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记者卧底伴游公司揭秘异性精神慰藉

东方网11月8日消息:10月29日,记者以应聘者的身份来到位于成都西门车站附近的某伴游公司,这家公司要求:身高1.60米以上,大专学历,容貌姣好,有气质。经理周某一再强调:“我们是一家正规的、讲信誉的公司。所提供的精神慰藉等服务都是健康的,不带一点色情性质。”

公司仅有20平方米左右,放了三张桌子和几张沙发,墙壁上“健康时尚”几个字尤其醒目。周经理查看了我的学历证明后,收取了100元押金,并签定了一份合同。他说,收押金和签合同,一方面可以减少不良服务,另一方面也可以确保个人行为不给公司造成损失。

闲聊中,电话一直不断。绝大多数打进的电话都是询问该公司广告上所称的“精神慰藉”到底是什么。负责接电话的是一姓刘和一姓谢的小姐。刘说:“精神慰藉就是在你寂寞空虚的时候我们的服务人员陪你聊天、逛街、看电影等等,让你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收费标准是50元起价,每小时加20元。”随后刘又补充说:“我们不提供色情服务,若感兴趣的话,可以到我们公司来看看再说。”周经理说:“开这家公司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并让专业人员核算后才注册的。成都有钱人很多,精神空虚的人也多,找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陪陪自己,倒是一个好方法。当然,这肯定是高消费,月薪3000元以下的一般不是我们要发展的客户。”我问是否来消费的客人都是单身男性,周经理说,当然不一定,倒是那些老婆孩子都有了的客户居多。周又说,按理说周末的时候生意应该更好,其实不然,对于那些有家室的男人来说,星期一到星期五才能以工作为由不回家。女客户也有,但很少,所以200多个服务人员中,男性只有30来个。

我翻了翻厚厚的几大本资料,女性确实占了90%以上,大都为18岁至26岁,个个年轻美貌,其中在校大学生就占了60%左右。学历有高到研究生的,最低的也是大专。

在办公室里,营业执照十分醒目地挂在墙壁上,在经营范围一栏填的是“家政服务和商业信息咨询”,发证日期是2000年5月25日。刘小姐说,他们把伴游说成精神慰藉目的在于减少麻烦,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周经理则说,精神慰藉也属家政服务一类。

一切妥当之后,刘小姐让我回家等待安排。我刚起身,周经理就像想到什么似的叫住我说:“以后你出门一定要小心两种人。一种是警察,一种是记者。”我问既然公司是正规的,所提供的服务又是健康的,为啥要怕呢。周回答说:“不是怕,是小心。”

客人对伴游小姐得意忘形—我小学没毕业照样玩大学生第二天中午我的传呼就响了。刘小姐说有5个广东来客,让我以最快速度赶到公司。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我就感觉到气氛不对。刘小姐在窗口张望,谢小姐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桌前,周经理则叼着根烟,焦灼地来回踱着步子。五六个着装靓丽的女孩坐在沙发上,另外还有两个“的哥”说着“我拉的两个是到了的”,“他们说去一下洗手间”等话。刘突然说:“他们是不是到对面去了?”。一时,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凑到窗口张望。周经理气恼地说:“对面那家伴游公司最烦了,连营业执照都没有还半路抢客,一点都没有职业道德。”

原来,两个“的哥”把客人拉到楼下后,客人看见对面的招牌就以上洗手间为由转身到对面公司去了。周经理催促两个司机说:“快!快给他们打电话。”司机接通电话后对方说他们正在7楼的洗手间里,马上就过来。可周立即让两个人到7楼洗手间去看,结果洗手间空无一人。

大概过了半小时,我正趴在桌子上看报,脑袋被人很不客气地敲了一记:“还不过去!客人来了!”我转身一看,果然有一群人进来了。谢小姐迎上去转过脸直冲小姐们使眼色。客人落座后,刘、谢二人赶忙拖椅子让小姐们坐在客人面前,挨个做推销状,一胖客人不满地说:“叫到的站起来一下嘛!”由于小姐们看起来都有点不主动,最后客人拂袖离去。

