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分析:俄日还能客气多久

人民网2月26日报道:2月14日,日本防卫厅突然举行紧急新闻发布会,防卫厅发言人称,14日中午,俄罗斯6架以上的战略轰炸机先后两次入侵日本北部领空,直到日本战斗机紧急起飞拦截后,俄战机才离去。

此事发生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在去西伯利亚鄂木斯克的专列上。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和托木斯克大面积停电和停止供暖的事搞得他很头疼,他要亲自到那里去查个究竟。而在此前一天,他和日本首相森喜朗通过电话,邀请森喜朗于3月25日、26日到俄罗斯的伊尔库茨克,就日俄关系进行新一轮的会晤。

俄战机演习起风波

普京对日本防卫厅的所为没有表态,但俄军方的反应却异乎寻常地快。俄罗斯空军发言人亚历山大·德罗比斯基上校坚决否认俄战机侵入了日本领空,但他承认俄远东空军确实在进行演习。接着,俄空军司令科努科夫大将亲自出面澄清事实:“俄罗斯飞机没有侵犯任何邻国的领空,所有有关这方面的报道都是不真实的。”

16日,日本前首相、在现政府内任行政改革相兼冲绳和北方对策相的桥本龙太郎乘直升机在北海道上空进行视察,随后举行了记者会,声称北方四岛是属于日本的。几乎就在同时,从日本驻莫斯科大使馆中传出消息说,桥本和普京在3月伊尔库茨克的会晤中有可能谈及俄罗斯把北方四岛中的两个岛归还日本的问题。俄罗斯外长伊万诺夫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表态说:“很难判断,日本大使是根据什么讲这番话的。”他还委婉地批评日大使说:“通常,外交活动中,大使是不应该这样猜测国家领导人的意图的。”

最近十几年中,俄日双方都试图用一种温和的,甚至亲善的方式来表述各自的立场。这次用“战机来对话”,显然是第一次。

北方四岛的由来

俄日两国之间最大的问题是,至今尚没有签署和平条约,而签署和平条约的惟一障碍就是北方四岛领土问题。

国后、择捉、齿舞、色丹北方四岛(俄罗斯人称南千岛群岛)是航运和军事要地。所以,150年来,俄日双方在这里进行了激烈的争夺。1905年日俄战争中,沙俄遭到惨败,丧失了东北亚的大量利益。俄国人对失去南千岛群岛一直耿耿于怀。1945年,日本在二战中失败,根据有关国际协议,南千岛群岛又归苏联所有,成了苏联太平洋舰队的驻扎地,也是东西方“冷战”对峙的前哨阵地。1956年10月苏日建交,当时,易于激动和莽撞的赫鲁晓夫曾在某种场合应允,苏联同意将齿舞和色丹两岛交还日本,国后和择捉的问题暂缓。但赫鲁晓夫的这些话后来作为一种领袖主观意志的表现随风飘去。1960年1月,新日美安全条约签订后,苏联对日本持完全敌对立场,再也不提、不承认苏日间有领土问题。

叶利钦来不及实践诺言

1991年戈尔巴乔夫访日时,提出解决“有争议的岛屿”即北方四岛问题。他是战后40年来明确承认苏日间有领土争议的第一个苏联领导人。他提出的解决办法是:逐渐地使这些岛屿非军事化,实行双方居民的免签访问,加强这些岛屿和日本沿海地区居民直接的经济联系等。但后来随着他的下台、苏联的解体,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直到1997年11月,俄联邦总统叶利钦才重新拾起俄日关系中的这个问题。他和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在俄罗斯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举行非正式会晤,签署了被人称之为“叶利钦—桥本计划”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协议”。协议的主要精神是,按照信任、互利和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来发展俄日关系,并全力在2000年内签署和平条约。坚持不解决领土争端就不可能签署和约的日本人抓住这一计划,视之为归还“北方领土”的信号。

多年后,叶利钦在新回忆录《总统马拉松》一书中透露了俄罗斯在领土问题上的立场、目的和决策经过:在“北方领土”问题上,“日本人不可能作出让步,俄罗斯也不可能作出让步”。“这是死胡同,但在国际政治中不可能有也不应该有死胡同。与日本签订和约对我们来说极其重要,因为其前景就是日本向西伯利亚工业、向能源工业、向铁路大量投资。实际上,俄国经济复苏的起点不是在西方,而是在东方。”

