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七嘴八舌>>正文
 
我对“东方时空”和小白的一点看法

开放以来,一方面经济大踏步前进,一方面文化出现喧嚣、浮噪,多元化现象。“六四”动乱后,国家政治空气出现重新定位、思索,“东方时空”应声而出,以“三个三分之一”颂扬主旋律、鞭挞丑恶,着实让人感到耳目一新。但时代在进步,观众口味也在提高,其实该栏目早就该创新了(包括更新主持人)。毛病主要在节目内容原地踏步,大多数主持人显得太“满”,而观众又不满足。支离破碎的各个小栏目总是匆匆忙忙。

至于小白,我很赞赏他对自己的看法和离开的理由。更佩服他的勇气。我经历过“文革”摧残知识的年代,八十年代靠自学完成了从初中到大学专科的文凭学习,从央视我学完了初中代数、陈琳英语,对赵忠祥等老一代主持人特别钦佩,天地万物、数不清的知识仿佛都能从他的上衣口袋中掏出来。九十年代中期后的主持人越来越年轻,这是规律,是必然,但我以为央视还是要注重主持人的知识沉淀、形象气质要立得住(当然要思想敏锐、新潮一些)。如果脑子掏空了,没有新东西,又不知道补充,当然只好走人了!说实话,对白岩松我一向不太喜欢,至少不是“东方时空”中最好的一个。前几年我就发现“时空”一下了少了几个很好的主持人,质量也下降了许多。后来有所好转,但主持人老是为数不多的几位转来转去,大家都累。

国人喜好起哄,其实一个电视栏目主持人的变动,本不是什么大事,赵大叔们尚且如此,何况他人乎。

(网友/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