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评论>>正文
 
北京青年报:NMD与TMD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目前的世界政治舞台和国际安全领域,NMD与TMD两个词被炒得相当火热,它们分别是指美国正在加紧研制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今年7月8日,在美国有关NMD导弹拦截技术的第三次试验再告失败的同一天,中美军控与防扩散问题磋商正在北京举行,中方全面阐述了在美国反导计划问题上的立场,强调维护和严格遵守《反导条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对美国发展NMD计划和美日联合研发TMD的消极影响表示严重关切。那么,美国NMD与TMD究竟意味着什么?

NMD与TMD的研究开发与冷战后世界潮流格格不入

冷战早已结束,世界潮流是走向和平与缓和的,克林顿总统在执政初期,曾宣布停止实施鼓噪一时的所谓“星球大战计划”,可是随着美国跨世纪全球战略的需要,美国冷战结束以来一贯的思想却是发展和部署反导武器,其目的是拥有攻防兼备的能力,谋求自身绝对安全。现在美国执意要研究部署NMD和TMD,显然不符合时代潮流发展的需要,也不利于国际军控领域的各种努力,同时也会对下一世纪全球和地区战略平衡与稳定,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50位诺贝尔奖得主7月6日致函克林顿,敦促他不要部署NMD,指出部署NMD既“浪费”又“危险”,这种系统“并不能给美国提供多少保护,相反却会给美国的核心安全利益带来严重危害”。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会的高级专家约瑟夫·塞里西昂近日指出,建立NMD不仅会严重破坏全球和地区性战略和安全平衡,引发全球更危险的军备竞赛,还将破坏美国与俄罗斯、中国乃至欧洲国家的关系,破坏世界局势的稳定。就在这次美国有关试验失败后,克林顿决定推迟作出部署该NMD的决定,并有可能将其留给下届总统来决定。尽管如此,美国国内支持者的呼声还是高于反对者,国会与白宫也已取得基本一致的看法,并已在法律上为其部署奠定了基础。国防部长科恩7月9日称,美国政府无论如何都会按计划研究和建立NMD,即使克林顿搁置了该计划,即将于明年1月上任的新总统也会驳回克林顿的决定,继续将该计划实施下去。

NMD与TMD超出“正当自卫”的范围将耗资600亿美元的NMD,是用导弹等武器在空中截击飞向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的防御系统,以保护全美50个州不受别国弹道导弹攻击。可是,一旦美国自己躲进NMD这一核盾牌,其他国家事实上就成了“无核国家”,这对世界所有国家未来的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构成潜在威胁。而TMD则是用于一个地区免遭近程、中程或远程导弹攻击的武器系统,美国提出的TMD,不仅是像其所标榜的那样具有防御性,且具有很强的进攻性,可用来保护美国海外驻军及其同盟国的安全,削弱敌方左右区域局势的实力。特别是,美国要与其盟国发展TMD技术,将大幅度提高美国与其盟国之间军事同盟的整体攻防水平,远远超过许多国家多次表示的“正当自卫”的需要,会损害亚太地区国家的安全与和平。当TMD的陆基、海基系统部署在韩国、日本、台湾等地及靠近大陆海域后,中国大陆华东及东南沿海部分地区将被覆盖。在此范围内的大陆空中飞行物,均可成为其打击的目标。从这点来看,TMD超出了传统的防御概念,特别是,所谓“防卫”的性质在缺乏相互信赖的情况下,存在着转化为进攻性的可能,去年“科索沃危机”期间“北约”职能的转变,就从另一个侧面为我们提供了例证。

NMD特别是TMD将阻挠中国实现和平统一大业

去年年初以来,美国国会要求国防部将TMD部署范围涵盖台湾,并邀请台湾与日本加入TMD的研究开发。美国智囊费城外交政策研究所亚洲部主任最近发表一份报告指出:朝鲜半岛的和解将影响美国的导弹防御计划,特别是东亚地区的TMD,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美国不会轻易扭转部署TMD的势头,在朝鲜半岛局势近日发生变化后,针对中国及中国台湾海峡的意图日益明显。今年6月29日,美国著名思想库史汀生中心发表了一份迄今最完整的TMD研究报告,主张美国给予台湾“陆基、低层”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美国与台湾地区双方继续推动军事交流。报告建议,美国政府依据现行对台军售程序,个案评估台湾对TMD的需求。不仅如此,如果美国将台湾纳入TMD,将造成三方面负面影响,一是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二是将使台湾反弹道导弹能力大幅度提高。目前,台湾的防空系统主要是反飞机和巡航导弹,经改进后具有某些反弹道导弹的能力。倘若引进美国先进的TMD,则会使台湾具备强大的反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三是一旦台湾参与TMD,必然会与美日等国进行统一的导弹防御作战训练、导弹技术交流和相关技术转让,形成各方共享情报信息资源和导弹技术扩散的危险局面。把台湾纳入TMD,将给台湾地区提供了保护伞,严重降低大陆导弹武器的威慑,而且美国将进一步加强与亚洲的军事联系,并可能形成美国与台湾地区准军事同盟。台湾当局原先对TMD曾持较保留的立场,但自去年以来政策有重大变化,台湾当局除了从军事层面考虑TMD外,更有政治层面的考虑,要借加入TMD拉住美国,使之成为美国东亚战略关系的重要一环,以求自身安全。台湾地区新领导人上台以来,台湾方面对加入美日这一计划的希望更加迫切,并在积极活动,以增加其在两岸关系中的筹码。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美有关军备控制和防止武器扩散的会谈结束后,美国会谈首席代表7月9日仍称,美国不排除未来将台湾地区纳入亚洲TMD或让台湾拥有导弹防御能力的可能性。这是中国方面绝对不会容许的。

