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东方荟萃>>正文
 
都市女郎的另类情感

“曾经亲手葬送的爱情让我如少女般心动”

晓薇的办公桌有一个抽屉是紧锁着的,里头有一叠放得很久了的情书,好长一段时间似乎给忘了,而昔日写这些情书的小伙子现在已是一个擅长写青春散文的作家,在少男少女圈里很被推崇。其实,在她少女时也喜欢过他写的文字,也敬慕过他的多情与才华,可晓薇却拒绝了他的爱,她想不到十年过后他会在自己心里有这么大的魅力。

晓薇是在堂姐的家里遇见的,这是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用那时的标准来说他是属于“二级残废”的,不到一米七的个头,家在农村,又是一所中专的教师,在都市少女眼里实在是太一般了,何况那时的晓薇是幼儿师范毕业班的学生,娇柔可人,有条件找优秀的白马王子,所以她对这个名叫陈捷的小伙子第一眼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

几天后,她在学校里突然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是陈捷写来的,没有热力四射的字眼,却也诚挈,信里介绍了他自己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及他对生活的理解,希望能与她联系。按他的要求,晓薇回了信,短短的几十个字。过了一周,她再次收到了他寄来的信,好长,表述了他对她的痴情,那是一封写得很漂亮动人的情书,可一想起他的貌不惊人,她便没了情绪,冷冷地回了信,声称自己毕业在即,无暇他顾。这之后,她以为事情就此打住。可当她到一所幼儿园上班不久,又收到了一封封真挈感人的信,她多少被打动了些,偶尔在宿舍里“接见”了他。在与他交往里,她承认他是有才华的,也喜欢他的纯朴真诚,可她还是在意他的欠缺,所以不愠不火的。春节时,他到家拜年,她的父母待他走后就提出了异议,认为女儿嫁给他实在是太委曲了,她的天平一下子倾斜了,冷冷的拒绝了他的交往。虽说如此,她在每年的新年都会收到他写着祝福的贺卡,直到她结婚为止,听说不久后他也结婚了。

多年后,她在办公室里看到一个要好的女孩拿着一张报纸细细地看着一篇文章,她靠近一看是陈捷写的,是不是那个陈婕?她把报纸拿来一看,像是他的文字,“哦,他写得不错嘛。”“你认识他?”女孩问,接着便说自己如何喜欢他的文章,“他可是个名人呢。”自此,她便常常留意他的文章,她想不到他会这么走红,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文章的确能打动人的心灵,像是一股流泉润湿了浮躁的灵魂。她想起了在抽屉里尘封已久的情书,取出一封封看过,感到内心的一丝颤动。应该说她目前的婚姻是稳定的,做工商所所长的丈夫给她带来了许多的实惠,孩子也已上了小学三年级,可她还是仿佛觉得在自己的婚姻里缺少什么。在一次丈夫在外应酬彻夜不归时,她没有像往日那样照睡不误,她失眠了,想起了陈捷。第二天,她神使鬼差地接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她想不到两人都是那么的坦然。后来,他们见了面,她记得他的第一句话是:“你都好吗?”那一阵,她的眼睛润湿了,再后来,他们常常见面。有时在他送她回家的路上,紧傍着他,她会有像恋人一样依靠着他的冲动,可最终没有。“真的,那曾经亲手葬送的爱情让我如少女般心动”,在向我讲述她的故事时她如此说道。她说她和陈捷并不是像那种情人关系,也不想往前跨出这一步,更不想因此让两人的婚姻破裂,失去的毕竟失去了,再说爱情已是艰难,她只是被陈捷身上那还未被完全俗化的精神所感召,觉得与他在一起时,自己那颗近乎死寂的心重又变得鲜活。那么以后呢?我追问她。“不说爱情”,晓薇笑笑。这使我想起一句曾经流行:比友情多,比爱情少。

“爱,是不能忘记的!”

