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海鳝级剖示图

>>中国强烈抗议美对台军售>>中国立场
中美撞机事件
台湾欲罢免陈水扁
美NMD到底是针对谁
石家庄特大爆炸案
常德悍匪杀警劫钞
徐静蕾写真集
江西小学爆炸事故
日本要趟“台独”这滩浑水
2001年4月26日 12:49

4月2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国方面的一再交涉,决定向李登辉发放访日签证。尽管日方规定李到日只能治病,不可从事政治活动,但此举对台独势力仍会起到怂恿作用。这一破坏中日联合声明原则的行为,不仅加剧了中日两国之间因教科书等问题产生的对立,而且将使日本政府的信誉在中国人心目中一降再降,甚至引起强烈的反感和警觉。因为在“台独”这一令所有中国人所不齿和愤慨的数典忘祖行为中,日本在其间曾经和正在扮演的角色,不能不令中国人民投去质询和警惕的目光。

侵占台湾期间的所作所为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日本的野蛮侵略下,台湾曾一度脱离了中华民族的怀抱。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逼迫腐败无能的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自此台湾沦入日本铁蹄之下。在对台湾长达50年的殖民统治期间,日本殖民者不仅控制台湾的经济命脉,掠夺财富资源,而且还强行灌输日本文化,进行所谓的“文化移植”,妄图最终把台湾纳入日本版图。这种图谋不轨的险恶用心确实为日本培养了一批忠实的“皇民”,当中“杰出”的代表之一当数李登辉其人。这个受日本文化灌输的民族败类曾多次厚颜无耻地称自己“前二十年是日本人,”对日本有着“特殊的感情。”

二战结束时,战败的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意味着台湾将归还中国。而在此时,一部分侵占台湾的日本军官与台湾少数亲日“皇民”则在密谋策划“台湾独立”。结果由于全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独立闹剧”没有得逞。但这却为后来“台独分子”的复活埋下了罪恶的种子。与此同时,对那些主张回归大陆的台湾民众和人士,日本侵略者在离岛前则残暴捕杀,疯狂镇压台湾人民回归祖国的反抗斗争。由此不难看出,正是由于日本的疯狂侵略和野蛮占领才使台湾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脱离了祖国,又由于日本的殖民统治加深了两岸的隔阂。

曾是“台独”的大本营之一

“台独”势力是危害中华民族统一,破坏亚太地区稳定的一个恶性毒瘤。尤其是近年来,在李登辉等的妖言惑众和极力扶植下,台独势力更是猖獗一时,不可一世。然而,就是这么股数典忘祖,令人不齿的反动势力,它的蔓延和滋生也与日本有着莫大的干系。

早期的“台独”势力得到了日本一些人的积极支持。其中一个叫廖文毅的串联成立了“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一个姓辜名宽敏的则拉拢拼凑了“台湾青年独立联盟”(后改为“台湾独立联盟日本支部”)。这两个组织都把总部设在日本,以日本为大本营开始了罪恶的分裂活动。这些称为第一代“台独”分子开展的活动主要是进行串联拉拢、反动宣传,以图营造“独立氛围”,寻求国际支持。这一时期,日本国内支持“台独”的气焰也甚嚣尘上,政界、经济界、文化界等都成立各种团体,公开与“台独”组织来往,并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对“台独”势力进行渗透、拉拢和支援。1967年,“左派台独”分子施朝晖自立门户,又在日本成立了所谓的“独立台湾会”,鼓吹通过暴力夺权。“独立台湾会”的暴力主张非常合某些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意,他们纷纷出马声援。到了1970年,“独立台湾会”与世界各地的“台独”渣滓纠合起“世界台湾人争取独立联盟”(即“台独联盟”)后,又铤而走险,派出杀手黄文雄等人刺杀访美的蒋经国。这一恐怖行动震惊美国,也引起世界的谴责。美国大概觉得这种方法“不文明”,于是在日美的共同授意与支持下,“台独”组织转而采取了“通过体制改革寻求独立”的方式,并于70年代秘密派人潜入台湾发展组织,到1986年台湾开放党禁,民进党成立,“台独”的活动中心才发生了“由外(日美)向内(台湾岛)”的转移。

时时作祟的“台湾情结”

