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东方快报>>正文
 
社会治安“重灾县”打出太平年

东方网8月6日消息:曾是社会治安“重灾县”的河北魏县,坚持“打是最大的防,打是最积极的教育”的思路,从1999年开始持续进行了两年“严打”,打恶除霸与整顿公安队伍和教育群众相结合,使这个县一举改变面貌,百姓安居乐业,干群关系大大改善,农村基层工作变得顺手起来,经济建设也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

在魏县南部采访,许多群众用顺口溜说明他们过去的状况:“一到漳河南,生命没安全;过了南大堤,进入敌占区”。魏县地处河北南部,与河南接壤,经济相对落后,社情民意复杂,偷盗风气严重,有些村甚至成了专业“偷盗村”,犯罪分子明火执仗入村抢劫,甚至逼着村民给三马车装上轱辘加上油再送出村,偷来的物品公开交易,一些重灾区村民不得不“人畜同眠”,群众睡觉不踏实,猪羊不敢养,生产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

这一切,很大程度上缘于打击不力。长期以来,魏县公安局执法力度相对较弱,特别是1998年因为一次执法行动与群众发生冲突后,公安部门在群众中的威信大大降低,干警意志消沉,个别群众当街指着鼻子骂,正常的执法行为受到责难,公安部门三个月没有主动抓过一个犯罪嫌疑人,犯罪率居高不下。治安混乱使其它工作陷入被动,一些干部消极怠工,群众人心不稳。

“公安局出了大问题,社会就会出更大的问题。”魏县县委认识到,重塑魏县形象,首在整顿公安队伍。县委决定搞“两年十次严打战役”,以促队伍,树形象,遏制盗窃抢劫风,实现社会治安根本好转,并借助检察、法院、宣传等部门的广泛参与,促进其它各项工作顺利开展。

为重点打击影响群众生活安全感的盗窃抢劫、寻衅滋事等,全县按地理位置、治安形势不同,分成四个战区,打破警种界限,制定了具体任务。1999年春节刚过,一场严打在魏县全面拉开。仅第一次战役,8起妨碍执行公务的案子全部告破。全县两年十次战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200余人,破案2600多起,打掉犯罪团伙200个,缴获赃物赃款折款达345万元,发案率下降了近100%。

在县城新建的街心花园里,一位姓张的晨练老人说,魏县的严打不仅仅抓获和震摄了一批犯罪分子,也提高了党委、政府的威信和地位,干群关系变得浓厚了。他说,以前经常见县委、政府门前成群结队的上访群众,现在很少见了。

在泊口乡,一些群众争相告诉记者,过去公安局不顶事,村里没安生过,猪羊存不住,夜路不敢走,群众不恨小偷小摸,却恨公安局。严打后,群众生产生活稳定了,自发组织了20多人,抬着猪羊去慰问公安干警。县公安局局长郭运兴说,严打前公安局因各种问题处分了30多人,严打后却只有两名干警受到处理,却有13人因功提拔为科级干部。干警形象树立起来了,荣誉感增强了,我们也从“如丧家之犬”到备受礼遇,感动至极,体会极深。

严打使群众受到了深刻教育,院堡乡派出所一名干警说,过去群众与公安“顶着干”,如今成了“领着干”,参与性日益增强,一些人涌到公安局、派出所提供情况,举报犯罪、扭送犯罪分子达到了历史最高量。据了解,仅春节前一个多月,群众就举报犯罪分子24名,抓捕扭送十几人。

漳河南一直是魏县治安工作中重中之重,社会风气不正甚至影响了乡镇各项工作。双进镇党委书记蒋悦说,过去一些群众自由散漫,“顶牛”现象多,三提五统无故拖欠,干部进村征收,常被一些法制观念不强的群众谩骂。严打营造出基层工作的好环境,去年只用了四天就全部征完。而全县基层党建、计划生育、税费征收等各项工作也大大超过以前,全县从过去赴省进京上访不断到去年无一人,成为河北省信访先进县,计划生育也走在了邯郸市前列。

院堡乡农民薛喜平对严打体会最深,他开了家冷藏厂,前几年一到果菜收获季节就害怕,运货车辆常常在路上遭哄抢,只好雇人护车接车,增加了成本。严打后,县里派专人巡逻,建立了“绿色通道”,严打抢劫偷盗,拦路哄抢的现象不见了。他说,现在一斤果菜比过去省一毛多钱,一个库年节省七八万元成本。

社会稳定,人心思富,原来不敢引的项目引进了,不敢种养的种养了。井头村过去被人称为“专业偷盗村”,不会偷的井头男人媳妇都娶不上,离开了井头县里就开不了公判会。随着不法分子被一个个打掉,村民主要精力放到了结构调整上。记者看到,交通便利的野胡拐乡大路边立体式生态温室大棚成了规模,东红庙村农民皇甫振兴说,他们从不敢搞项目到努力大生产,他的生态大棚全在路边,再不怕了。

县城改造一直是魏县一大难,县委办副主任张建强说,怕的就是民风不正有人出难题。严打后,县城改造全面铺开,涉及600多户,没有拘留一个人。同时,严打改变了魏县对外形象,外来投资项目增多,河南林州一位老板因魏县风气不正,曾中断了投资合同,今年他却重回魏县,加投50万元发展生态农业。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