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东方快报>>正文
 
穷途末路悔已迟 远华案众贪官的自供状

“查处厦门特大走私案展览”3楼展厅的几个橱窗内,摆放着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福建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原局长庄如顺、工商银行厦门分行原行长叶季谌、厦门市委原副书记刘丰、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原行长陈国荣、厦门海关教育处原处长陈蔓菁、厦门海关纪检组原组长车典等十多个犯案人员的狱中忏悔书。

经过正义的审判和灵魂的洗涤,这些人民的罪人开始忏悔了,他们用血泪写下了一页页痛心疾首的悔过书。然而,这一切毕竟已经到得太迟太迟。他们的斑斑劣迹,只能用来昭示世人,警诫后人。

折翅飞鹰--一个公安厅原副厅长的忏悔

“我犹如笼中鸟,望海阔天空,不仅有翅难飞,还要人家喂食。笼中鸟有观赏的价值,而我却一文不名。我现在活着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都没有任何价值,充其量是一具躯体、行尸走肉……”这是庄如顺在狱中含泪写下的内心告白。他的忏悔来得太晚了,想当初,他是铁心背叛护私枭,硬撞南墙不回头。

庄如顺,原为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福州市公安局局长,是一个曾经有过令人瞩目业绩的干部,工作能力和精神被很多人称道,不少人认为其前途无量。

早在1989年,当时年轻的庄如顺由公安厅外联处调任石狮市公安局任政委兼副局长。在酒桌上,他认识了赖昌星,两人很快成为密友。庄如顺先后接受赖昌星赠送的一辆价值人民币42.55万元的丰田“佳美”轿车和人民币12万元。拿人钱财,为人卖命。历任厦门市公安局副局长、漳州市公安局局长、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局长,一路升迁的庄如顺对赖昌星走私活动起了别人无法起到的作用。

1999年6月至8月,中央专案组进驻福州着手调查赖昌星走私犯罪集团活动期间,庄如顺仍执迷不悟,为赖昌星出谋划策。他利用自己的身份获取重要信息,主动向赖昌星通风报信,先后通话20多次。他还通过赖昌星提供的境外电话芯片3次与赖通话,把公安部严令抓捕的有关情况告诉赖,竭力劝告赖昌星尽快出逃,“逃得越远越好”。

庄如顺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情节特别严重,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审尚未宣判)。身陷囹圄,庄如顺痛心疾首地说:自己是受不了赖昌星“润物细无声”的腐蚀。

悔过书里,庄如顺说:成长于英雄辈出的五六十年代,保尔那一段“人的一生不能虚度”的名言,曾激励他从小就立下投身伟大事业的抱负。然而,如今他却堕落了,与匪同谋,执法犯法,背叛了人民公安事业,把自己与特大走私犯罪集团首犯紧紧绑在了一起。

“呼天穹大地,望青山绿水,谁能告诉我,我活着有什么用,我愿用我的生命为党教育管理干部醮写血的教训。”庄如顺悔恨得涕泪交加。

于心不甘--厦门海关原副关长的悔恨

“我较频繁地出入红楼,与赖昌星来往,完全忘记了我作为一名海关领导的身份。特别是对赖昌星的犯罪肆无忌惮的心理客观上起了助长的作用,当时怎么没有丝毫的思考,没有顾忌,也不避嫌。现在看来,不是愚蠢和幼稚的问题,而是说明我的意志和情感已成了赖昌星的俘虏,立场的天平在进一步倾斜。若是420专案推迟展开的话,很难想象飞流直下的更加严重的后果和结局。从这点出发,可以说,是专案组挽救了我,没有走向灵魂泯灭之路。我接受过许多教育,读了不少书,却败在大字不识几个,靠走私起家的赖昌星手下,不说对不起谁,实在是于心不甘。但古人说得好,‘知人者智,自胜者强’,我既不智也不强,归根结底是败在自己手下,虽已醒悟,可悔之晚矣。”

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颇有才气,写得一手好字。可惜,如今在这里举办的不是他的书法展览,而是他在狱中写下的忏悔书。

