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海鳝级剖示图

>>中国强烈抗议美对台军售>>中国立场
中美撞机事件
台湾欲罢免陈水扁
美NMD到底是针对谁
石家庄特大爆炸案
常德悍匪杀警劫钞
徐静蕾写真集
江西小学爆炸事故
美台军售“四月会议”想干什么
2001年4月26日 13:03

美台军售“四月会议”想干什么

刘红

眼看就快进入4月,一年一度的美台军售会议又要粉墨登场。虽说是大戏年年唱,可今年的美台军售会议却很不一样,自年初以来,台湾当局的一些头面人物以及美国国内的部分政客不断地就军售问题有预谋、有系统地发表了大量煽动性的谈话。对于美台双方这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举措,人们不禁要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会议筹备紧锣密鼓

美国违反国际法,向中国台湾地区非法出售武器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虽然中美“8·17公报”后美国方面曾经承诺过向台出售武器每年递减2000万美元数额的义务,但是多年以来美方却出尔反尔,不断地提升对台军售的质量和数量,台美定期军售会议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今年的“4月会议”,美台双方做了充分准备:

一是会议筹备早。台湾方面早在去年民进党当局夺取“政权”初,就把如何开好今年的“4月会议”,实现美国售台武器的突破列为重中之重。美国方面也是早在布什竞选总统过程中,就在特定的场合有意无意地提及此事;布什当选总统后,更是把筹备今年的对台军售会议作为美国对台政策重点之一。

二是会议准备细。为筹备此次军火购销会议,美国方面于去年底和今年初先后派出政府智囊团核心成员和军事代表团赴台,前者从国际法、中美关系和“美台关系”的角度探讨美国增加对台军售的可能性,后者则是检验台湾过去购买的美国武器的战备、保养和掌握程度,两者都提出了专门报告为今年的会议准备充分的材料。3月以来,一些亲台势力更是异常活跃,不时就“4月会议”提出增加对台军售的建议和方案。台湾方面于去年12月底,派出由“副参谋总长”霍守业带队的代表团前往美国,与美国密商新年度军事采购计划。台湾当局新领导人更是委托赴美参加1月20日布什总统就职典礼的“立法院长”,向布什转交亲笔信,要求美国政府加强对台军售,求购“神盾级”驱逐舰。进入3月以来一些人更是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有效行动,满足民进党当局的军购要求。

三是会议内容多。3月13日,台湾媒体公布了原数长达30页、堪称近10年来军购之最的军购订单。求购的海军武器有“神盾级”驱逐舰4艘、“纪德级”驱逐舰4艘、柴油电动潜舰8艘、RGM-84L型鱼叉反舰导弹100枚、MK48重型线导弹鱼雷44枚、P-3反潜机12架、AVV-7AI两栖突击装甲车等;陆军武器有M-A2主战坦克48辆、“阿帕奇”攻击直升机24架、M-109A6自行火炮等;空军武器有“联合直攻武器”JDAM炸弹200枚(即日前美军轰炸伊拉克的新式导引炸弹)和一批高速反辐射导弹、长程雷达和指挥系统,有的媒体还报导说台湾军方向美国提出了购买空中加油机的要求。这一购货清单曝光后,台军方表示其中起码有“60%是对的”。一次会议进行如此多的军火交易,恐怕是国际军火界少有的事情。

会议图谋难以实现

台湾当局方面狮子大开口提出如此一长串的采购清单,当然有它自己险恶的政治目的。美国方面面对这一购货清单,当然也在打它自己的如意小算盘。

台湾方面对此次会议的企图有两个,一是军事方面,企图以取得购买先进武器上的突破,增强军事防御力量,为贯彻“有效吓阻,防卫固守”军事方针准备条件。因此,提出了包括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操作平台的“神盾级”驱逐舰、长程雷达和潜艇等进攻性武器在内的军购清单。并且继台湾当局新领导人致信布什求购“神盾”军舰后,3月20日台湾当局所谓的“外交部长”田弘茂要求美国信守“台湾关系法”持续对台军售;两天后台湾当局的“行政院长”张俊雄表示台湾必须要保持足够的防御性武器,才有保卫自己的能力。二是政治方面,把军购当做美台各自新当局上台后提升双方关系的新突破口,以军购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巩固与美国的实质关系,同时便于美国在同中国来往时使用“台湾牌”。

