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
[一周热点回顾]
 上海艺术节开幕式

 新中国记者节

 第十届上交会

 巴以濒临战争

 世界杯,我们来了

 百年诺贝尔

 印度议会大厦遇袭

 云南永胜六级地震

 克隆人,行还是不行

 美国退出《反导条约》

 第三届上海工博会

 阿富汗和平曙光暂现

 2001年上海科技节

 中央/地方人事任免


裁判:没有高薪我拿什么养廉?--了解裁判背后的东西

陆俊10年没有分到一间房

李海生儿子居然上不了高中

魏吉鸿让球员撞伤而“失业”

……

如果有人要告裁判受贿,裁判一定会站出来说:“谁能拿出证据来?”但如果有人平心静气地问一句“到底裁判收不收钱”,也许没有哪位裁判会拍着胸口说:“裁判一分钱红包都没有收过。”正如一位国际级裁判所说,“目前在中国还不可能达到高薪养廉”。

让裁判们心理不平衡的是,球员和俱乐部都各有各的精彩,球员有家庭有生活有辛酸,俱乐部老总有家庭有生活有困难,而裁判的背后则可能有更不平常的家庭、更不容易的生活和更大更多的困难,可围绕裁判的却只有一个固定的概念,那就是“黑哨”。在这位裁判看来,为什么不去了解裁判背后的东西呢?

首先,裁判是整个足球圈内唯一“不职业”的一个角色,可这些人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却基本上全都是不务正业的人,所在单位的评职称、提干和分房,往往都与他们没有关系。陆俊在人大一分校当了近10年的体育老师,他老婆也在该校任教,可直到离开学校那天,这个“双职工家庭”也没有分到一间房,原因很简单,因为陆俊常年在外吹比赛,评比时却不够课时。而陆俊本人也因此一直是一名普通教师,根本不够提职称的资格;广州籍的国际级巡边李志中,同样是早到了评副教授的年限,却仍然是一名普通教师。要知道,这些人在各自的单位都算得上是名人,可名人归名人,评比时只能按规矩办,“人家都以为你在外面捞够了”。有裁判在单位里提议,全国每年都只有7、8个国际级,为什么不与职称挂钩呢?可是教委的所有文件里都没有这一条,找谁去?裁判的家庭生活是个大麻烦。一般来说,一周一场比赛的节奏,裁判星期五出门星期一回来,在家只能呆上三天,再碰上一周双赛,或还有别的赛事,经常是几个星期不在家。这对球员来说也许不是个问题,可对于大多年过30、有家有口的裁判们来说就是个大困难,当然,因此而造成家庭离异的也不在少数。老裁判李海生的儿子,到头来高中都没考上,最后李海生找了很多关系才把儿子放到少年队里去踢球,每次老朋友间通电话,李海生都是唉声叹气。

体能训练对绝大多数裁判来说都是一道极具杀伤力的难关。裁判们12分钟跑的体测标准比球员少不了多少,但对这些三四十岁的人来说,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不少裁判最后都是伤了、残了退下来的,往往在家里一坐下来又发现患上了关节炎、心脏病一类的运动病。老字号国际级裁判李少峰,1996年时已是44岁,年初体测前去跑白云山练体能,结果造成左腿小腿的跟腱后侧韧带断裂,不得不提前一年退下来。魏吉鸿40多岁提前退休之前,也是在一场比赛中被场上队员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摔了一个大跟斗,造成腰部严重扭伤。

更重要的当然是付出得到的回报。裁判口中所说的“高薪养廉”当然是有所指,今年裁判执法一场比赛的酬金破天荒达到了1500元,但如果是去吹亚足联或国际足联委派的比赛,除了吃住全包,五星级住宿,按规定是每天补助175美元,同样是一场比赛,从上飞机到下飞机,至少是5天,甚至还要加上办签证的一天时间,差不多能达到1000美金,就算再交给足协近200美元,也是国内的5倍。再看我们相邻国家的联赛,韩国裁判吹一场约合人民币7000元,日本更是达到10000元,在我们的球员待遇已接近相邻国家的时候,裁判自然会心有不甘。

没有高薪,就不能养廉,这绝不应该成为裁判腐败的理由,但我们毕竟应该对此有一个客观的看法,并努力谋取一个更合理的裁判体制。著名的韩国裁判金永洙现在已经辞去原来的工作做了一名专职裁判,据说养家糊口绰绰有余,当裁判的操守与自己的生存紧密联系起来的一天,也许就是我们解决裁判问题最合适的时候,这大概就是裁判们自己所说的“裁判职业化”。

编辑:黄客  来源:《足球》报 作者:刘晓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