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邮购骗子猖狂邮政局是帮凶[组图]
align=center

家用多功能电脑原来就是不足30元的台历

align=center

这就是“幸运彩票”

华商报2月22日报道:在河南安阳一带邮购诈骗极为盛行,仅安阳县白璧镇就有一百多家搞"信息"的。骗子们向全国各地发几十万封信,然后就等着收钱。

最近,本报记者为让读者了解此类骗局的真相,远赴安阳,揭穿了一起令人震惊的诈骗案———

起因

春节刚过,陕西省长安县杨庄乡大寨村的张志勇先生接到来自“河南省安阳县亚太商务发展中心(北郭8号信箱)”的一封报喜信,信中称:

我信息中心为感谢全国新老用户的厚爱,研究决定,特举办“新世纪大赠送”有奖活动。本次活动中分A、B、C、D4个奖项,对新老用户均免费赠送彩票一张。请您接到彩票后,用小刀轻轻刮开刮奖区,代号所对应的奖品即是您应得的奖品。

张志勇刮开了“幸运彩票”的刮奖区,此处代号为“A-1”,也就是说他中了A等奖,奖品为“多功能家用电脑一部或新科DVD一台、900新款全自动照相机一部”。

这种天降好事令张志勇心花怒放,可是且慢高兴,要想领到奖品,还需“请您到当地邮局按中奖登记寄来相应手续费(包括2%的快件邮寄费,1%的包装费,7%的税金),我中心在收到手续费三日内,即把奖品给您寄去。”而这些邮寄费、包装费、税金加在一起共是158元。

张志勇犯了犹豫,他给本报写来一封信,希望记者调查一下,这种情况是真是假,通过报纸告诉人们。”2月11日,本报记者到达安阳,就此事展开深入调查。

确定行动目标

2月11日下午,大雪飘飘,暗访小组到达安阳市。

安阳市位于河南省北部,16时30分记者来到这里,立即以中奖者的身份拨打了0372-2682424,听话对方自称就是田莉。她一再向记者保证“新世纪大赠送”活动的可靠性,并宣称A等奖的价值超过3000元。

接着,记者又马上拨打监督电话0372-2682423,对方的声音竟跟田莉毫无区别,同样保证她们的活动真实可靠。

可是,到哪儿去找这个“河南省安阳县亚太商务发展中心”呢?我们查了安阳市、安阳县的电话号码簿,也没有找到这个中心。又拨打114信息台询问2682424和2682423是哪儿的电话,得到的答复是“没有登记”。

最后,记者由“北郭8号信箱”受到启示,问114台北郭邮电所的电话号码是什么,信息台小姐问:“北郭乡邮电所是吗?”

记者精神一振:“是。”“2888400。”

挂上电话,我们察看地图,安阳市向东34公里,有北郭乡。这个乡的邮电所就是我们的行动目标了!

初访北郭

2月12日上午,我们从安阳市出发,经白璧镇、永和乡、吕村镇,到达北郭乡。

记者在此又拨通2682424,田莉小姐热情的普通话又在耳边响起。

记者:我是昨天打电话的那个人,中了你们的一等奖,我现在准备寄手续费了。

田莉:恭喜您了。

记者:我想再问一下,你们这个亚太商务发展中心是在什么地方?

田莉:看来您还是心存疑虑,我中心在安阳市市区,拥有良好的信誉。

记者:那么这个北郭8号信箱是怎么回事?

田莉:那只是个信箱而已。

记者:我给你们汇款,只写亚太商务发展中心,不写北郭8号信箱可以吗?

田莉:那不行。您必须写上北郭8号信箱。

挂了电话,记者在北郭乡街道上转,打听着走到了北郭乡邮政支局门口,踌躇几分钟,正准备进门,一辆汽车开过来,下来几个人朝邮政支局走去。邮局里面有人来开门,那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记者在他进门前走到他身边问:“请问你们这儿有没有个8号信箱?”

