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独家报道>>正文
 
轻轻地,志摩老屋要走了

12月18日,记者走进海宁市硖石镇西南河街。一间间破败的木楼相互支撑在冬日的阳光里,江南水乡的柔软气息在这里变得有些浑浊,青石铺就的小巷深处渗出一股霉干菜的味道。西南河街17号隐身于这片没落的旧城区民居之中,一样的圆木立柱,一样的当街小窗,一样的沉寂与狼藉。

海宁市旧城改造工作正如火如荼地进行,明年春节前将拆除建筑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房舍。位于硖石西南河街17号的徐志摩老宅就在拆迁区内,随时可能被拆一空。

徐宅成为盲流天堂

退休教师叶培怀先生1956年搬入西南河19号,是徐宅的紧邻。在其引领下,记者走进了垃圾遍地的徐宅。木楼阴暗的角落里突然爆出一串土话,让人吃惊不小。定睛一看,一个盲流蹲在那里大便。叶老师说:“现在要拆掉了,整条街的住户也搬得差不多了,这里却成了盲流的天堂,有些识货的贼,把雕花的门窗都偷走了。”据老人介绍,徐志摩先祖从明正德年间由海盐迁至硖石定居,迄今已有四百八十多年了。他指着客厅的横梁说:“这里原来挂着一块大匾,上面有梁启超题的‘玉和堂’三个字。旁边墙上呢,原本是一式蛎壳落地长窗,现在早没啦!”在二楼朝南的小书房,老人比划着说:“那边以前是两只书架,古色古香的,堆满了书,还有一只古琴,两大箱字画……”阳光斜斜的照射进来,木地板上几只空香烟盒、破烂的内衣裤、半截日光灯管、一滩湿湿的污迹特别显眼,书房里空空如也。

文保部门:干着急没办法

海宁市文化主管部门认为,由于该老宅不是文物保护单位,其产权也不在文化部门,文保部门现在虽然做了很多工作,但仍是干着急没办法。据他们介绍,早在1998年,市里便将徐的新宅命名为徐志摩故居,颁布其为海宁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海宁文化部门认为,名人故居不同于文物古建,其保护应有选择性,不能太滥。

城建部门:古屋不能一味保留

老宅该不该拆呢?海宁市建设规划处马主任表示,在海宁市总体规划时曾对这个问题提出讨论,讨论的结论是:古屋文物不能一味加以保留,要看其有无保护价值。马主任说:“徐志摩出生地的房子已经破破烂烂,整个西南河区破旧不堪,实在没法翻修。即使只将古宅孤零零地留着,也得不偿失……”

该市建设局邱局长则表示易地保护比较妥当。

徐志摩研究者:宝贝怎能毁

中国作协浙江分会会员顾永棣先生从事徐志摩研究多年,他认为老宅应在原地加以修复。顾说,其一,徐氏老宅历经480余年风雨沧桑,如此古建筑,海宁少见。其二,徐自1896年诞生在这座老宅里,直到1918年赴美留学,整整22个年头生活在这座老宅里,几乎占据其生命的三分之二。其大量作品、书信日记所记述的人事变迁,无不以老宅环境为背景,一旦失去了老宅,其诗文就失去了事实空间的依托,游人也无从寻踪觅迹了。其三,该老宅与干河街新宅并不重复,而应配套。

点评:

媒体上纷纷扬扬有关蔡元培故居拆除的报道尚且尘埃未定,浙江又传出徐志摩故居要拆的消息。难道保护文化名人故居与城市规划建设之间总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青年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