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相关资料>>正文
 
敬一丹采访纪实
align=center

问:你小时候,哪一种经历很难忘?

答:就说一说我管布票的日子吧。

问:有没有刻骨铭心的一件事,影响到你以  后的性格?比如说,你的沉重感是否缘于少  年时的某件事?

答:如果有,就是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那一天的经历。

  问:你是如何完成自己的学业的?

  答:我在一次与清华大学同学聊天时曾谈到过这个话题。

  问:你三次获得金话筒奖,当初,是怎样与话筒结缘的?

  答:说起我的话筒啊,还真有些历史呢。

  问:做新闻工作时,性别因素是否给女记者造成一种不平等?

  答:从个人经历来说,我没有遇到性别带来的不平等,相反,我觉得女记者有时是有优势的。

  问:屏幕上中年主持人不多,你怎样看自己的年龄?

  答:谈到这个问题,我就要讲一讲我妈语录及其学习心得了。

  问:能评价一下你的几位同事吗?

  答:好啊,那让我一个一个的说。

  问:你怎么看待时尚,你自己离时尚远吗?

  答:我非时尚中人。

  问:你在电视中的风格通常都很严肃,很沉重,有没有随手写下点儿轻松的文字呢?

  答:你看这一篇随笔还算轻松吧?它收在《一丹随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