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柏林法庭裁定妓女不再有伤风化

联合早报网12月25日报道:两年以前,薇歌曼太太在柏林一高级住区开了一家名为“Pssst”的咖啡店,在她的后院有房间提供给临时接客的妓女租用。当地政府认为这有伤风化,违反了开咖啡店的条例,如果开了禁,今后不可收拾,故把她告到法庭。薇歌曼太太辩护说,一个愿找,一个愿跟,这是他们的自由,我这里既没有老鸨,也没有皮条客,这是他们的自愿,犯什么法?

双方闹到法庭,法官们一时不知所措。他们因此走访了不少协会、俱乐部、群众团体,最后问到联邦政府家庭部对此有何看法。法官们最后认为,人们“对社会的伦理观念有所转变”,对此类事件不予起诉。

这一判决下来以后,受到来法庭旁听的妓女们的全场欢呼。薇歌曼太太高兴得更是得意忘形,当即向记者表示,晚上要开香槟庆祝,并计划扩大她的营业范围,建立一个新的跳舞厅。次日全德大小报纸当作一件大事予以报道。

首席法官马克廉说:“这是人们共同生活的一部分”,“已基本上被社会所接受”,今后应该把它当作一个条文立下来。

德国绿党的国会女议员歇威葛力克专门到法庭庆贺,并且带来一个耶苏降临节的月份牌,牌上吊满了避孕套。她表示,对妓女的看法和待遇的改善问题将于明年春拿到国会去讨论。她加重语气地说:“这种双重伦理标准必须改变”。笔者理解她指的所谓双重标准,即指社会对男人和女人的待遇仍不平等。

马克廉法官对记者解释说,在德国,50年代如果夫妻离婚,一方如是政府官吏将被解职;在70年代,同性恋者会受到法律制裁。可是,如今这些都已过去,说明人的思想和看法在变化发展中。妓女也有权力提出人权的问题,对女人管制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要没有犯罪,就不应对任何人采取法律手段。德国妓女每年的总营业额为120亿马克,这是一笔大收入(指税收),“至于妓女在社会上如何被人在道德上评价,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总之,它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曾经在评论过去德国大选的文章里写过,在德国各政党之间,无论谁上台,基本上换汤不换药,他们都得按宪法办事,现在看来这“基本上”一词颇为重要。在处理一件国家大事,尤其是对外政策和经济政策时,各党派的权力的确不大,例如,要改变税法,这就要动国家大法——宪法,并需由国家议院和参议院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可是,一些“小”事,政党之间的看法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虽然由独立的司法部门裁决,但政府部门的影响力也还是存在的。正如上面所提到,柏林法官也要摸摸联邦主管部的想法。

当前德国执政的是两个左派政党——社会民主党和绿党,它们比保守党更多地代表草根阶级的利益。如果是保守的基督教民主党执政,是绝对不会支持地方柏林法庭这样的“有伤风化”的判决。

在这方面,我本人的看法也有很大的变化。如果拿我过去的眼光来看,设立妓女院不但有伤风化,而且大逆不道。这种看法,主要是当想到过去的妓女们的遭遇,被男人当作玩物,当作剥削蹂躏的对象,尤其是当她们怀胎以后,母子就被社会所遗弃和歧视。一想到此,我是坚决反对的。

但在目前科学药物发达的情况下,怀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些人为了谋生或获得更好的生活,自愿走这条道路,与其偷偷摸摸地进行卖淫,像目前中国大陆,性病泛滥,妓女越抓越多,黑社会为非作歹,国家防不胜防,止不胜止,还不如立下法律,让妓女或妓男进行登记,按时交税。这样一方面便于管理,另一方面黑社会也就无用武之地了。

有人说,这样的放纵,会使社会风尚败坏,人的素质普遍下降。根据我对德国社会的观察感到,这是国家对国民的文化教育问题。汉堡的红灯区可以说是世界闻名的,可是,又有多少汉堡人会到那里去寻花问柳呢?正派作风在汉堡还是占绝对的优势。


相关新闻报道


加国妓女威逼警察“拉皮条”
香港妓女大游行反对性骚扰


(选稿 赵师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