航員們遇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和前來觀看發射的人員的熱烈歡迎,蒂托和其他兩名宇航員一起從巴士裡面向外面的記者揮手,蒂托還不時地向人們伸出大拇指。蒂托的女友亞伯拉罕則拿著照相機,一個勁地按動快門,她要盡可能地用自己的手留下這個激動熱心的時刻。

穿上了厚重的太空服後的蒂托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富翁,到像是一個專業的宇航員。和其他兩名宇航員不一樣的是,在蒂托白色的宇航服的肩部,赫然繡著的是美國國旗。然後,他們徑直走向火箭發射場,踏上將他們送入"聯盟TM-32"宇宙飛船的升降機,在向在場的俄羅斯官員和媒體記者揮手道別後,蒂托和其他兩名宇航員一起走進了"聯盟TM-32"宇宙飛船。

通過"聯盟TM-32"內發送的電視信號畫面上,人們可以看到頭戴普列克斯玻璃材料太空頭盔的蒂托掩飾不住自己激動興奮的情緒,咧嘴開懷大笑。發射基地的地面控制員問蒂托現在感覺如何,蒂托用俄語興奮地回答“棒極了!”。

莫斯科時間11點37分,“聯盟-Y”助推火箭騰空而起,在蔚藍色的天空中拖著長長的紅色火焰,逐漸消失,景像極為壯觀。9分鐘後,“聯盟TM-32”號宇宙飛船與“聯盟-Y”助推火箭脫離,進入了預定的軌道,包括蒂托在內的三名宇航員目前感覺良好。

圓了少年時的夢想

今年60歲的蒂托身高5英尺5寸,體重140磅,相貌和藹可親。蒂托出生在紐約州的奎因斯市,是家中的長子。他的父母是意大利移民,據蒂托本人說,他的祖輩居住在意大利南部一個與自己的姓同名的蒂托鎮,。蒂托的太空之夢開始於1957年,當時的蘇聯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人造衛星。為了將來能登上太空,蒂托一直對航空科學如痴如醉。後來,蒂托獲得了航空工程學學士和碩士學位。

1964年,蒂托進入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一個火箭推進實驗室工作,主要負責為美國航空航天局繪制探測火星飛行器的軌道圖,年薪1萬5千美元。幾年後,蒂托辭職從商。70年代初,蒂托建立了威爾舍投資公司。40歲時,蒂托賺到了他的第一個100萬美元。此後,他的投資公司業績蒸蒸日上。目前,蒂托的投資公司管理著100多億美元的資產。

在建立起自己的投資王國之後,大富翁蒂托重新點燃了自己年少時的夢想。90年代初,蒂托開始打算登上和平號空間站。但前蘇聯的解體使他不得不暫時作罷。直到2000年4月,俄羅斯答應隻要蒂托付出2000萬美元,就可以把他送上和平號。蒂托太空之夢再次點燃,在和平號墜毀後,俄羅斯方面決定將他送往國際空間站。

回憶過去,蒂托感慨自己終於能夠實現長達近50年的夢想。他表示希望全世界的年輕人都知道,人在年輕的時候就應該有夢想,有目標,隻要堅持不懈,努力追求,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去實現自己夢想的道路。

行程安排

蒂托的太空行程安排時分緊湊。按照原計劃,在飛行兩天後,也就是4月30日13點10分,載有蒂托和兩名俄羅斯宇航員的“聯盟TM-32”號飛船將與國際空間站對接。在登上國際空間站後,蒂托將在國際空間站獃上6天。6天後,蒂托將乘坐目前與國際空間站對接飛行的“聯盟TM-31”號飛船返航。

但現在,由於國際空間站上的計算機繫統出現了一繫列故障,美國“奮進號”航天飛機推遲到29號返回,如果到時候不能返回的話,“聯盟TM-32號”必須與國際空間站保持一段安全距離,對接工作有可能延遲。到了國際空間站之後,蒂托將立即接受一次簡短的安全教育,以保證自己在空間站上安全地活動。此後,隻要不違反有關安全規定,托蒂可以自由的在太空站上干自己的事情。

蒂托最想做的事情是從太空中給地球拍照,“也許沒有人能夠想像太空是多麼的美麗動人,我要通過自己的眼睛向人們講述真正的太空”,蒂托表示,如果“人們能夠通過一個想像力豐富的人而不是宇航員來感受太空,這種感覺實在是棒極了”。