接培勇十分清高,这是厦门海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的。开始,接培勇根本看不起赖昌星这个只有小学3年级文化的土包子,对赖昌星一直保持着戒心和距离。不管是赖昌星提出要送他的儿子到国外读书,还是要安排他的弟弟到香港发展,他都坚决予以拒绝。

接培勇是厦门海关分管业务的副关长兼调查局局长,这个职位所能发挥的作用,对“走私专业户”赖昌星来说非常重要。于是,赖昌星想尽一切办法要将接培勇拉下水。

经过打探,赖昌星终于发现接培勇偏爱字画,喜欢书法,且与海关一副科长蔡惠娟有私情。发现了这一特点,也就有了拉接培勇下水的办法:每逢有书画名家到厦门,赖昌星就将他们请到“红楼”,然后请接培勇作陪。赖昌星还煞费苦心地弄来一套(175册)绝版的名贵书籍(价值人民币6.8万元)、由9位当今知名画家合作的一幅牡丹图和一幅书法作品送给接培勇。为进一步套牢接培勇,赖昌星又请接培勇为“远华”牌香烟题名、为“远华足球队”题写队名。为了满足接培勇的虚荣心,赖昌星还“内行”地表示,他喜欢接培勇的字体,接的题字会给他带来好运。因为接培勇在石狮当关长时给“石狮”香烟题名后,石狮烟便销路大畅。就这样,放松了警惕的接培勇,一步步地走进了赖昌星设计好的陷阱。接培勇身为厦门海关副关长、调查局局长,放弃职守,放纵走私,构成受贿罪和放纵走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身陷囹圄的接培勇千般苦涩,万般悔恨,还孜孜不倦地撰写当今海关监管工作之探讨,只可惜铁窗高墙内的接培勇已经失去了人生舞台,再也难以施展自己的抱负了。

“一旦陷入其(赖昌星)手,势必不可自持,甚至卖身为奴——归根结底是败在自己的手下,虽已醒悟,可悔之晚矣!”接培勇在悔过书中的真情流露,如今只能用来警示后人。

一误百误--“好行长”叶季谌的铁窗泪

“尽管我喜欢读书,但沉溺于各种经济理论和业务技术知识的汲取,对政治理论尤其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没有进行全面准确的理解,错误地认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资本主义早期阶段有相类似之处,分配不公和腐败可能是经济高速发展初级阶段的‘副产品’,是一种必然联系……这种错误观念的产生对我原有的传统信念观点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动摇了政治上的信心。以至于对中国社会发展方向产生怀疑,丧失了奋斗的动力和为原有崇高事业努力的热情,革命意志迅速衰退,产生‘为私’的错误观念,遂被‘糖衣炮弹’所击倒……想给自己‘留一片天地’,结果是一误百误,悔之晚矣!”

在人们印象中,叶季谌是一个要求上进、业务过硬、廉洁自律的“好行长”,他1973年月12月在农村插队中入了党,1976年25岁时由于母亲退休“替补”进了银行工作。在工作中,他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从现金点钞员、临时通讯员干起,一步一步地走上了行长的位子。他平时勤于学习,不吸烟不喝酒不唱歌不跳舞,从不去娱乐场所,更谈不上嫖娼养情人。他也很反感大吃大喝,常叫司机从食堂带盒饭充饥。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行长”,却在1994年4月和1997年8月间,利用担任中国工商银行福州分行和厦门分行行长职务之便,为贷款户谋取利益,非法接受贷款户财物,受贿次数高达32次,共计人民币295余万元,还有491.5万元人民币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在厦门嘉祥房地产公司阳光海岸购买两幢别墅,在同安路华菲大厦及厦门湖滨西路永升丽景大厦购买商品房各一套。他还为赖昌星的疯狂走私活动提供贷款,使国家财产遭受巨大损失。

叶季谌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已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所得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从叶季谌的悔过书可知,他是在丧失正确信仰中一步一步迷失了人生方向,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在厦门特大走私案查处出来的党政机关、行政执法机关、经济管理部门以及金融部门的300多名涉案人员中,这样的忏悔书已是不胜枚举。展厅前头有这样一段导语,它警示:作为一名党员干部,一定要“守得住清苦,耐得住寂寞,抗得住诱惑,管得住小节”,以免船到江心补漏迟!


编辑 王震 来源钱江晚报 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