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今日焦点>>正文
 
四张新面孔沉着出镜 《东方时空》今日换脸

东方网11月27日消息:经过十多天的大演习、小操练,中央电视台早间新闻节目《东方时空》的实战今日打响了,张羽、张泉灵、康辉、李小萌四位新主持人先后出镜,与观众见面,成为《东方时空》的新门面。观众通过这几位似曾相识的主持人,也许会对新版《东方时空》有一个新的了解和认识。今日出镜的这四位主持人,是《东方时空》两组人马之一,另外一组主持人白岩松、方静、周雷、郑天亮何时换岗,还未具体确定。这几位《东方时空》的新主持人来自中央电视台各个部门,如今他们变成了“东方时空的脸”。今日直播,他们的状态如何呢?

张羽:观众不喜欢,我就下岗

作为两个半小时新闻直播节目的总主持,张羽感到工作压力特别大。每天深夜3点是他的上岗时间,来到台里,他便一刻不能休息:开会、讨论、熟悉稿件、化妆……一件事接着一件事。6点钟的直播是他精神头最足的时候,直播后,他还要准备下午《面对面》的录制,睡觉只能是见缝插针。紧张的时间安排冲淡了名牌栏目给张羽带来的心理压力,他说:“观众的期望值永远高于我们的水平,我现在只想好好干活。如果忙活一段时间后,观众不喜欢我,那我就下岗,没啥好说的。”

张泉灵:《东方时空》不再是花,而是一颗树

张泉灵从《中国报道》走进了《东方时空》,为自己找到了新的成长空间。作为总主持人,她并不在意今天一天观众对她的反应,因为她希望观众每天早起收看这个节目,第一天只要不是一片嘘声就可以了。张泉灵把原《东方时空》比喻成一朵盛开的鲜花,而新版则更像一棵树。她说:“尽管这棵树上只有孤零零的几片叶子,我希望它长成一棵茂盛的大树。”

康辉:不能把老同志的辉煌当成包袱

主持了六年《世界报道》的康辉,还没来得及跟观众说声再见,就一脚踏进了《东方时空》“早新闻”的直播室。虽说来到了一个新天地,可康辉干的还是国际新闻的老本行,惟一不同的是感觉。他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状态,我既然决定要来,就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今天《东方时空》的开播与七年前不同,我们也不能把老同志的辉煌当成包袱,我会努力做到最好。”

李小萌:饭分开吃,觉分开睡

在《半边天》里畅游了四年之久,年轻的李小萌又来撑《东方时空》这片天了。通过几天的仿真训练,李小萌亲身感到了直播的魅力,她再也不会担心编导把自己的话给剪掉了。李小萌在暗自高兴的同时,也付出了代价,她的作息时间严重失调。凌晨2点多,她就得上岗熟悉稿件,一天下来,她发现她的一顿饭得分成几顿吃,觉也得分几次睡。李小萌主持的是《时空资讯》,向观众介绍一天的交通、通讯、天气等信息。以前在女性节目中培养出来的亲和力,如今正用得着。所以,李小萌并没有感到有多少压力。大战之前,她还去看《花样年华》呢。

后台:上百人一片紧张繁忙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两个半小时的直播节目,使编导们前期准备的工作量大大增加,看着主持人沉着自如地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您是否想到,这一切都离不开幕后人员的一夜辛苦呢?每天的直播准备从零点开始,值班制片人与大家一起商讨选题,确定节目内容与长度。然后,编导们要在4点钟前做好节目,接受审查,再经过几次修改,直到5点10分左右预制节目才能最后完成。在整晚的工作中,《传媒链接》算是最紧张刺激的,这个节目组的三位工作人员也是最忙最辛苦的。他们负责从七八十家报纸大样中采摘适合本节目的信息,然后编排出来。由于报样传来的时间不同,最早的2点多钟能到,最晚的要等到4点多,所以,大样传来得越晚,他们的时间越紧。每晚,他们都在漫长的等待和繁忙的工作状态中度过。直播前所有工序的最后一道是串词,为了预防几位新人在直播中出现打磕巴现象,撰稿人把感叹词和口头语都写好了。每晚参与直播的有五六十人,只有等到早上直播结束后,大家才能松上一口气。早上8点30分,当正常上班的人坐在办公室里喝第一杯热茶的时候,《东方时空》的工作人员已经该下班了。夜里制作,早上播出是早间电视节目制作的规律,但像《东方时空》这样工作量大、参与人多、节目时效性强的现场直播新闻节目,在我国目前的早间新闻节目中应该说是排在第一位的。


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