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舆论评说>>正文
 
综述:医疗费用降价空间其实很大

前不久,南京28家企业的职工医院就34种大病的病种医疗,公开向社会综合性医院提出了招标,并对治疗价格进行了限价。此举一出,立刻在南京医疗界引起了震动。

招标的想法最初是由南京市电子系统12家企业的职工医院提出的。随即,吸引了其它16家单位的加入。在对这34种大病的治疗费用进行了一番摸底后,企业开出了各种病的治疗限价,并规定只有三级以上的医院可以参加招标。由于涉及40万名企业职工和家属,这块诱人的蛋糕几乎吸引了南京市所有医院的注意。在招标会上,南京铁路医学院附属医院因为当场宣布可在底价的基础上,再下调100~400元,而成为最受欢迎的医院。最终,这28家企业分别与9家医院签订了各自的协议。所涉及的34个病种的住院治疗费用也比通常降低了20~30%。

据了解,南京市的医疗改革方案有望在今年7月份正式出台,招标看病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提出的。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张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南京地区28家电子系统的大病单病种招标,卫生局一直持一种支持的态度。因为,这一项招标是在医改前夕,尽管有效的时间不长,但它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限价招标是企业出于无奈之举,但是医院能把价格降下来,也就说里面确实有可降价的空间。而这些空间和水份到底是从哪儿挤出来的呢?人们平时平白无故地吃了多大的亏呢?

记者前往一家医院进行采访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在同一家医院、同一个科室开刀做同一种病手术的两个病人身上,而两人的住院费用明细单打出的帐目却完全不同,一份是3000多元,而另一份是7000多元。同是做疝气修复手术,价格差异为何会如此之大,多出的4000元又是怎么来的呢?经过测算,被收取费用7000多元的病人在住院的19天内,一共挨了165针,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要打八九针。同时,还消耗了84瓶消炎药共计800元,进口疝气修补片一个1890元,进口镇痛泵一个315元。更为奇怪的是,明明住院只有19天,可是护理费却收了22天,再加上一些其它令人莫明奇妙的检查,这位病人的费用就一路上扬超过了7000元。而另一位病人,因为在医院里找到了熟人,就逃过了这一切。

医疗费用过高,仅仅是院方的责任吗?南京鼓楼医院院长丁义涛称,医疗费用过高的板子全打在医院身上,是有失公理的。因为药品的中间环节比较多,实际上它的出厂价和到了病人手上的价格差别是比较大的。在记者采访的所有人中,几乎人人都提到了药品流通环节引发的药品价格过高问题,那么这里的水份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据了解,目前很多地方,往往一种实际价格很低的药在出厂时就被标上了高价。

今年1月11日浙江公开确认的省物价局药品价格登记表上,上海某药厂生产的一克装注射用的头孢类针剂,无税出厂价格是70.61元,零售价格是114元。而据记者了解,如果买断这种药品的经营权,每支价格只为出厂价的20%,即14元,甚至可以达到8元钱。据某医院一位医药代表称,最不合理的就是流通环节,比如头孢类的一盒药,底价是8元,到了老百姓手上就是114元,那么水份在哪里?据他介绍,许多药厂在推出新药进入市场时,都规定了对医院的进攻策略,而所需的费用就是开发费。开发费用的规定就是三甲医院5000元;二甲医院3000元;二甲以下的2500元;送红包不算,真正是龙头企业的三甲医院是3~5万。你要想医生将此药开给病人的话,你就得把说明书和100元钱给医生,告诉他这药已经进了你们医院了,开盒药支付3元回扣。同样,药厂往往也不会想到,这些开发费里也有水份,捣鬼的就是厂家的销售人员……

据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价格司副司长李镭称,我国药品生产、流通、消费,客观上存在着一些价格虚高的情况。据了解,广东丽珠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前不久宣布,将1999年上市的国家二类抗病毒新药价格从每盒171元降到85.5元,这是建国以来第一次医药企业主动降价。李副司长说,他们希望能通过丽珠的降价,调查整个医药企业成本下降的情况,制定出全国的降价方案。(成都商报曾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