NMD与TMD的发展将引起新一轮的国际军备竞赛

美日决定共同研究开发TMD的举动,不仅违反了美国与前苏联1972年签署的反弹道导弹条约(ABM),而且会引起新的军备竞赛。美国积极地推行TMD,特别是将西太平洋地区作为优先发展地区,是以此作为增大对中国、俄罗斯、北朝鲜等国遏制力度的手段,确保美国在东亚地区的主导地位。俄罗斯方面虽未就TMD问题明确表示过态度,但反对美国部署NMD的立场坚决。美国为部署NMD,曾竭力说服俄罗斯同意修改197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但一直持坚决反对立场的俄方并未妥协,俄认为ABM是维持全球战略稳定的基石。今年6月9日,俄外长伊万诺夫首次公布了俄总统日前提出的建立全欧非战略性反弹道系统的建议的内容。7月5日,俄一战略火箭部队指挥官警告说,假如美国部署拟议中的NMD,俄将采取反制措施。如此一来,美、俄将陷入新的军备竞赛之中,对全球的战略平衡与稳定产生深远的消极影响。值得指出的是,NMD问题也越来越成为欧美争论的新焦点。除了英国外,其他欧盟国家如法国、德国都反对美国的这一计划。法外长维德里纳7月6日警告美考虑NMD技术带来的后果,否则,法国和欧盟其他国家会作出有力的回答。可是惟有日本在TMD问题上极力配合美国,将于今年7月下旬在得到内阁会议认可的日本防卫白皮书,首次指出了日本在中国拥有的弹道导弹的射程之内,为日本参与部署TMD进一步作舆论准备。而日本在TMD中扮演的角色也值得关注,这将使日本的军事力量进一步增强,刺激日本少数人重走军国主义道路的野心,进而也会对亚洲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构成严重威胁。特别是TMD的发展,将进一步加速外层空间的军备竞赛,该系统中的“助推/上升段拦截系统”的发展,在客观上将进一步刺激导弹技术竞赛,加剧外层空间军事化步伐,直接破坏外层空间非武器化的进程,这与全人类的愿望与利益是背道而驰的。

中国强烈反对美国准备搞NMD和美日打算在东亚部署TMD。今年7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会见俄领导人普京时,对俄反对修改ABM的原则表示赞赏,并表示中俄在反导领域已经开始了良好的合作,充分体现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特别是在TMD问题上,中国多次重申反对美国发展及将台湾纳入的立场。中国方面除了表示反对美日研究开发部署TMD之外,还强烈要求美日不能将TMD提供给台湾。中国希望美方恪守双方“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谨慎妥善处理台湾问题,不要以任何形式向台湾提供TMD及其有关设备或技术,以实际行动排除台湾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干扰。这是因为,中国一向认为,和平与稳定是亚太区发展的重要保证,而军事集团扩张与军事联盟不断巩固的现象,违反当代追求和平与发展的潮流。美日安全协议必须严格限定在双边的格局之下,否则将引起亚洲各国的普遍不安,并为区域与国际安全增添不稳定的系数。美日规划中的NMD与TMD,明显抵触旨在构建全球战略均衡的“反弹道导弹条约”,NMD与TMD的负面影响包括造成导弹扩散,触发军备竞赛,增加各国的恐惧与不安,以及影响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等。


相关新闻报道


美10月欲再试NMD
中国政府敦促美国放弃NMD
美:部署NMD应该缓行
克林顿推迟决定NMD防导计划
俄再次告诫美国不要部署NMD
美NMD计划点燃新一轮军备竞赛
美国两位总统候选人对于NMD态度迥异
美议员叫嚣NMD系统针对中国
唐家璇:中国反对NMD和TMD
美律师辩称:新型NMD雷达不违反反导条约


席来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