想到不久后就要移居新加坡,紫晶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会会明灿——自己青春时的白马王子。她的情感受过两个男人的伤害,一个是自己的丈夫,想起这段过去了的婚姻,她便有了伤痛,对已离去的丈夫她是无法原谅的;另一个就是明灿,至今依然有着挥不去的情意。

毕业于一所金融学校的紫晶是在念本科面授时认识明灿的,很快的,她对这个单身青年老师陷入了痴迷的情境。当明灿意识到女弟子对自己的痴情时退缩了,因为在他看来两人在一起并不般配,也不谐调,他需要的是另一类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特别是她的那个兔唇无法让他接受!可在紫晶的激情攻势下,他冰冷的心回暖了,被动地接受着她的一厢柔情。在紫晶生日那天,她采办了酒和菜,在他的宿舍里度过,她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把自己给了他,可在她的嘴唇接近他时,他却停住了那游动着的手,拒绝了她。

从此,灿躲着紫晶,紫晶还想用自己的热情之火融化他,她不知道,灿周围的人们都在指指点点,无奈之下,灿只好向她摊牌,最大的理由就是她那该死的兔唇。那晚,紫晶泪如雨下,灿轻轻的吻了下她的秀发就走了。是这小小的天生缺陷毁掉了她的初恋,这让她伤心至极。

很快的,紫晶在父母的安排下相亲、结婚、生子,然而她却无法忘掉灿。后来,丈夫婚外恋东窗事发,最终她与丈夫离了,只身一人。远在新加坡的家人要她移居过去,她同意了。在电话里她把这消息告诉了灿,并提出见他一面,灿答应了。

到了灿的家里,看着他清瘦的脸庞和杂乱的屋子,她有种心痛的感觉,她这才知道灿的妻子到国外读书去了,他自己带着儿子。紫晶麻利地收拾着房子,灿没有拒绝。那段时间他们常常在一起,是紫晶最感到快活的日子,一天夜里,紫晶没有离开灿的房子,这次是灿抚摸着她的脸庞,轻轻地滑动着,她微闭着眼睛,静享着这期待许久的时光……说完这些,紫晶自嘲地对我说:“也许我长不大,可爱真是忘记不掉的。”

“初恋是暖暖的阳光,抚摸着伤痛的心。”

当晓芝还是厦门大学的一个小女生时,对同窗的广军没有太深的印象,因为被誉为“班花”的她正受到众多男生的追求。后来他们一同分配到了省城福州,两年后的一次偶然相遇,两人这才发现彼此是如此的投缘,一来二去,两人心里都有了那么点“意思”,走到一起来了。那时晓芝在一所中专任教,这不是她的本愿,加上一向前卫,校方对她也颇有微词,可花了几年的心思,还是不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单位,后经在厦门的家人努力,在一家电子集团找到职位,两人相恋伊始就分居两地,终于人散缘尽。

在这十来年里,两人的事业都有了很好的发展,晓芝被集团委派到福州任分公司经理,广军也已是一个灸手可热的职位的处长了,遗憾的是,晓芝的婚姻生活并不像她的事业上那样一帆风顺,与经商的丈夫处于“冷战”状态。到了福州后,她也想过去找广军,可因为忙碌和女人的自尊,她还是一再忍着没去见他。终于那次毕业15周年的聚会,他们走到了一起。从这之后,两人便有了联系。当晓芝闲下来时,在静寂之中,会想起过去的岁月,也伴着自己婚姻的苦涩,加上征战商场,苦于各方应对,身心疲倦,便渴望能与广军倾谈。她先是与广军在电话里头聊聊,后来又请他参加她的应酬,当客人们欢歌热舞时,便是他们聊天的好时段,偶尔他们也会一起跳上一两曲,可没人看得出他们过去曾经是对恋人。有时,晓芝会开着她的那辆宝马,与广军到郊外散散心,但没有那些让人心跳的话语。尽管现在情人成风,可她和广军并不想迈过这道界限,她居然很文学的对我说:“初恋是暖暖的阳光,抚摸着我伤痛的心。”对晓芝来说,寻找“旧情”并不是为了重温过去再续前缘,而是为了使自己在与广军的温和的交往里多一份的关怀和安慰。

不妨说,在面对激烈的竞争与繁杂的人际,或是面对痛苦的婚姻,女人们希望能得到一份的关怀和慰藉,可与周围的人因种种龌龉难以达到,这时便会把目光投向过去所心仪或是相恋过的异性身上。如果能理智地把握双方之间的交往分寸,也不算有什么过错,可千万得提醒自己把持住自己的情感和行为,不可玩火自焚。


林润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