美国方面对此次会议的意图也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从遏制中国的实际需要出发,利用此次“4月会议”寻求对台军售上的“新尝试”。布什就任新一届总统后,美国以“一个中国,和平解决,两岸谈判”为核心的台海政策尚未发生根本性变化,维持两岸“不统、不独、不战”的分裂分治现状仍将是美国两岸政策的主轴。但由于布什政府的对华关系基调正在从克林顿时期的“战略伙伴”调整为“竞争对手”,台湾在美“接触加遏制”的对华政策中可利用的价值大大提高,因此呼应台湾民进党当局,提升售台武器数量和质量的可能性相应增大,这也是台湾方面在“4月会议”上要求美国扩大军售的背景之一。另一方面从发展与中国战略关系实际情况出发,继续维持售台武器(尤其是售台战略性、进攻性武器)的克制,避免因为对台军售造成美台关系提升,中美关系大倒退的危局出现,也是美国方面的最高战略,这也决定了“4月会议”不可能完全按照台湾的菜单出货。

会议的矛盾焦点

“4月会议”的主要焦点有三,一是“神盾级”驱逐舰卖不卖。美国对台军售是美对台政策的风向标,是否出售性能先进、功能齐全的“神盾舰”成为当前考验中美关系的一个指标性的问题。可以预见,善于政治投机和深晓利害关系的美国行政当局出于发展中美关系的立场,暂时不会同意售台此类军舰。但是美国出于遏制中国、打“台湾牌”的目的,降低性能向台湾出售稍低一级的“纪德级”驱逐舰是有可能的。这样既实现了对台军售的部分突破,又把军售控制在一定的限制线之内。

二是对台军售实质是增还是减。配合台湾的积极防御战略,大量增加战术武器的供应,尤其是加大出售各类先进导弹、反登陆武器和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装备的力度,为台湾的“实质独立”提供军事保护伞。

三是美国售台武器时要不要听取中国人民的意见。近来美国行政当局一再声称不会与中国政府就售台武器问题进行协商,鲍威尔更是声称,要遵守1982年间美国政府提出的“6项保证”(不设定终止对台军售期限;不在两岸间扮演调人;对台军售不在事前与中共谘商;不强迫台湾与中共谈判;不变更“台湾关系法”中的承诺;不改变对台湾“主权”的认知),美国方面的独角戏,可以说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危害极大。

《中国青年报》 2001年3月29日

眼看就快进入4月,一年一度的美台军售会议又要粉墨登场。虽说是大戏年年唱,可今年的美台军售会议却很不一样,自年初以来,台湾当局的一些头面人物以及美国国内的部分政客不断地就军售问题有预谋、有系统地发表了大量煽动性的谈话。对于美台双方这一系列不同寻常的举措,人们不禁要问,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会议筹备紧锣密鼓

美国违反国际法,向中国台湾地区非法出售武器是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虽然中美“8·17公报”后美国方面曾经承诺过向台出售武器每年递减2000万美元数额的义务,但是多年以来美方却出尔反尔,不断地提升对台军售的质量和数量,台美定期军售会议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今年的“4月会议”,美台双方做了充分准备:

一是会议筹备早。台湾方面早在去年民进党当局夺取“政权”初,就把如何开好今年的“4月会议”,实现美国售台武器的突破列为重中之重。美国方面也是早在布什竞选总统过程中,就在特定的场合有意无意地提及此事;布什当选总统后,更是把筹备今年的对台军售会议作为美国对台政策重点之一。

二是会议准备细。为筹备此次军火购销会议,美国方面于去年底和今年初先后派出政府智囊团核心成员和军事代表团赴台,前者从国际法、中美关系和“美台关系”的角度探讨美国增加对台军售的可能性,后者则是检验台湾过去购买的美国武器的战备、保养和掌握程度,两者都提出了专门报告为今年的会议准备充分的材料。3月以来,一些亲台势力更是异常活跃,不时就“4月会议”提出增加对台军售的建议和方案。台湾方面于去年12月底,派出由“副参谋总长”霍守业带队的代表团前往美国,与美国密商新年度军事采购计划。台湾当局新领导人更是委托赴美参加1月20日布什总统就职典礼的“立法院长”,向布什转交亲笔信,要求美国政府加强对台军售,求购“神盾级”驱逐舰。进入3月以来一些人更是呼吁美国政府采取有效行动,满足民进党当局的军购要求。