小伙子答复得非常爽快:“没有。”口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然后就关了门。

十几分钟后,记者在街道上碰见一个投递员,问他知不知道“北郭8号信箱”在哪儿,他一脸疑惑:“不知道啊,没听说过。”想不到线索这么快就断了,我们商量后决定向当地警方求助。

距邮政支局不足百米,就是北郭派出所。

派出所所长马树军和罗指导员听了我们的来意,马上断定这是个邮购骗局。

罗指导员说:“要干这种诈骗活动,邮局里必须有人,否则干不成。邮局的参与也得靠利益驱动,以前都是讲究分成。”据说,去年内黄县曾发生过一起邮购诈骗案,闹得沸沸扬扬,一位邮局领导也牵涉在内。

经过分析,我们一致认为如果现在找上北郭邮政支局为时过早,人家只要给你来一句没有这个8号信箱你就没辙了。要查,就得先从“河南省安阳县亚太商务发展中心”的业务电话着手。

罗指导员说:“北郭乡的电话前三位数都是288,这个2682424应该是其他乡镇的。”通过电信局,记者获悉,安阳县崔家桥乡的电话号码是以268开头的。当天下午2时许,记者离开北郭派出所,前往崔家桥。

夜访东曹马

当天下午4:30,我们在崔家桥派出所等到了出警归来的崔家桥派出所所长刘运喜和指导员王文杰。

经查,这两部电话都是1月6日安装,2682424装在东曹马村,机主叫赵军;2682423装在西曹马村,机主叫王彬。这两部电话自从装上以后,只有打进,从未打出。目前,尚有话费余额6元8角。

“这两个名字很可能是假的。”刘所长与王指导经过分析,做出了这样的结论。“要查的话就得进村子。”

夜色里,我们的采访车跟在警车后边开进东曹马村。在村支书王某家中,我们拨打2682424和2682423,然而,整整一个小时,不见有人接电话。

从东曹马离开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天上又下起了小雪。刘所长与我们约好,明天继续查。记者心情非常沮丧。我们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线索很可能要到此中断了。

疑窦重重

13日上午9时,我们再次赶到崔家桥派出所。刘运喜在门口迎着我们,说:“今天一大早,我去跟邮政支局的耿局长谈了一下,该告诉他的都告诉他了,希望他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耿局长答应全力配合咱们检查电话线路。他亲自带几个人陪咱们下去查。”

事实上,在记者赶到派出所之前,崔家桥电信支局支局长耿文军已经带领分管东西曹马一带电话线路的工作人员,在两名派出所警员的陪同下,赶去了东曹马。当记者坐警车到达东曹马村时,线路检查工作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一名电信局临时工在一根根电线杆上爬上爬下。耿文军满脸焦躁,还有一名崔家桥电信支局的业务骨干韩东海似乎闲不住,骑着摩托车窜来窜去。耿文军对他的态度不太好,忍不住就要训他两句。原来,分管东西曹马一带电话线路的就是这位韩东海,1月份,安装2682424和2682423这两部电话的也是他,原始记录没做好,而他现在居然又记不清是装在谁家了。

我们边检查边拨打“亚太商务发展中心”的业务电话和监督电话,但一直没人接。11:10左右,耿文军告诉我们:2682424电话线已经查到,但剪断了,现在也没法查这根线走到了哪一家。接着,他严厉批评了韩东海。韩东海默不作声,为了将功折罪,他努力争取表现,把我们领到村东头一根电线杆旁,他亲自爬上了电线杆检查电话线路,然而十几分钟后,他告诉我们:“2682423也被剪断了。”

难道就再也查不下去了?记者走到一边,掏出手机拨打这两个电话号码,2682424仍然无人接,而2682423却传出了“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的声音。这个韩东海有问题!

警察们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指导员王文杰开始盘问韩东海,要求他好好想想,这两部电话到底装到哪儿了,这件事不可能就此作罢的,迟早都得弄清楚。

韩东海冥思苦想,突作恍然大悟状,说:“想起来了,这两部电话都移机了。”

“移到哪儿了?”韩东海把我们领到了与东曹马村紧连的西曹马村,在一家门前驻足,说:“就这一家。”

我们进门,一个50多岁的老头从北屋迎出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王文杰出示了证件,询问情况,得知这一家的东屋里被外人装了电话。

警察提出进东屋看看,老头开始说没钥匙,东屋门打不开。后来看警方态度坚决,打算撬锁。他又说可以去找找钥匙,说不定可以找到。结果真找到了。

门开后,2682424和2682423就在这儿。

老头告诉我们:“这两部电话是一个叫高西明的西安人装的。”

王文杰问:“他为什么在这儿装电话?”老头说:“他搞信息。”“你怎么就让他在这儿搞呢?他给你什么好处啊?”

