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5 -全文检索 加入收藏夹
东方首页东方新闻东方财经东方体育东方商机东方生活东方文苑东方图片东方论坛
         东方网->>相关资料
专家揭示NMD致命缺陷

    

东方网消息:据文汇报报道,眼下,俄罗斯和美国在导弹防御问题上的斗争愈演愈烈。针对美国的国导弹防御体系(NMD),普京一方面表示强烈反对,另一方面则试探着和美国合建导弹防御体系,遭美国拒绝后又鼓动建立欧洲的非战略性反导弹系统。让俄罗斯如此担心、让全球如此关注的NMD真的那么可怕?NMD的有效性到底有多少?

前不久,《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引人注意的报道:美国著名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西奥多·波斯特尔于5月11日致信白宫办公室主任约翰·波德斯塔,警告说美国现有的反弹道导弹系统中存在重要缺陷,拦截导弹无法将真正的来袭弹头和用于迷惑识别系统的假目标区分开来,即使是最简单的气球假目标也能愚弄拦截导弹的“外大气层杀伤装置”。波斯特尔教授的这封信一经公开,立即在美国激起轩然大波。在克林顿总统即将对是否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作出决定的关键时刻,弹道导弹防御的有效性问题再次成为争论的焦点。

科学家们指出,许多造价低廉、技术要求不高的假目标,能够很有效地对付国家导弹防御系统

美国目前计划分三阶段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在第一阶段,即到2005年,在阿拉斯加部署100枚陆基拦截器,1部大功率探测雷达和改进的早期预警雷达,主要依赖防御支援项目的红外线卫星进行发射探测。一段时间以后,防御支援项目将为高轨道天基红外线系统所代替。根据五角大楼用4枚拦截器对付1枚来袭弹头的算法,美国计划到2005年可以用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击毁25枚来袭弹头,或者说25枚单弹头洲际弹道导弹。

但是,事情不会都像美国军方计划得那样如意。对付导弹防御有许多办法,拦截能否成功具有不少不确定因素。在今年1月18日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第二次拦截试验中,拦截导弹就没能击中作为标靶的“侏儒改良二型”洲际弹道导弹。这一试验结果进一步引起了美国国内对1999年10月第一次拦截试验“成功”的怀疑。在那次试验中,拦截器首先跟踪的也是用作诱饵的气球假目标,在诱饵和模拟弹头间一再游移后,“外大气层杀伤装置”在最后一刻才“鬼使神差”地定位于模拟弹头。迄今,美国国防部仍不能对1999年试验中“外大气层杀伤装置”的这种瞄准结果作出解释。而许多科学家相信,那次试验的成功实属运气。

科学家们指出,许多造价低廉、技术要求不高的假目标,能够很有效地对付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特别是国家导弹防御第一阶段部署的系统。这些反导弹防御措施包括:生物和化学武器可以采用的分弹头技术,核武器可采用的气球假目标,以及核武器可采用的冷却遮蔽法等。对于任何有能力发展洲际弹道导弹的国家来说,发展反制反导系统的措施几乎不存在任何技术障碍,而且,它们很可能抢在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第一阶段部署完毕之前完成。因此,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在实际应用中的有效性向来备受争议,而波斯特尔教授在5月11日给白宫的信中,则利用1997年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飞行试验中探测系统识别真假目标的试验数据,明确指出国家导弹防御系统陆基拦截器的“外大气层杀伤装置”无法对此予以分辨。

美国弹道导弹防御局与其承包商合伙,通过隐瞒试验数据来掩盖反导系统的缺陷

西奥多·波斯特尔教授是国际上有名的导弹防御问题专家,曾任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顾问。1992年,正是他及其同事们通过对海湾战争录象资料的分析,揭示出美国军方宣称的“爱国者”导弹拦截成功率中的巨大水分。现在,波斯特尔教授似乎又在捅“马蜂窝”。他不仅指出“外大气层杀伤装置”在识别最简单的气球假目标时无能为力,而且指责美国弹道导弹防御局与其承包商合伙,试图通过隐瞒试验数据来掩盖以上事实。

