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届贸易部长会议
2001年6月4日 16:15

第一次贸易部长会议

1、简况

在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即将结束的情况下,1993年西雅图APEC部长级会议决定,APEC成员在1994年底前召开一次审议乌拉圭回合结果的贸易部长会议。

1994年10月6日,第一次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召开,当时APEC18个成员除智利外均派部长级代表团参加会议,我外经贸部部长吴仪率中国代表团与会。会议的主要工作是对乌拉圭回合结果及其对亚太地区的影响进行评估,讨论区域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的步骤。

部长们讨论了有效和全面执行乌拉圭回合协议的问题,包括共同执行有关协议、尽早批准和加入新成立的WTO、加强执行协议方面技术援助和培训、进一步实施贸易自由化以及区域集团与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关系。部长们还讨论了APEC对全球贸易投资和经济增长的贡献,认为APEC可以在促进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协调缓解贸易争端、加强贸易政策对话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2、主要成果

会议通过了部长联合声明,一致同意进一步推动区域和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会议希望WTO成员切实执行乌拉圭回合协议,并认为这将使亚太地区各成员从中受益。会议支持APEC巩固和扩大其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工作,对APEC在非约束性投资原则、标准一致化、海关程序和关税数据库方面的工作进展表示满意,并强调基础设施建设、人力资源开发、中小企业发展和工商界参与在APEC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

第二次贸易部长会议

1、简况

1996年7月14日-15日,第二次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新西兰基督城举行,APEC所有18个成员均派部长级代表团与会,吴仪部长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审议1995年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通过的《火阪行动议程》的执行情况和为1996年12月在新加坡举行的首届WTO部长级会议做准备。

会上,高官会主席向部长们介绍了各成员制定单边行动计划和集体行动计划的进展情况。部长对APEC所有成员提交的单边行动计划初步案文表示满意,并承诺继续修改、完善各自的单边行动计划,以提交11月在马尼拉举行的部长级会议。部长们特别提出应注意单边行动计划的透明度和可比性。

会议还着重讨论APEC作为整体可能对WTO新加坡会议的贡献,具体问题包括乌拉圭回合协议实施、既定议程、新议题和进一步自由化问题。多数成员认为回顾审评乌拉圭回合协议和尽快结束正在进行的服务贸易谈判应是WTO会议的主题。对于新议题和进一步自由化应当谨慎对待。我方未参加该议题的讨论。

2、主要成果

会议通过了主席声明。声明强调了全面有效执行乌拉圭回合协议和加紧进行服务贸易谈判的重要性,认为WTO新加坡会议应当为WTO制定未来自由化的工作计划。关于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工作,会议认为单边行动计划和集体行动计划应成为APEC的中心工作,并通过了加强这两项工作的建议。

3、主要分歧

在制定单边行动计划的讨论中,一些成员,特别是美国等发达成员突出强调可比性,要求就单边行动计划的内容进行磋商,力图把APEC引向机制化的贸易谈判。我国等发展中成员坚持APEC应遵循自主自愿和协商一致原则,同意成员间就单边行动计划交换意见,但反对将任何形式的谈判机制引入APEC,同时还强调了在APEC自由化进程中实施非歧视原则的重要性。

在WTO新加坡会议的议程方面,发展中成员和发达成员分歧较大。发展中成员强调充分全面执行现有协议应当是会议的中心议题,发达成员虽不反对审议协议的执行,但强调其重点应是进一步贸易自由化的谈判。

第三次贸易部长会议

1、简况

1997年5月8日-10日,第三次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行,APEC18个成员均派部长级代表团出席,我代表团由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副部长率领。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审议APEC各项工作进展和讨论新的贸易投资自由化提议,为年底的部长会议做准备。支持以WTO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也是会议的一项议题。

会议就各成员单边行动计划的执行情况进行了评估,认为单边行动计划应当反映各成员的市场准入体制,应包括成员在取消限制、便利贸易往来方面采取的措施。会议还就部门提前自由化问题初步交换了意见。

贸易便利化和加强工商界的参与也是会议的重要议题。部长们评估了APEC在海关程序、知识产权、标准一致化和改善投资环境方面的工作,通过了有关的工作计划,并认为APEC在这些领域的工作将有助于推动贸易便利化。部长们强调了工商界参与APEC进程的重要性,要求进一步加强与工商咨询理事会的对话,欢迎工商界对APEC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

2、主要成果

本次会议对APEC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工作进行了回顾和评估,与会部长一致同意加强APEC在贸易投资领域的工作,尤其是单边行动计划和便利化工作。会议还在扩大工商界参与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

第四次贸易部长会议

1、简况

1998年6月22日-23日,第四次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马来西亚古晋召开,APEC18个成员及俄罗斯、秘鲁、越南三个准成员派部长级代表团出席了会议,我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副部长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本次会议重点是部门提前自由化问题。另外,单边行动计划、电子商务以及APEC与WTO的联系也是会议议题。

