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中日贸易起风波>>新闻报道
常德悍匪杀警劫钞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中美撞机事件
全国严打“黑恶”势力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日方限制进口中国农产品违背了WTO规则

东方网6月27日消息:二00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日本政府以进口激增对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为由,对大葱、鲜香菇、蔺草席三种主要来自中国的农产品启动临时保障措施,实施关税配额管理,对超过限量的进口,日方分别征收百分之二百五十六、百分之二百六十六、百分之一百零六的高额关税。日方称此举援引的是WTO《保障措施协议》,日方是严格按照WTO规则操作的。

事实如何呢?日前,外经贸部对外贸易司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向记者介绍了日方的进口限制措施缺乏事实依据、违背WTO规则的有关情况。

一、日方选择调查产品时采取国别歧视,违反了WTO的非歧视原则

非歧视原则是WTO的基本原则。日方在进口设限产品调查中采取国别歧视,选择的三种农产品百分之九十以上来自中国,而对主要来自WTO成员国的进口激增的农产品不予调查。日本农水省最初提出设限调查的产品,还包括番茄、青椒、洋葱三个品种,根据日方统计,从一九九六到二000年,日本番茄进口增加了二十六倍,青椒进口增加了百分之三百零七,洋葱进口增加了百分之六十五,进口主要来自三个WTO成员国,尽管日本国内这些商品的价格受到了明显影响,但日方最终均未启动调查。这表明日本从一开始就未能做到其自称的一视同仁,对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给予歧视性待遇。

二、WTO《保障措施协定》(以下简称《协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一成员只有在根据下列规定确定正在进口至其领土的一产品的数量与国内生产相比绝对或相对增加,且对生产同类或直接竞争的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方可对该产品实施保障措施。”

第四条第二款(b)规定,“除非调查根据客观证据证明有关产品进口增加与严重损害或严重损害威胁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否则不得作出(a)项所指(即严重损害)的确定。如进口增加之外的因素正在同时对国内产业造成损害,则此类损害不得归因于进口增加。”

日本三种农产品产业的不景气是日本产业结构不合理、农业缺乏竞争力造成的,而不是进口增加造成的。

农业在日本属于夕阳产业,农业人口逐年减少,老龄化严重,农村劳动力难以为继;农业生产成本高;缺乏比较优势和竞争能力。根据农林水产省统计情报部二000年十一月三十日发布的日本农业统计报告,二000年日本农户数为三百一十二万户,比一九九五年下降了百分之九点四;农村人口一千三百四十六万人,比一九九五年下降了百分之十点八,是一九七0年的一半;农业从业人员六百八十六万人,比一九九五年下降了百分之七点三;全职农户中百分之五十以上没有十五至六十五岁之间的男性劳动力;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是农业生产的主要劳动力;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日本农业一直处于衰退的趋势。

由于农业缺乏竞争力,日本政府对农业实施了多种保护政策,但非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反而加剧了日本农产品价格的居高不下。同时,日本市场流通环节过于复杂和僵化,蔬菜从生产到消费必须经过生产-上市-批发(甚至几级批发)-零售-消费等诸多环节,这进一步抬升了农产品价格,直接损害了广大消费者的利益。日本是全世界农产品价格最高的国家,这理所当然地给农产品进口提供了市场空间。

三种农产品产业不景气的问题是日本农业缺乏比较优势的必然结果,是具有全局性和普遍性的,绝非短期内进口增加所导致的个别情况。因此,日方使用保障措施根本不具备WTO所规定的最基本条件。

迄今为止,日方仅向中方提交了在进口增加和产业不景气两方面的统计数字,而没有提供客观、公正、有说服力的调查结论,也未向中方论证进口增加与产业损害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而这些都是《协议》规定实施保障措施所必不可少的。

三、《协定》第三条第一款规定“(保障措施)调查应包括向所有利害关系方作出合理公告,举行进口商、出口商和其他利害关系方可提出证据及其意见的公开听证会或提供其他适当方式,包括对其他方的陈述作出答复并提出意见的机会,特别是关于保障措施的实施是否符合公共利益的意见。”

日本政府三月二十三日公布了保障措施调查结果,这个调查结果存在着一系列的不合理性。首先,在日本国内实施调查的范围极其狭窄,缺乏代表性,未能充分征求有关利害方意见;对外则根本没有听取出口方的意见。这种情况下,它根本不可能做到客观、公正、实事求是。

其次,日方公布的调查结果在诸多关键问题上的论据和论证含糊其辞,甚至自相矛盾,不仅中方无法接受,连WTO成员也在WTO保障措施委员会对其通报提出了大量质疑。

四、《协定》第八条第一款规定,“提议实施保障措施或寻求延长保障措施的成员,应依照第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努力在它与可能受该措施影响的出口成员之间维持与在GATT1994项下存在的实质相等的减让和其他义务水平。为实现此目标,有关成员可就该措施对其贸易造成的不利影响议定任何足够的贸易补偿。”

日方多次声称,尽管中国目前还不是WTO成员,但日本愿意在WTO框架内处理两国经贸关系。在已经举行的多次双边磋商中,日方屡次提出要将已经实施的临时保障措施转为正式保障措施,但却从未提及要就保障措施对中方造成的损失协商补偿方案。从中也可以看出,日方是否真正地按WTO规则行事。

五、《协定》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一成员不得在出口或进口方面寻求、采取或维持任何自愿出口限制、有序销售安排或其他任何类似措施。”

日方在双边磋商中要求中国政府自主限制三种农产品出口数量,并提出了书面建议。这一要求属于上述WTO规则所严格禁止的“灰区”措施,遭到中方的当然拒绝。

外经贸部对外贸易司负责人指出,上述情况充分说明,日本对三种农产品采取的临时保障措施无论在程序上还是在实质内容上均与WTO规则严重不符。日本是WTO的主要成员之一,是自由贸易体制最大的受益者,日本在贸易政策上由以往一贯标榜的自由贸易主义转向贸易保护主义,不仅有损于日本的国际形象,也不利于日本的长远经济利益。贸易保护不仅不能够解决产业的结构性问题,不能因此提高竞争力,反而还会进一步加剧这种矛盾,后患无穷。

外经贸部对外贸易司负责人提请日方注意,这次贸易争端完全是由日方挑起的,“解铃还需系铃人”,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就是立即取消对中国三种农产品所采取的进口限制措施,双方通过磋商妥善解决问题。

相关专题:中日贸易风波

 选稿:陈旭东 来源:新华社 
    • 日本痛悟"损失巨大"请求就贸易摩擦磋商
    • 新闻分析:中日贸易,解铃还须系铃人
    • 中日贸易战日本损失5.41亿美元
    • 人民时评:中日贸易实现双赢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