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东方快报>>正文
 
上到副部长下到小职员 赖昌星怎样俘虏他们的?

随着厦门特大走私案案情的公开,很多人心里都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的走私活动能够长期在厦门疯狂上演?为什么一批批党政机关的干部都成了赖昌星的俘虏?为什么一个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的人能够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导演出新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走私大案呢?

权色交易:放倒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

海关肩负着把守国门、打击走私的重任,厦门海关是海关总署设在福建的一个直属局级海关。赖昌星想搞走私活动,挡在他面前的最重要的关口就是厦门海关。杨前线,这个厦门海关的原关长当然成为赖昌星要摆平的首要目标。据杨前线交待,早在1993年,他就与赖昌星结识,在他1995年走马上任海关关长之后,一个名叫周兵的女人在赖昌星的精心安排下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最早的时候,两人在酒店幽会。为了方便两人恣情纵欲,赖昌星给他们提供了价值130万元的富豪花园别墅,并出巨资进行装修。周兵还替杨前线生了一个儿子。以后周兵成为香港远华公司一个挂名职员,每个月领十几万港币,有时候甚至一领就是100万、200万,但不在那儿上班。同时,赖昌星还发给周兵大量钱款,有据可查的就有1400多万元人民币。赖昌星还送给杨前线凌志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63万元,华南虎皮一张,价值人民币77.7万元。

1999年4月,中央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反映赖昌星与厦门海关的工作人员相互勾结疯狂走私。1999年6月,杨前线得知办案部门要对赖昌星走私行为进行查处,四处打探消息,多次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因杨前线的提醒,赖昌星毁掉了部分走私犯罪的证据,给后来的案件侦破工作设置了层层障碍。2000年11月,杨前线因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赖昌星身在“红楼”,却成了海关的“组织部长”

拿下了杨前线,赖昌星并不满足。为了让自己的走私犯罪活动在整个海关畅通无阻,赖昌星对那些与防范走私关系最直接、最密切的管理部门的负责人,一个也不放过。

厦门海关调查局是打击走私犯罪的职能部门之一,因此调查局关键岗位的工作人员也成了赖昌星拉拢腐蚀的重点。他不仅用金钱买通了调查局原副局长杨上进,还利用与关长杨前线的特殊关系,对调查局的工作人员随意调遣、封官许愿,成了厦门海关一些干部心目中的“组织部长”。

为了得到提拔,蔡海鹏多次到“红楼”找赖昌星帮忙,结果,有了赖昌星的提携,蔡海鹏半年之后就由一个内勤被提拔成了海关调查局的情报处长。蔡海鹏说,我一直是搞内勤的,像我这么一个角色的人去当情报处长我也觉得很意外。赖昌星为了进一步控制蔡海鹏,先后六次在“红楼”向蔡海鹏行贿30万元。蔡海鹏的回报便是:听话。所谓听话就等于放弃职责。比如人家举报远华公司,鉴于这种关系他也就不去调查。2001年2月,蔡海鹏因收受赖昌星人民币45万元、港币3万元的贿赂,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厦门海关原副关长喜欢书法,赖昌星就把国内知名书法家接到“红楼”,引接培勇上钩

赖昌星以金钱、美色等为诱饵拉拢腐蚀海关干部,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容易上钩,比如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为了把他拉下水,赖昌星煞费苦心,下了不少功夫。接培勇在厦门海关主管查私,他打心眼里看不起暴发户赖昌星。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他对赖昌星一度怀有戒心,也曾与赖昌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很有心计的赖昌星采取了迂回的办法。比如说接培勇这个人喜欢书法,所以国内一些比较知名的书法家到厦门去,赖昌星就会把他们安排在“红楼”,把接培勇接来和这些书法家见面。赖昌星出重金购买了国内九位知名画家联合创作的牡丹图,把它送给接培勇。同时,邀请接培勇为远华牌香烟题写烟名,借此与接培勇联络感情,拉近距离。赖昌星还送给接培勇一套限量发行的绝版书籍,价值人民币6.8万元。

为使接培勇最终就范,赖昌星又为其情妇蔡惠娟提供远华公司副总经理的高薪职位,而且花巨资为蔡惠娟购买豪宅,进而通过蔡惠娟把接培勇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2000年11月,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因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20年。

赖昌星为了清除远华集团走私犯罪过程中的所有障碍,不仅放倒了海关各重点部门的负责人,而且打通了除海关以外能够遏制走私的其他环节。厦门口岸成为赖昌星走私犯罪的绿色通道。厦门海关党组4名成员,有3个因收受赖昌星的贿赂而沦为罪犯。不少部门几乎“全军覆没”,比如厦门海关调查局的6个处长当中就有5人被赖昌星拉下水;整个厦门海关有160多人涉案,占总人数的13%。据统计,仅厦门海关的涉案人员在案件查处过程中退出的贿赂款就达人民币5000多万元。

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刘丰经常出入“红楼”,连“红楼”小姐都对他印象深刻

为了使自己的走私活动更安全、更隐蔽,赖昌星还需要编织一张更强有力的关系网,这就是掌握一定权力的各级领导干部。

刘丰,厦门市委原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2000年11月,刘丰因受贿45.6万元和巨额财产人民币74.8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刘丰不仅收受赖昌星的贿赂,而且经常出入红楼,在那里吃喝玩乐,连红楼的小姐都对他印象深刻。赖昌星经常在酒桌上利用刘丰的影响为自己的走私犯罪活动寻求支持和庇护。市委副书记的影响当然不可低估,在刘丰的直接干预下,赖昌星如愿以偿地租用到了博坦油库。博坦油库后来成了赖昌星疯狂走私成品油的中转站。