三是会议内容多。3月13日,台湾媒体公布了原数长达30页、堪称近10年来军购之最的军购订单。求购的海军武器有“神盾级”驱逐舰4艘、“纪德级”驱逐舰4艘、柴油电动潜舰8艘、RGM-84L型鱼叉反舰导弹100枚、MK48重型线导弹鱼雷44枚、P-3反潜机12架、AVV-7AI两栖突击装甲车等;陆军武器有M-A2主战坦克48辆、“阿帕奇”攻击直升机24架、M-109A6自行火炮等;空军武器有“联合直攻武器”JDAM炸弹200枚(即日前美军轰炸伊拉克的新式导引炸弹)和一批高速反辐射导弹、长程雷达和指挥系统,有的媒体还报导说台湾军方向美国提出了购买空中加油机的要求。这一购货清单曝光后,台军方表示其中起码有“60%是对的”。一次会议进行如此多的军火交易,恐怕是国际军火界少有的事情。

会议图谋难以实现

台湾当局方面狮子大开口提出如此一长串的采购清单,当然有它自己险恶的政治目的。美国方面面对这一购货清单,当然也在打它自己的如意小算盘。

台湾方面对此次会议的企图有两个,一是军事方面,企图以取得购买先进武器上的突破,增强军事防御力量,为贯彻“有效吓阻,防卫固守”军事方针准备条件。因此,提出了包括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操作平台的“神盾级”驱逐舰、长程雷达和潜艇等进攻性武器在内的军购清单。并且继台湾当局新领导人致信布什求购“神盾”军舰后,3月20日台湾当局所谓的“外交部长”田弘茂要求美国信守“台湾关系法”持续对台军售;两天后台湾当局的“行政院长”张俊雄表示台湾必须要保持足够的防御性武器,才有保卫自己的能力。二是政治方面,把军购当做美台各自新当局上台后提升双方关系的新突破口,以军购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巩固与美国的实质关系,同时便于美国在同中国来往时使用“台湾牌”。

美国方面对此次会议的意图也有两个方面。一方面从遏制中国的实际需要出发,利用此次“4月会议”寻求对台军售上的“新尝试”。布什就任新一届总统后,美国以“一个中国,和平解决,两岸谈判”为核心的台海政策尚未发生根本性变化,维持两岸“不统、不独、不战”的分裂分治现状仍将是美国两岸政策的主轴。但由于布什政府的对华关系基调正在从克林顿时期的“战略伙伴”调整为“竞争对手”,台湾在美“接触加遏制”的对华政策中可利用的价值大大提高,因此呼应台湾民进党当局,提升售台武器数量和质量的可能性相应增大,这也是台湾方面在“4月会议”上要求美国扩大军售的背景之一。另一方面从发展与中国战略关系实际情况出发,继续维持售台武器(尤其是售台战略性、进攻性武器)的克制,避免因为对台军售造成美台关系提升,中美关系大倒退的危局出现,也是美国方面的最高战略,这也决定了“4月会议”不可能完全按照台湾的菜单出货。

会议的矛盾焦点

“4月会议”的主要焦点有三,一是“神盾级”驱逐舰卖不卖。美国对台军售是美对台政策的风向标,是否出售性能先进、功能齐全的“神盾舰”成为当前考验中美关系的一个指标性的问题。可以预见,善于政治投机和深晓利害关系的美国行政当局出于发展中美关系的立场,暂时不会同意售台此类军舰。但是美国出于遏制中国、打“台湾牌”的目的,降低性能向台湾出售稍低一级的“纪德级”驱逐舰是有可能的。这样既实现了对台军售的部分突破,又把军售控制在一定的限制线之内。

二是对台军售实质是增还是减。配合台湾的积极防御战略,大量增加战术武器的供应,尤其是加大出售各类先进导弹、反登陆武器和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装备的力度,为台湾的“实质独立”提供军事保护伞。

三是美国售台武器时要不要听取中国人民的意见。近来美国行政当局一再声称不会与中国政府就售台武器问题进行协商,鲍威尔更是声称,要遵守1982年间美国政府提出的“6项保证”(不设定终止对台军售期限;不在两岸间扮演调人;对台军售不在事前与中共谘商;不强迫台湾与中共谈判;不变更“台湾关系法”中的承诺;不改变对台湾“主权”的认知),美国方面的独角戏,可以说对当前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危害极大。

《中国青年报》 2001年3月29日

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