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美国落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新闻报道
中美撞机事件
台湾欲罢免陈水扁
美NMD到底是针对谁
石家庄特大爆炸案
常德悍匪杀警劫钞
徐静蕾写真集
江西小学爆炸事故

侮辱妇女警察无动于衷 且看美国保护谁的人权
2001年5月10日 13:07

2000年6月11日,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南侧,近50名街头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污辱数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女游客,撕光她们的衣衫,抢劫她们的钱财。当部分受害者向公园值勤巡警报案时,他们无动于衷,既不解救受害人员,也不马上采取有效措施阻止这一野蛮行径的蔓延,致使更多妇女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

警治当局属国家强力部门,承担着维护社会秩序、保障基本人权的责任。在号称“民主天堂”、又常常以“人权卫士”自诩的美国,居然会发生上述丑闻,这实在是对“民主”和“人权”的嘲弄。

其实,只要稍稍留意就会发现,“中央公园丑闻”并非孤立的偶然事件。美国司法部门无视法律、侵害人权的丑闻从来就没有间断过:1999年,移民迪亚洛在纽约被4名白人警察连击41枪当场毙命;同年,得克萨斯州的黑人詹姆斯·伯德被警察绑在汽车上活活拖死;2000年7月14日,费城警察对被怀疑偷车的托马斯·琼斯连击5枪,他倒地后,这些警察仍对他无情施暴;洛杉矶警官使用过度武力驱散政治抗议者,警局反匪徒小组残暴地对待居民和被陷害的嫌疑人。

在美国,诸如此类的警察滥施暴力事件,每年有几千起被指控,但施暴的警察几乎都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而寻求帮助的受害者却面临重重障碍,如:公开的威胁、检察官不愿受理警察暴行案件等。1999年,约有1.2万起民权申诉案提交给美国司法部,其中大部分是关于警察滥用权力的,但只有31个警察被定罪或认罪。

当然,美国警察并非对谁都敢滥施暴力。2000年9月,美国向联合国提交的一份报告不得不承认:少数民族面临的不平等仍然是该国最严重和“无法解决的”人权挑战之一。该国存在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和事实上的种族隔离,少数民族的监禁率与其人口不成比例;黑人和拉美裔美国人“在刑事司法程序中可能特别多地遭受不利待遇”;“警察暴行似乎特别针对在种族或民族上属于少数的人”。据统计,黑人占美国总人口的12%,但美国官方记录表明,全国在押的200万名囚犯中,约47%为黑人,16%为拉美裔美国人。在美国200多年的历史上,共有1.8万人被判处死刑,其中只有38名白人。

享有全部法定权利的美国平民尚且遭到上述种种不公待遇,那些关在牢房里的囚犯们就更加备受欺凌。去年9月,美国司法部发表报告说,美国监狱有“支持和促进虐待的制度性文化”。有据可查的虐待包括:狱警野蛮殴打囚犯,狱警出钱让囚犯殴打其他囚犯。在加利福尼亚州考克兰监狱,8名狱警将囚犯赶到一个小运动场,让他们进行古罗马角斗士式的相互打斗,狱警们则在一旁欣赏取乐,甚至押上几个小钱赌谁最后获胜,多名囚犯在打斗中死亡。近年来,狱警对女囚犯的性侵犯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自1999年12月以来,已先后有11名狱警和1名监狱官因对16名女囚犯进行性攻击或性骚扰被起诉。纽约一所监狱的女犯人揭露,许多女囚犯在监狱中被强奸过,甚至有些女囚还屈辱地怀了孕。南达科他州训练学校的女孩们集体指控,狱警经常脱光她们的衣服,让她们张开四肢,给她们喷辣椒喷剂。

可见,美国警察滥施暴力的对象是妇女、移民、黑人以及囚犯等在政治、经济、社会地位上处于弱势的人。而面对有钱有势的团体和个人,美国法律和警察似乎格外“宽容”。

美国是一个充满武器的社会,司法部估计民间有2.35亿支枪,几乎人手一支。注册的武器销售点有10万个,比麦当劳在全世界的分店还多。对美国人而言,受枪击或武器威胁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是武器泛滥的必然结果。美国平均每天有85人被枪杀,其中约有14名儿童,被枪杀儿童所占比例要比25个工业化国家的总和高20倍。2000年5月14日公布的一个调查结果表明,近1/4的美国人说他们曾受过持枪者的威胁,约1/10的成年人称曾有人对他们开过枪。

公民的生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在频频发生的枪杀事件面前,美国司法界为何不能禁枪、不能从根本上清除对生命安全的隐患呢?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掷千金的全国步枪协会和枪支制造商们早就花费了数十亿美元,“说服”了国会议员,使枪支管制法难以通过。

美国对民众强烈的禁枪呼声置若罔闻,在“保护儿童”还是“保护枪支”的问题上,美国法律选择了枪支。对弱者的人权视而不见,对有钱人姑息纵容,这再清楚不过地告诉了人们美国在保护谁的人权,他们的“民主、平等、人权”究竟为何物。郭济

2001年02月23日 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