因此,蒂托將在太空站裡多拍一些地球的照片。此外托蒂還將記錄下自己對太空旅遊的感覺和思考。他表示,在返回地球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於地球上所有人分享一個令人激動的信息,那就是太空是所有人類的太空,而不是隻有宇航員和科學家的專利。

除了從太空欣賞美麗的地球之外,托蒂還要參觀國際空間站的各個太空艙,與太空站上的宇航員們進行交流。他希望與包括俄羅斯的宇航員在內的所有國際空間站上的宇航員建立起融洽的個人關繫。另據報道,他同時還要負責打掃廁所的任務,不要小看這一任務,在失重的狀態下,打掃廁所也足以讓這為60歲的老富翁筋疲力盡。

蒂托表示,他更願意把自己當作是個太空探險者,因此他在太空站上的一些活動具有冒險的性質,如到一些比較危險的地方參觀。為了確保蒂托的安全,空間站上的俄羅斯救生飛船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待命。

女友、家人既擔心又自豪

蒂托現在已經離婚,他的現任女友道恩.亞伯拉罕也來到火箭發射基地。亞伯拉罕表示,此刻是她生命中最無與倫比的時刻。但她向法新社記者透露,支持蒂托上太空是一個非常艱苦的決定,她為此做了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自從1年前,蒂托和俄羅斯簽署協定後,她心裡就一直沒有安寧過。“最近一段時間,我終於能夠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以盡我最大的努力協助丹尼斯準備這次太空之行,他有如此非凡的勇氣,作為他的女友,我對此感到萬分驕傲。”

亞伯拉罕表示,美國航空航天局和俄羅斯方面多次為丹尼斯的太空計劃產生摩擦,但最後終於達成了協議,她對此既感到十分激動,但又有一些緊張。亞伯拉罕還向記者透露了一個秘密,蒂托這次太空之行帶了唯一一件自己的東西:一張蒂托和他的家人的聖誕節合影。

蒂托有3個兒子,他們也十分支持他的計劃,認為他堅持太空之旅“是當老爸的樣子”。蒂托還說起他已經去世多年的父母,他表示如果父母泉下有知,一定會認為自己是在發瘋。而母親是最疼愛他的人,當年他離開紐約到加利福尼亞工作的時候,母親曾為此接連9個月難過不已,常常掉眼淚。他表示,如果母親現在還在世,得知自己竟然要去太空旅遊,一定會急得大哭的。

發射成功率99%

與蒂托同行的俄羅斯宇航員塔爾加特•穆薩巴耶夫表示,蒂托是一個合格的“好士兵”,他和宇航員之間關繫融洽,相信能在旅程中進行很好的合作,不會引發任何困難和問題。在飛行途中,蒂托將聽命於穆薩巴耶夫,到了國際太空站之後,蒂托將和所有人一樣服從站長的命令。俄羅斯政府負責監督這次發射的一個委員會的工程師索德亞克說:“這次發射的安全繫數為99%,萬一出現意外,宇航員也可以通過緊急逃生繫統安全地返回地面。”

其它宇航員也對與蒂托合作充滿信心,因為訓練表明,蒂托了解一切他應該了解的事情,他將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俄羅斯總統普京不久前也祝願蒂托“太空飛行成功”。蒂托則表示,總統的祝福使其感到所有的俄羅斯人都在支持他,他將帶著“親切的關懷”飛赴國際空間站。

希望拉開民用太空新時代

蒂托認為,他這次太空之行將大大促進美俄關繫的發展,他說:“我和俄羅斯人打交道很多,他們十分友好,但我們美國許多人卻依然用過去的冷戰思維和俄羅斯打交道,他們不知道俄羅斯人是怎麼想的”。

但蒂托認為自己的太空之行最重要的意義是也許能夠拉開民用太空飛行的新時代。蒂托表示,目前美國航空航天局還沒有從1986年“挑戰者”號爆炸悲劇的陰影中解脫出來。當時任美國總統的裡根力主讓航天事業走向大眾,從而讓準宇航員女教師克裡斯塔有幸和其他6名宇航員登上了“挑戰者”號。但航天飛機升空僅73秒後便在空中爆炸,7名宇航員全部魂斷藍天,億萬觀眾通過電視鏡頭目睹了人類宇航史這一最慘痛的鏡頭。

蒂托希望自己的太空之行能為人類開闢太空旅遊事業打開一道門。


(作者 廖天 北京 黃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