会议原定要确定9个优先部门的自由化方案,并审议其它6个部门的进展情况,但会前的各部门专家级磋商未能按预定计划达成协议,高官会主席只能将各部门磋商进展和存在的主要问题提交部长会议审议。部长会议对此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关于单边行动计划,部长们要求成员继续做好细化和改进工作,并充分考虑工商咨询理事会的建议。考虑到金融危机后本地区的金融改革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会议特别要求将金融领域纳入各成员的单边行动计划。电子商务问题也受到高度重视,与会各方就电子商务的发展以及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人力资源培训问题进行了讨论。

2、主要成果

部门提前自由化是本次会议的难点,成员为此争执不下。马来西亚借东道主的特殊地位,推动通过了主席声明,强调各方对垒个部门的范围、自由化的最终税率和目标期限已有初步一致意见,成员必须参加全部长个部门在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和经济技术合作三个方面的方案,但允许有一定灵活性。部长们要求高官会继续进行讨论,将最终结果提交际花1月部长级会议和领导人会议审议。

会议在单边行动计划、电子商务等问题上取得一致。要求成员及时提交单边行动计划的改进计划,鼓励成员继续通过磋商和在自原基础上的集体审议来提高单边行动计划的透明度和可化性。会议批准了电子商务目的第二阶段的工作计划,以拟定发展APEC地区电子商务的原则。

会议对WTO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在乌拉圭回合协议执行、既定议程及下一阶段工作计划等方面取得的成果表示欢迎和支持,并决定继续在APEC内举办研讨会和培训活动,支持WTO工作。

3、主要分歧

关于部门提前自由化问题,美、加为首的发达成员和新加坡、中国香港等成员坚持高标准,强调产品范围必须广泛并具代表性,个别困难大的部门可通过时间表上的灵活性来解决。马来西亚作为东道主也积极推动这项议题。印尼、韩国、菲律宾等发展中国家为摆脱金融危机影响,维护其开放形象,仅对少数敏感产品提出保留。智利、墨西哥仍然坚持更为激进的全面自由化方案。日本出于国内政治考虑,坚持排除水产品和林产品两个敏感部门。我国对部门提前自由化原则上持积极支持态度,但强调应遵循自主自愿、两个时间表、协商一致等基本原则,应体现灵活性。各方在灵活性问题上存在重大分歧,会议磋商未取得实质进展。

关于电子商务,发达成员强调政府应对电子商务保持不干预态度,以促进电子商务发展。我国等发展中成员在肯定电子商务重要性的同时,呼吁加强技术合作、人员培训及交流活动。

第五次贸易部长会议

1、简况

1999年6月29日-30日,第五次APEC贸易部长会议在新西兰奥克兰举行,APEC21个成员派部长级代表团与会,我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副部长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会议。本次会议围绕新西兰提出的三大主题,即扩大区域内商机、加强市场功能和扩大对APEC支持展开了讨论。会议的重点议题是部门提前自由化和为WTO新一轮谈判做贡献。

会议讨论了部门提前自由化后6个部门的降税问题以及所有15个部门在便利化、非关税措施和经济技术合作方面的进展。在经历了1998年部门提前自由化关税磋商失利的教训后,与会各方均无意激化矛盾,发达成员虽仍强调部门提前自由化的重要性,但也未刻意强求。多数成员希望效仿1998年底部长级会议的做法,将后6个部门的关税部分移交WTO。

由于WTO将在年底的西雅图部长级会议上发动新一轮多边贸易谈判,APEC为WTO新一轮谈判做贡献成为会议的重点议题。各方对谈判议题的设置进行了广泛的讨论。

会议还讨论了单边行动计划、加强市场功能、扩大对APEC支持等议题。由于部门提前自由化磋商受挫,与会成员均重新强调单边行动计划在APEC贸易投资工作中的核心作用,认为应加强这项工作,尤其是单边行动计划的审评。

2、主要成果

部长会议最终通过了主席声明,同意将部门提前自由化后6个部门的关税部分提交WTO,供WTO在讨论新一轮谈判议题时参考。会议重申APEC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支持,表示APEC将积极为WTO新一轮谈判做贡献,认为新一轮谈判的议题应尽可能广泛,充分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希望WTO成员尽快就谈判议程达成协议,启动新一轮谈判。

会议强调单边行动计划审评工作的重要性,希望成员认真做好这项工作,对由太平洋经济理事会进行的审评工作表示欢迎。会议认为,加强本地区的市场功能对帮助成员摆脱危机影响、恢复经济发展尤为重要,决定制定加强市场功能的工作计划。会议认为,增进公众对APEC工作的理解十分重要,强调要加强公众和工商界的参与。

3、主要分歧

本次会议各方的主要分歧集中在WTO新一轮谈判议题的设置问题上。发展中成员要求新一轮谈判必须对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和利益给予充分考虑,强调应加强乌拉圭回合协议执行,给发展中国家在执行协议方面更大的灵活性,并要求就发展中国家关心的反倾销、纺织品等问题进行谈判。美、加、澳等成员则极力推进农产品、服务贸易等既定议程以及环境、政府采购透明度等新议题的谈判,反对将反倾销问题纳入新一轮谈判。日本则认为应进行全面的工业品关税谈判,反对美国关于部门谈判方式的建议,同时对发展中国家将反倾销纳入谈判的要求给予支持。与会各方在会上表明态度后,并未进行深入讨论。会议最终通过的主席声明融合了大多数成员的意见,并在总体上表示APEC支持WTO新一轮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