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之前,日本紧紧追随美国,执行敌视中国大陆、支持台湾反共的政策并与1952年与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建立所谓外交关系。此后的日本首相岸信介访问台湾,声明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1969年佐藤荣作访美时,发表了日美安全条约适用于台湾地区的共同声明,宣称“维持台湾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是日本安全的一个极重要因素”。明目张胆地摆出干涉中国内政,阻挠两岸统一的架式。

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后,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两面态度仍然没变。中日复交谈判中,日本在中日联合声明中表示“日本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在中日关系正常化以来的近30年间,日本在台湾问题上总体上虽不得不保持低姿态,但背后的小动作从未间断。1986年发生的“光华寮事件”即是日本制造“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的突出事例。光华寮是坐落在日本东京都市的一所五层楼,占地面积992.58平方米。二次大战后,国民党政府用变卖日军在中国大陆掠夺财物的公款买下光华寮,作为中国留学生的宿舍。新中国成立后,光华寮自治委员会把所有权交给新中国。1967年台湾当局向日本京都法院起诉索要光华寮,京都法院审理时,大阪高等法院也积极干预,竟然称“中华民国”仍是“未被承认的事实上的政府”,并最终把光华寮判归台湾当局所有。这一判决严重违犯了“一个中国”的原则和国际法,但日本政府却推三阻四,致使此案至今未决。李登辉上台后,日台关系不断升级,各种接触和往来十分频繁,特别是台湾要员访日之风日盛。甚至还发生了1994年台湾“行政院副院长”徐立德假借出席广岛亚运会名义去日本访问的事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一些部门故意制造“一中一台”和“两个中国”,在法律上对在日本的中国台湾同胞和大陆同胞实行不同规定。如在签证、居留和定居权的获得方面,优待持台湾“护照”者,歧视和刁难持大陆护照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20世纪90年代,特别是李登辉等鼓吹“台独”的势力上台之后,在日本各界,包括目前正在执政的日本自民党中,一直存在着敌视中国的势力,他们不希望中国富强,不希望中国统一,并且对曾经作为殖民地被日本统治过半个世纪之久的台湾仍怀野心。这些人对李登辉这样一个台独势力的总后台、“两国论”的制造者、自称是日本人的人自然是十分垂青。对李登辉访日,已辞去首相职务的森喜朗也早有接待的打算。据日本报纸揭露,去年秋天,在李登辉探询参加松本市的论坛的可能性后,日本亲台派要员、参议院自民党议员会会长村上正邦到台湾会见陈水扁时,转达了日本政府关于眼下要李到日本访问时机不宜的立场,并且建议放到下一年。当时,包括森喜朗在内的日本政府和自民党要人都许诺早晚要发给李访日签证。这次李以看病为名提出访日申请后,森喜朗表现得十分积极。

居心叵测的“周边事态”

尤为令人警惕的是,近年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和“一国两制”在香港、澳门地区的成功,日本右翼势力,包括许多政客对两岸统一的惧怕和担心也与日俱增。与这种心态相适应的是,日本一方面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加紧渗透和拉拢台湾,力争对台湾当局的大陆政策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加强日美军事同盟,扩大“防卫”范围,明里暗里为“台独”势力撑腰打气。最明显的标志是1997年9月出台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和其后通过的“周边事态法”等三个法案。日本迫于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反对,在措辞上遮遮掩掩,含糊其辞地解释为“所谓周边事态,不是地理概念,而是着眼于事态的性质。”但也有些身居高位的政客和政府官员公然声称:“周边事态”的范围是从菲律宾到库页岛之间的广大地区,其中包括朝鲜半岛和中国台湾。赤裸裸地助长“台独”势力的气焰。

由上可见,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的角度来看,日本在台湾问题,尤其是“台独”势力的逐步坐大上,一直或明或暗、或强或弱地扮演着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正因为如此,日本政府此次在李登辉访日的问题上网开一面,无疑是火中取栗。要知道,历史问题和台湾问题向来是影响中日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两大障碍。日本政府在两个问题上的错误举动,势必会给两国关系造成严重损害,而趟“台独”这滩浑水,既不符合日本自身的利益,也将给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埋下隐患。

(中国国防报 4月36日 关永豪 于泽 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