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中日贸易战“开战”?>>新闻报道
常德悍匪杀警劫钞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中美撞机事件
全国严打“黑恶”势力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日本紧急限制进口大葱 安丘菜农面临绝望的丰收

2001年4月5日,清明节。记者来到山东最主要的大葱、大姜出口地安丘凌河镇。镇上最大的葱姜批发市场歇业了,一个戏班子在市场里搭起了台子唱戏。53岁的农民王朴坐在木墩子上远远地看戏,他的背后,是满屋子还带着泥土的大姜。

王朴家里种着2亩葱,用的是日本的种子,然后卖到日本市场去。王老汉说,年景好的时候,1亩葱能挣上4000多块钱。今年大葱长势特别好,绿油油的,可现在却成了心病。“前几天,听村里人说,日本对中国出口的大葱要限制,不让卖了。”在安丘,像王朴这样的农民,大概有4万多户。

安丘市万鑫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是安丘市出口农产品的龙头企业。2000年完成销售收入4000万元,出口创汇480万元。他们每周依据日本来的订单,向农民收购葱、姜和其他蔬菜,简单加工后出口。

自从日本限制进口中国大葱的消息传出后,常有敏感的农民跑到他们这里来问,你们今年还收不收大葱?

万鑫的财务经理刘敬铸说:“我们今年已经和农民签了1500亩地的大葱合同。即使日本方面没有订单过来,我们也要照收,或者补偿农民的损失。按照协议,1亩地要赔偿2000元,仅此一项,我们就要损失300万元。”

一家不愿透露名称的大葱出口企业说,他们今年已经种植的400亩大葱,现在正是收获期。刚好赶上日本对中国大葱进口限制,“这50万元肯定是要泡汤了。”

某出口食品龙头企业的负责人认为,如果最终不能和日本达成协议,今年安丘的中小食品出口企业会受到重创,大量破产,即使是一些龙头企业,如果以日本市场为主,可能也会破产。

山东潍坊鲁东食品有限公司去年加工出口5000吨大葱,主要销往日本。今年已计划安排农民种植大葱1万亩,其中5000亩已签订了收购合同。记者找到该公司时,业务经理朱建辉正在外经贸厅送材料,就是反映关于大葱出口日本受限的情况。

朱建辉掌握的情况是,日本自4月1日起,对生鲜蔬菜单方面实施进口限制,每天仅限检疫41件,按一周工作5天、一年工作52周计算,一年只进口22万吨蔬菜。可是日本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日本进口生鲜蔬菜92.5万吨,其中从中国进口的占其进口总量的40%。“1个集装箱的大葱被退回,损失至少10万元。”

“今年安丘种植了5万亩大葱,其中大葱大部分是针对出口种植的,成本远高于普通的种植方式。如果不能顺利出口,损失难以预料。此外,20余家出口大葱过千吨的企业,以及由此限制措施波及的数百家从事生鲜蔬菜加工出口企业,也会受到致命打击。”

一些食品出口企业已收到日本合作方发来的传真,告知说,日方现在对进口蔬菜的检验检疫非常严格。有的蔬菜清洗不干净,带有少量泥土,或是包装袋上没有环保标记的,都会被退货。

3月28日以后,中国出口日本的保鲜蔬菜,已经有3个集装箱被日本方面退回,据说是芋头和元葱。而此前,一年被退回的也就四五个集装箱。这个消息让安丘的食品出口商感到恐惧。大家都担心,上周出口的蔬菜在日本通关时,会不会遭到退回的厄运。而来自日本方面的消息,中国的蔬菜集装箱,已有在海关积压的,具体数量现在还不知道。

一位从事检验检疫工作的人员说:4月1日,安丘出口的蔬菜是5个集装箱,4月2日只有两个,而此前每天出口大概保持在20个左右。

今年大葱还能不能出口日本?这个疑问挂在每个人的脸上。

一位从事蔬菜进出口贸易多年的商人告诉记者:“去年中韩大蒜贸易摩擦的时候,农民家里的大蒜堆得比柴垛还高,但是大蒜易保存,还不是很可怕。大葱保存期短,到了收获期,在地里七八天就烂了。如果今年的大葱能顺利出口,收购价能维持在5角钱左右,如果不行,靠国内市场销售,价格也许只有5分钱。农民也面临破产。”

安丘的农民和进出口公司目前正急切关注着中日双方的磋商。山东省有关部门已经提醒各出口企业,对近期运往日本口岸的新鲜蔬菜类商品安排好外运时间,以免压港时间过长造成损失。

 选稿:黄客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记者蒋韡薇 2001年04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