厦门原副市长蓝甫曾多次去“红楼”,直接向赖昌星索要钱财,而且一开口就是上百万。蓝甫,1995年10月出任厦门市副市长,同时担任厦门市打击走私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副组长。从上任开始,蓝甫就不断地向别人开口要钱,有几次都是一开口就要上百万元。2001年4月,蓝甫因受贿505.7万元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说起与赖昌星的交往,蓝甫交待:我看中的就是他的钱。蓝甫曾经多次去红楼直接向赖昌星索要钱财。蓝甫为儿子在澳大利亚购买的房产价值4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00余万元,其中就有赖昌星为其贿送的30万澳元。

厦门原副市长赵克明,原先根本不把赖昌星放在眼里,是“红楼”小姐让他成了“红楼”的常客赵克明,厦门市原分管城建的副市长,由于早已习惯了众多开发商的争相巴结和贿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不把赖昌星放在眼里。赵克明说,第一次我进红楼,好多人在那儿吃饭,吃完饭赖昌星就单独跟我在一块儿坐,一下子拿出一袋子钱给我,我觉得这种人格调很低,实在令人不能接受。为了摆平赵克明,赖昌星对症下药。当他得知赵克明十分“好色”之后,赖昌星把赵克明约到了红楼。红楼的小姐让赵克明乐不思蜀,从此,他频繁出入红楼,成了红楼的常客。之后,赵克明对于赖昌星送上的10万港币也就不再推辞了。赵克明交待说:实际上这10万港币我也不想要,我何必拿他10万港币呢?他是一个那么巨大的大款,他应该给我一百万甚至更多,几百万,我可以帮他做很多很多事情,我可以配合他。2000年6月20日,赵克明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在厦门特大走私案中,被赖昌星拉拢腐蚀的党政领导干部仅在厦门市就有市委副书记两人、市委常委一人、副市长三人、政法委副书记一人。

巨额贿赂,让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庄如顺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厦门市的一些领导干部成了赖昌星的囊中之物,但野心勃勃的赖昌星并不满足,他早已在自己的关系网上培养了分量更重的人物。就在公安机关准备缉拿赖昌星的关键时刻,赖昌星却因事先得到消息而得以逃脱。那么,究竟是什么人会铤而走险、不顾一切地给他通风报信呢?庄如顺,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1999年8月,向赖昌星通风报信,把公安机关抓捕赖昌星的有关情况告诉了赖昌星,指使赖昌星往境外出逃。赖昌星逃到香港后立即向庄如顺通报,庄如顺特地叮嘱:香港也不安全,要走得越远越好。此举使赖昌星逃脱了公安部门的追捕。谈起与赖昌星的关系,庄如顺说,泛泛而论,我和他是朋友关系,但在我心目当中,我从来就没有把赖昌星当成朋友。我理解的所谓朋友不要说志同起码要道合,我跟赖昌星谈什么?跟他谈哲学?哲学两个字是什么他都不懂。跟他谈体制?他懂得什么?我觉得我跟赖昌星只能谈很实在的问题:我要你办什么,你能给我哪些帮助。赖昌星有一次到福州,我私下“打的”去看望他,赖昌星说放一部车在这里给我用,我就不假思索地接受下来了。这部丰田佳美轿车,价值人民币42.5万元。赖昌星放长线钓大鱼,庄如顺最后被他钓到了。

2000年11月,庄如顺因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一审判处死刑。赖昌星与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称兄道弟,联手坑害国家。李纪周,公安部原副部长、全国打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1999年10月因涉嫌受贿和徇私枉法被逮捕,现法院已开庭审理。李纪周多次收受赖昌星巨额贿赂,折合人民币500多万元。他与赖昌星的交往十分密切,两人称兄道弟,赖昌星称他“李大哥”。1995年赖昌星母亲去世时,李纪周还送了花圈。应赖昌星的要求,李纪周曾干预公安边防对涉嫌走私油轮的查处,利用职权为赖昌星的走私犯罪活动提供便利。赖昌星腐蚀拉拢干部的手法之多可谓空前,被赖昌星腐蚀倒下的干部数量之多也可谓空前。厦门特大走私大案共涉及了一批党政机关、行政执法机关、司法机关、经济管理部门以及金融单位的工作人员,其中有省部级干部3人、厅局级领导干部26人、县处级干部86人。

厦门特大走私案主要涉案人

李纪周:公安部原副部长、全国打击走私领导小组原副组长。被开除党籍、公职,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刘丰: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受贿45.6万元,74.8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无期徒刑。

张宗绪:厦门市原市委副书记。被开除党籍。

庄如顺: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长,犯受贿罪(受贿54.55万元)、滥用职权罪,一审被判死刑。

杨前线:厦门海关原关长,犯受贿罪(受贿140.7万元)、放纵走私罪,一审被判处死刑。

郭晓菱:厦门市委原常委。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对其违纪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蓝甫:厦门市原副市长,受贿505.7万元,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赵克明:厦门市原副市长。依法罢免副市长职务,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对其违纪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苏水利:厦门市原副市长。依法罢免副市长职务,被开除党籍、公职,对其违纪所得予以追缴。

接培勇:厦门海关原副关长。犯受贿罪、放纵走私罪,被判有期徒刑20年。

陈燕新:福建省石油总公司原总经理,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受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被判处死刑。

张永定: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海警二支队原队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杨上进:厦门海关调查局原副局长,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吴宇波: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原科长,受贿874.7万元,被判处死刑。

方宽荣: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和平码头船管科船管组原组长,受贿129.8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陈育强:厦门海关走私犯罪侦查分局侦查处一科原副科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黄志忠: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船管组原组长,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王可象:厦门市公安局对外联络处原处长,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受贿罪(受贿90万),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