波斯特尔教授在信中解释道:在“外大气层杀伤装置”寻找目标过程中,模拟弹头和假目标都表现为亮点。“外大气层杀伤装置”试

图通过分析亮点的跳动来确定其是否为模拟弹头。

根据1997年6月飞行试验的数据,波斯特尔教授指出,在该试验中,假目标和模拟弹头在下降至近真空的外大气层时,它们不断变化的螺旋方向几乎完全相同,产生的信号都以多种形态和完全不可预测的方式跳动。因此,第一次整体飞行试验的资料表明,假目标和模拟弹头的信号中,没有跳动特征可以用来区分两者。

波斯特尔教授认为,弹道导弹防御局在评估那次试验的数据时,以上情况当时被注意到了,但是,评估小组却将用作假目标的气球有意从资料中抹去,仿佛上述情况从未出现过。然而,即使气球被忽略不计,那次试验中仍有两段非弹头目标的信号超过模拟弹头的时间,因此很可能被“外大气层杀伤装置”视为应该拦截的目标。但是,评估小组在缺乏技术依据的情况下人为地舍弃了这两个目标比较明亮的时间段,而只是公布了模拟弹头比较明亮的时间段。波斯特尔教授指出,在此评估过程中,弹道导弹防御局为了达到宣传效果,将不愿意看到的现象一律排除在公布的数据之外。但是,正因为存在模拟弹头与假目标不可区分的现象,弹道导弹防御局在随后进行的三次飞行试验中大大减少了假目标的数量,以提高探测系统成功区分真伪目标的可能。波斯特尔教授呼吁白宫成立独立专家小组进行调查。

了解内情的施瓦茨博士实话实说,被公司解雇。波斯特尔公布给白宫的信,终于引起很大反响

1997年6月飞行试验的真实结果,在妮拉·施瓦茨博士状告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承包商之一———TRW公司的诉讼中被透露出来。

妮拉·施瓦茨于1995年进入TRW公司,从事用于拦截器区分真假目标的电脑程序设计。但是,由于指责TRW公司篡改试验数据和评估结果,她被公司解雇。施瓦茨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但该诉讼目前尚未被法院受理。今年4月,施瓦茨博士到麻省理工学院讨论反弹道导弹计划,她的资料显然说服了波斯特尔教授。

波斯特尔给白宫的信公布之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表态谨慎,说白宫会认真研究波斯特尔教授的呼吁,但这一过程需要时间。五角大楼对这一批评反应强烈,辩称1997年6月试验采用了一套不同的“杀伤装置”来识别弹头和假目标。而弹道导弹防御局总系统设计师凯茨·恩格兰德则指称波斯特尔教授在信中泄露了机密资料,为此,波斯特尔教授于5月19日再次致信白宫,对所谓泄密予以驳斥。

由于无法区分飞行中的真假弹头目标,在一场导弹防御与进攻的斗争中,防御者注定处于被动地位

无论五角大楼怎样否认,有一点是明确的,即目前试验中的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存在着难以逾越的技术障碍:区分飞行中的真假弹头目标。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就将被具备洲际导弹进攻能力的国家轻易挫败。任何一个具有掌握洲际导弹能力的国家,都可以发展对付反导系统的反制措施。当运载火箭释放出种种诱饵而又把真弹头伪装成诱饵时,若反导系统对此又无法有效识别,那这样的反导系统就几乎失去实用价值。当200来个拦截器消耗殆尽时,对于洲际导弹美国就将重新成为不设防的国家。

未来美国能否改进其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提高其识别真假弹头目标的能力?不是没有可能。问题是进攻方将以低得多的代价发展更先进的突防反制手段。美国UCS(关注世界事务的科学家联盟)和麻省理工学院安全研究项目的专家们于4月发表的《对抗措施》这一研究报告,用近200页的篇幅详尽介绍了可以挫败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形形色色的对抗措施,以及为什么在一场战略攻防的较量中,进攻方会占优势。这些对抗措施包括假弹头、使用金属气球、多层绝缘的外罩、箔片反射、低温冷却减少雷达痕迹、弹头机动变轨等。看来,在一场导弹防御与进攻的斗争中,防御者注定处于被动地位。

[关闭窗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