老头一脸无辜:“一点好处都没有。我明说了吧,他开始是想让我搞,我不愿意。也不准他在这儿干这种事,但后来他和我大儿子说好了,我大儿子同意他搞,我也就没再说啥。”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叫赵西平。他现在不在家。”“电话是什么时候装的?”

“我不知道,他们趁我不在家的时候装的。装了以后有两个姑娘每天来接电话。昨天那两个姑娘还在,我跟她们说不能再在这儿干这种事了,让他们和老板打招呼换地方。今天她们没再来。”

“那两个姑娘多大年龄?”“很年轻,也就是20出头。”

老头一再强调:“我说的是真话,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去西安找着高西明就啥也清楚了。”

“你怎么认识高西明的?”

“我不认识他,是我大儿子认识他。”别的再也问不出来。警察为他作了笔录后撤退。

记者心中有些困惑和懊恼,难道是我们昨天的北郭邮政支局之行打草惊蛇了?如果能找到赵西平,案子也许还能追下去。但估计这个人已不好找了。

可那个韩东海的表现又做何解释呢?

下午,崔家桥电信支局支局长耿文军接受记者采访,他说:“我们的管理确实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下一步一定加强员工素质教育。”

耿局长的愿望是良好的,亡羊补牢,总比不补强。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证实他还是没有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也出乎了记者的预料。

重大突破

2月13日傍晚,崔家桥派出所经过慎重考虑后,传讯韩东海。至次日凌晨3时许,疲惫不堪的韩东海开始断断续续地交待他所知道的情况。

2月14日上午,记者在崔家桥派出所见到了韩东海的笔录。他供称:“2682424和2682423两部电话是崔家桥乡西曹马村的赵西平让我给他装的;我和赵西平不太熟,装电话时他拿了别人的身份证登记,我也没当回事。后来,他让我给他移机,我也给他移了。我没拿过他什么好处,只是喝了他几顿酒。2月13日上午,耿局长通知我配合派出所检查线路,看看2682424和2682423是谁家安的,我意识到出事了。当天,我把局长、警察领到东曹马村,趁他们爬上电线杆逐根检查的机会,我骑着摩托车来到一家门市部,拨打2682424,让他们快走,警察来了。做完这些后,我才回去跟局长他们一块工作。后来,我说2682424和2682423电话线被剪断了是在说谎,希望能蒙混过关,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其实,那两根线都好好的,根本就没剪。”

警察问:“你以前还给别人装过这类电话吗?”

韩东海:“我给一个白璧镇的人装过一部电话,用的是崔家桥乡的线路,后来又给他办了呼叫转移。”

面对记者,韩东海神情很不自在。他说:“这件事说明我做工作不细致,责任心不够,请求领导处分。”记者心中慨叹:“为诈骗犯大开绿灯,东窗事发后又通风报信,仅仅一句责任心不够、请求处分就想了结,也未免太轻松了!”

有关“河南省安阳县亚太商务发展中心”业务电话0372-2682424和监督电话0372-2682423的调查至此告一段落。

(作者 岳野 正元文 选稿 王怡)
    • 西安打掉一私拆藏匿信件"假邮局"[图文]
    • 国家邮政局严处违规违纪行为
    • |财经新闻|民调显示:电信资费调整无碍消费(22日 09:23) |新闻精选|邮购骗子猖狂邮政局是帮凶[组图](22日 09:22) 




      国家科学技术奖
      “蜘蛛人”私攀金茂
      中美海底光缆受损
      美核潜艇VS日渔船
      深入揭批“法轮功”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上海“两会”直击
      上海九五辉煌路
      同济研究生安徽遇害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数字情人节全攻略
      中东和平进程
      电影中的KISS
      历史上的今天
      内蒙古大雪灾
      印度发生强烈地震
      神舟二号发射成功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