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东方快报>>正文
 
抓捕靳如超“第一功臣”

陈学球是北海监狱的职工,在抓捕靳如超的过程中,因为他是第一举报人而成为第一功臣。3月24日下午,陈学球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叙述了那个不寻常的夜晚。

3月22日晚8时,陈学球下班后,驾着摩托车赶回市区。在离南北公路一公里处的吉东村路段时,一名男子突然从路边的森林窜出来,伸手拦车,身上还背着一个编织袋。

“大概是村民要急于赶路吧,搭他一程。”老陈这么想着,就停下车来。那男子走到老陈车前,二话不说就抓起车头的帽子戴上,并拉下来把脸盖住,一句话都不说。

“去哪里?”老陈用粤语问了一句,但对方没有出声,只是把肩上的编织袋放在老陈身后,随后迅速跨上车,嘴里吐出一个字:“走!”

老陈开着车边走边问那男子,是去搭车还是到市区,但对方均不出声。到高德路口时,老陈停下车说:“要搭车就在这里了。”对方还是不出声,只是用手捅他的腰部,示意他往合浦方向开,后来还说给20元路费。

这人怎么这么奇怪?老陈越想越不对劲,而且明显地感觉到身后的编织袋里有硬物。正想着,看到一辆停在路旁的拖拉机,车旁有两个人,老陈赶忙停车,并叫那男子下车。刚开始,那男子不愿下,继续坐在老陈的后面,但老陈一回头,他就把脸侧过去。如此反复3次以后,那男子突然跳下车,拉起编织袋就跑到20多米外的森林旁边,向老陈招手。因车帽还戴在他头上,老陈即开车沿一机耕道向那人驶去,而车灯一照着他,他又把帽子拉下来。老陈一靠近,他就马上叫老陈关掉车灯。老陈关掉车灯后,那男子脱下帽子就往森林里钻。这一次,老陈看清了男子的脸。

这个人咋这么面熟?老陈越想越觉得这人有点像通缉犯。在报110之前,他决定到两公里外的高德边防派出所,核对通缉令上的照片后再说。

高德边防派出所门口有七八名官兵,老陈大声告诉他们,说15分钟前他拉了一名男子,很古怪,相貌有点像通缉令上的人。官兵们一听,立即找来通缉令。老陈仔细一看,脱口而出:“百分之百就是这个人!”

老陈此语一出,全场顿时紧张起来,该所所长一步跨上老陈的摩托车后座大喊:“快!马上走!”该所的全体人员也驾车紧跟其后。

但是到了那片森林旁,该男子已没了踪影,他们就沿进村的小路追击,追了几百米,没发现人,又转头沿南北公路寻找,也没有见人。该所所长命令在路上设卡,严格检查过往的行人和观察周围的动静。

十多分钟后,北海市公安局领导带队赶到,老陈如实报告后,开着摩托车与民警们一起进入附近的黄屋屯,对村里的水沟、牛棚、屋角等可以藏身的地方进行搜查,直到凌晨3时才离开。

陈学球的这一行动,得到了公安部门和监狱主管部门的高度赞扬和关注。24日,北海市公安局在一份证明材料中写道:陈学球同志是我们接到嫌疑犯窜到北海的第一举报人。因为他的举报,才使我们下决心调集全市警力投入围捕,并取得成功。

国家司法部、广西司法厅、广西监狱管理局、北海监狱,都已派领导对陈学球同志表示慰问和祝贺。


( 南国早报 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