这时,一个叫杨奇(化名)的女孩拉拉我的衣袖悄声说:“对面那家不交押金,提成还高一些,呆会儿我带你去。”到了对面的公司后,我们遇到了刚才那几个客人。同样也有一大堆靓女坐在他们面前任其品头论足,气氛尴尬。一女孩“噌”地站起身扔下一句:“我还有事,走了!”转身摔门而出。我注意到,这家公司没有经营许可证。

第三天晚上10点半,我的传呼又响了。刘小姐让我“打的”赶到公司。到公司又见到了5个操广东话的男人。一30岁上下的男子说:“走,去‘回归’!”刘小姐连忙拿出一份协议让客人填写,协议上写明:服务时间两小时,金额450元。

到了迪吧,客人小姐一一配对,或喝酒,或下舞池蹦迪。言语间我听出这几个广东客对“精神慰藉”这行很熟:“你们不都是大学生吗?我小学还没毕业不照样玩你们……哈哈!”

伴游小姐谈亲身经历———客人动手动脚是常事按规定,客人没结账的如白天服务完毕,小姐必须在一个小时内赶回公司;晚上服务的,必须在第二天到公司代客人结账。第二天我到公司结账时却被告之,工资是按照30%提成,一月一结。“打的”的钱不由公司报而是向客户要。我头天陪同了两个小时的客人付给公司90元,公司按30%的提成给了我27元,由于“打的”的14元我没向客人要,实际上我仅得13元,太少了。针对我的抱怨周经理说:“不拿小费当然低。”“不是不准向客人索要小费吗?”“原则上是这样,不过……”来公司已有两个月的一个小姐说,有人请吃请喝,最后还拿钱给你,就看你怎么拿了。

周经理说,如果想赚钱就得设法弄到“提成”。说罢递给我一张纸,上面有一些茶楼、餐馆、夜总会、酒店的具体地址和联系电话。“把客人带到这些地方消费,对方会给公司和小姐一定金额的回扣。”我指着“房价7折”问:“这个怎么消费?”他诡秘地一笑:“谁叫你一定要真来?客人要开房你领他去就是,等他把钱一交,你的提成就落入袋中了。你可以用一万个理由推脱。”我说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周的说法就含糊多了:“我们会协同有关部门处理的,唉———合同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吗?”我后来问了好几个伴游小姐,她们都说客人动手动脚是家常便饭。但也确实有正人君子,不过极少。

过了一天,我的传呼再次响起。公司让我到红瓦寺附近的某茶楼为一姓母的先生服务,并说母是会员,一定不能得罪。原来,只要交纳1200元的押金就可成为公司的会员,所享受的待遇是:每次不管时间长短都是100元,而且只需一个电话就可将小姐叫上门。

到茶楼后,我见到了一个身材还没有我高,约30岁的瘦小男人。吃饭时,他低声说:“我给你5000块钱,你陪我……”我打住他的话说:“公司应该给你讲得很清楚,伴游不是三陪。”他哈哈大笑道:“你们周经理那套把戏我还不清楚?公司当然要这样宣扬,可这种事哪件不是下来勾兑的嘛!”他还说在我之前,他还没有失败过。我问他为何要到伴游公司找“勾兑”对象,他说:“我宁愿花5000块钱玩一个大学生,也不愿花50块钱到九眼桥找夜莺和潲水鸡。”

“小心驶得万年船”,周经理说,小姐在外的行为公司管不了,但公司只要做到不拉“皮条”,随便哪个部门来查都不会有事。所以,现在许多公司都争相效仿跟小姐签一份合同,讲明“行为责任”;再跟客户签一份协议,讲明“好自为之”,以确保城门失火不殃及池鱼。


相关新闻报道


记者卧底端代考“黑店”


(华西都市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