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人民友谊大学火灾

[专题集锦]
周末:阳光总在风雨后
·【忆·历史】解放军说话是算数的
·【搜·奇闻】身体穿孔最多的人
·【追·娱乐】演艺明星悲喜录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11月19日)
贺世纪老人巴金百岁华诞
莫斯科友谊大学留学生楼火灾
·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
·拿什么拯救你?绝症患者
·我是一个兵
·烈日下的"马路天使"
·北大酝酿"癸未改革"
·"金余之争"余波未平
·2003年全国“两会”
·2003年上海“两会”

记者连线莫斯科采访第一个发现火灾的中国留学生
2003年11月25日 08:07
 
align=center

第一目击者吴凯

当地时间24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北京时间7点50分),莫斯科俄罗斯人民友谊大学一留学生宿舍楼发生大火,导致32名外国留学生丧生100人受伤。北京青年报特约记者孙越在卢蒙巴各族人民友谊大学的火灾现场采访了中国留学生吴凯:

11月24日,莫斯科时间上午9点40分接北京报社电话后,我立即出发赶往位于莫斯科西南区卢蒙巴各族人民友谊大学的火灾现场采访。

我刚刚从出租车上跳到满是冰水的马路上,就看到了昨天夜里那幢被熊熊大火烧毁的学生宿舍楼。前来接应我们的该校中国山东籍女大学生张小雪,指着这座已经变成废墟的建筑说,这就是昨天的火灾现场——卢蒙巴各族人民友谊大学学生宿舍6号楼。

已经烧成黑色的大楼前站满了警察和前来调查事故的俄罗斯安全和消防部门官员。一名手握步话机的警察拦住了我,禁止我越过环绕大楼四周的红白相间的安全警戒线。

莫斯科时间上午11点左右,火灾废墟四周除了大量警察在游动巡逻之外,还有至少两辆救火车和一辆消防车在现场待命,还有几辆印有警察标志的轿车在宿舍区不断走走停停。莫斯科至少两家著名电视台的采访车已在马路周边停留,采访记者在校园里四处寻找昨天从火灾现场逃出来的幸存者,但是,很显然,这些记者的收获并不大,幸存者不是在医院里陪伴自己受伤的同伴,就是自己找朋友或者同学暂时安身,基本上没有人还在现场逡巡。

11点10分,我试图接近一名在现场百无聊赖叼着烟卷的警察。经过一番套瓷,他看过我的证件之后,允许我越过安全线,我这才在近距离看到火灾的现场还有一些消防员在忙碌,不时有人从三楼和四楼烧黑的窗户里探出头来,橘红色的安全帽和他们熏黑的面庞都看得很清楚。警察告诉我,他们仍然在清理现场。我问什么时候开始清理现场的,他说,今天凌晨。我追问说,他们是不是在搬运尸体,警察很敏感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13点10分,我找到了哈尔滨籍的英语系留学生赵娜佳,她告诉我,大火以后,6号楼逃出来的同学们都已经暂时安顿下来,基本上不太容易找到。但是,她刚才见到了一名死里逃生的中国男生还在校园里,这个男孩竟然是第一个发现火警和率先开始救人的中国留学生!

13点40分左右,我们在赵娜佳的带领下,终于在友谊大学宿舍区10号楼附近的一家小餐厅内找到了这个关键的中国男生!

我们需要生存的基本保证

他叫吴凯,湖北人,是友谊大学翻译专业的学生,已经在莫斯科学习了两年。以下是他接受我采访的摘要。

问:你所在的6号楼起火,是你第一个发现火警的吗?

吴:几乎是。我当时还没有睡着,我睡在这个宿舍的5楼,就是最高层,大约半夜2点多,我从窗子的一角发现了火光,我赶紧起床,原来是我们这个宿舍的低层着火了!我就赶紧跑到楼下,就是三楼去叫醒我们的女同胞。接着,我又跑到四楼和其他的楼层,也不管是不是有中国人,就往门上踹一脚,我想当时大家都睡得很死!我们的宿舍楼是这样的,宿舍是南北走向,一楼只有一个进口,其他的通道应该还有3个,但是今天凌晨,我看到都是锁着的,平时也是不开放的。

问:当时你们6号楼上住了多少中国留学生?

吴: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个统计表,我们这个宿舍楼至少住了50多个中国人。还有4个学生是失火前的那个晚上住进来的。还有3个从国内来进修的教授,他们当时住在5楼508房间,名字也记不起来了,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

问:你后来怎么跑到楼下的呢?

吴:我当时看到主要是我们这个宿舍的南边开始起火,大火是从二楼的203或者205房间烧起来的,因为我住的楼层比较高,所以,我还有时间来得及把我的护照和随身的主要物品都带在身边。

问:你当时出来的时候见到了什么?

吴:我跑出来以后见到有零零散散的人往外跑,因为起火点在二楼的楼梯出口,那里又是惟一的出口,已经被大火封住了,所以楼里的人一开始就被切断了逃跑的路线,我跑到雪地里的时候,看到留学生们纷纷从五楼、四楼和三楼的窗口往雪地上跳。当时,我看到三楼烧得非常厉害。我们和各国留学生开始抬担架,救伤员。

问:莫斯科的消防车和救护车是什么时候来的?

吴:大约过了10多分钟后来了第一辆消防车,但是它无法接近我们6号楼,因为有一道栅栏挡住了,不得已绕到了大楼的另一侧开始喷水,但是,火太大水太小不管用。仅从楼里救出了七八个人,俄罗斯消防员也没有登上云梯,接应楼里的受伤者。伤员后来先安排在我们学校的另外一个楼的大厅,做紧急救治,然后送到各个医院治疗。目前,我认识的中国学生送到医院的就有4人,他们主要是从楼上跳下来摔伤的,有的摔断了腿,有的是胳臂骨折了。

问:你有好朋友在这次火灾中遇难吗?

吴: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是从另外一个城市到莫斯科来读经济专业研究生的,他已经在俄罗斯读完了大学,我冲出宿舍的时候,他被大火围困在顶楼,我跟他通了三四次手机,我告诉他云梯架设的方位,但他没有逃出来。我最后一次打他的手机,已经是关机状态,我想,他凶多吉少。其实,真正烧伤的学生并不多,主要是跳楼摔伤的人居多,因为,假如不跳楼,他们就没有逃生的出路!

问:你们6号楼里住的中国新生多吗?

吴:我们楼里大部分都是新生,到今天才来了不到两个月,他们跟我们不是很熟悉,俄语又不好,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问:你们现在最需要什么帮助?

吴:大多数学生都是半夜逃离火场的,几乎没有任何衣物,我们主要需要的是衣服,莫斯科的天气现在很冷,又下着大雪,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生存的基本保证!

编辑:史雯琴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孙越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