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最新报道
[一周热点回顾]
 学习"七一"讲话

 走进"中国上海"网

 美国遭遇恐怖袭击

 松江国际沙雕节

 "国庆"黄金周全指南

 美国红星筹款晚会

 沙雕冠军大赛

 第六届世界华商大会

 江泽民出访朝鲜

 纪念"9·18"70周年

 朱总理访问欧亚四国

 世贸,从地球上消失

 东京特大爆炸事件

 五角大楼身负重伤

 来自世界的声音


山西朔州几位基层干部的“民情日记”

山西朔州市在农村“三个代表”学习教育活动中,把基层干部组成“炕头工作队”,进村入户与农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为群众办实事,并把自己的切身感受用“民情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

记者在翻阅部分“民情日记”时了解到,大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小到一个县乡的工作安排,如果干部作风不实,一切都很难落到实处。当前基层干部工作作风,已成为农村工作的关键问题,抓落实,一定要从干部作风抓起。

不是农民不听话,是一些基层干部不像话

平鲁区井坪镇党委书记 贾志武

4月22日 星期日

经常听机关干部抱怨如今的老百姓不好管,不听话。到底怎么样?今天是星期天,我决定到下称沟村去。

走访了几家农户后,中午到65岁的贾旺家吃派饭。贾旺是村里有名的“难缠户”,经常上访告状,村干部担心吃闭门羹。谁知,贾大爷听说是吃派饭的事,主动拉我到他家,一边忙着张罗饭菜,一边和我拉家常。

“别说是书记,就是普通干部也从不来俺百姓家坐坐。乡干部是一年来一趟,秋后算一帐。一见俺们就是要钱、要粮、做计划生育手术,一句好听话没有,跟‘响马队’差不多,骑着摩托转,路过地头看,遇到难事窜。上边的干部一来就坐着小车打圈圈,兜上一圈下饭店去了。找干部办事,冷言冷语,别说帮忙贷款、推销农产品什么的,就是盖个章,也得跑个三四回”……吃着莜面窝窝,听着贾老汉的话,我心里沉甸甸的:不是农民不听话,是我们有些干部太不像话。这些年,生活水平提高了,但干群关系凉了。

副镇长王万成是平鲁区有名的“硬干部”,每年上级交给的任务都能全面完成,在全区150多名乡镇副职考核中名列第一。然而,这个“硬干部”不喜欢下乡蹲点,也从不到农民家里吃一顿饭,工作靠的是“手机、呼机、摩托车”,他包点的下红沟村上访不断,群众对他意见很大。学教活动中我批评了他,他的作风好了许多。

干群感情不到位,中央的政策再好,也只是“开开会,喝喝水,念念报”,这就算是“贯彻落实”了。好多时候,许多群众搞不清中央政策的意思。

一些所谓的“刁民”,是一些基层干部逼出来的

应县金城镇党委书记 唐学仕

6月11日 星期一

刚过9点,吴庄村的唐建国带着4600多元钱来到我办公室,一次性付清了1995年以来的各种拖欠费。

1993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唐建国外出打工没回来,村主任乘机占了他家的5亩地。1995年,唐建国回到村里,想要回那5亩地,村主任占着不给。唐建国开始乡里、县里、市里、省里上访告状,县、乡多次派工作队调查,要求村主任还地,村主任顶着不还,一拖5年多。5年来,唐建国拒交农业税,拒付乡统筹、村提留,成天上访告状,家里生活困难,老婆又闹离婚,成为远近闻名的“钉子户”、“上访户”,被村干部列入“刁民”的行列。去年开春,我亲自带队过问此事,终于让村主任把地还给了唐建国。

40多岁的唐建国对我说:“我主要是气不顺。就因为他是村干部,占了地没人管。我认为,一些‘刁民’是一些基层干部逼出来的。要是有解决的办法,谁愿意上访?”

在金城镇工作的这5年多时间里,我深深体会到,必须把“刁民”当做有个性的“良民”,善于与他们交朋友。会做工作,“刁民”自会变成“良民”;不会做工作,“良民”也会变成“刁民”。我到金城镇前,这里上访不断,好多干部不敢来当书记。我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访“刁民”,一个一个地解决他们的问题,近几年,全镇没发生一起越级上访事件。

农民最实际,只看你办不办实事

应县南河种镇党委书记 张玉儒

5月20日 星期日

深夜12点。忙了一天,刚刚睡着,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张书记,不好了,快起来”。接马峪村因为青椒苗浇水问题,来了20多人,堵在我办公室门前。

5月中旬,正是青椒移栽的大忙时节。接马峪村刚栽下470多亩青苗,准备浇水时,断电了。如果天亮前青椒苗浇不上水,太阳一出来,青椒苗都要枯萎。农民们跑到变电站查问,原来是农网改造施工队在杨堡村遇到“钉子户”敲竹杠,一户农民开口要3000元补偿费(按规定是200元),不然不让电线通过他家的土豆地。

杨堡村不属南河种镇管辖,又是深夜,打电话没人接。我立即带上两名群众代表赶到县电业局,找到了副局长贺志文。他说农网改造由变电站直接负责,我就拉上贺志文来到变电站。我们建议剪断新线,接通旧线送电,施工队说损失太大,不愿意。我提出损失由镇政府补偿,今晚必须送电。凌晨2时30分,接马峪村开始浇地,470多亩青椒苗得救了。

当我们路过接马峪村时,激动的农民齐刷刷跪在了地头。他们说,如果当时镇里没人管,已有200多人准备到镇里闹事去。

农民最实际,不看你干部说的有多好听,只看你办不办实事。现在有些“知识型”的干部,一讲服务就云山雾罩地办公司、上项目,从WTO到调整结构,一讲一大套,群众听不懂,也不想听。其实,我们实实在在地从一件件小事做起,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群众还是非常拥护我们的。干部想办点实事,可许多时候身不由己

山阴县委副书记 南志中

7月3日 星期二

现在全县上下正围绕“三个代表”的学习转变干部作风,坦率地说,做为一个“父母官”,我何尝不想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办点实事,然而有许多时候还真的是身不由己,让你有许多无奈和难言的苦衷。归纳起来,我有三怕:

一怕开会。现在的会议太多了,我一个月曾开过22个会,大都没有实质内容。而且会议时间特别长,这个领导讲了,那个领导讲,本来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硬要长篇大论地说一番。

二怕文件。有什么样的会议就有什么样的文件,而且文件比会议还要多。几乎每天都有十几份材料和文件要摆在办公桌上,面对高可盈尺的文件,我常常感叹,可惜了这些白纸,真不如给山里娃做几个作业本有用。

三怕接待。少的隔三差五,多的几乎天天都得迎来送往搞接待,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变成了“三陪先生”,陪吃陪喝陪参观,尤其是陪酒,中午喝了,晚上喝,简直是一大负担。来的都是客,都是官,我们谁也得罪不起。这个检查,那个评比,穷于应付,忙于奔命,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便应运而生,虽然问题发生在基层,可根源是上边造成的。现在企业减负,农民减负,学生减负,何时给基层干部也减减负?

 选稿:宗和 来源:新华社 9月25日 作者:于振海 胡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