后来日俄两国领导人几次互访,都没有签署和约。退休后的叶利钦曾不无感慨地说:“十分遗憾,我和桥本龙太郎都来不及实践自己的诺言。”

普京和森喜朗的合作

应当说,普京继承了叶利钦解决俄日关系的总方针:将领土问题和经济问题分开,不谈领土问题,先谈经济问题,争取早日签署和平条约。

2000年4月底,森喜朗访俄时,普京陪他在圣彼得堡呆过一天。森喜朗对俄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他的父亲倡导和俄国友好,死前曾要求将他的骨灰撒在日俄之间的舍利霍夫湾中。他对普京说:“俄国是个伟大的大国。人体力强壮,地辽阔富饶,人们的心胸也开阔。”去年7月,普京去冲绳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晤时,对日本首相说:“我深信,日本和俄罗斯相互需要,是自然的伙伴。我觉得,如果我们遵循柔道的传统,相互尊重,我们在下个世纪的关系将给日俄两国带来最大的好处。”

2000年9月初,普京出访日本。他虽然对日本表现出很大的亲善姿态,但对解决俄日领土问题的态度却开始变得强硬起来。9月3日,有外国记者问他此次日本之行是否将解决“北方四岛”问题,普京冷峻地反问:“谁告诉您俄罗斯政府准备交出有争议的岛屿?谈判还在进行中,只是讨论此岛屿的问题而已。”这次日本之行根本没有涉及领土问题。

两国人的矛盾心态

由于“北方四岛”问题的存在和争斗,俄罗斯人和日本人的心态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对日本人而言,他们对大国俄罗斯既害怕,又有所追求,因此一般不敢公开得罪俄国人,虽坚持要俄罗斯归还北方四岛,但讲话、提要求都十分谨慎。许多实质性问题往往是在说尽了好话、做出了亲善之举后才能亮在台面上。2000年9月初,普京访日时,为了表示亲善,首相森喜朗一反惯例,自己钻到普京的车子里去,撇开翻译,和普京亲热地交谈。后来,森喜朗委婉地提出解决北方领土问题,遭到普京的拒绝。

日本人迷恋于俄罗斯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的富饶资源和未开发的辽阔土地,十分期望到那里去投资和经营。现在在俄远东地区,街上跑的汽车大多是日本制造的,商店里更是大量的日本货。日本人也钟情俄罗斯文化尤其芭蕾舞,东正教也在日本的一些地区有影响。

对俄罗斯人来说,日本是个小国,但却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国家。他们很欣赏日本的小汽车、服装和现代化产品。但他们潜意识里又认定日本是个小国,对它持有一种本能的傲慢态度。渴望日本的东西,又瞧不起它,这是许多俄罗斯人怀有的矛盾心态。

俄日关系的春天来了吗?

由于俄日双方现在都需要对方,此次俄日军事交锋对俄日关系的总走向不会引起实质性变化,但它对普京—森喜朗会晤(如果能按期举行的话)会产生重大影响。归结起来有四点:一是俄罗斯重振的军事力量将成为这次会晤中的重要砝码,普京将利用这一砝码来坚守不交出“有争议岛屿”的立场;二是经济问题,即俄日双方开发北方四岛和远东、西伯利亚的问题可能更加难以解决,双方的要价都可能提高;三是在政府一级难以解决的问题可能更多地转向地方或民间接触和谈判;四是和约不能如俄日双方领导人所期望的那样迅速签署。

不过,这一切并不能根本改变日俄关系的发展进程。总的来讲,俄方的立场是:先签和约,争取日本的大量经济援助,领土问题再说。日方的立场是:先改善双方的关系,以经济援助为契机,再使俄作出领土让步。这是一条既短又长的路程,就像俄罗斯到日本。俄罗斯离日本有多远?说短,一架飞机,瞬时就到;说长,漫漫海峡,波涛汹涌,全看领导者的决策与应变。

直到今天为止,俄罗斯媒体都对俄罗斯战略轰炸机的演习和日本防卫厅的抗议讳莫如深。普京没有就“战略轰炸机事件”说一句话,而森喜朗也没有讲话。双方都很有分寸,这显然给两国最高领导人的下一步接触和会晤留下了许多余地。

(作者 闻一 选稿 赵师谊)
    • 俄日较量重现江湖
    • |网络参考|分析:俄日还能客气多久(26日 09:07) |IT新闻|广东国讯:上海目前不需要免费上网(26日 09:06) 




      国家科学技术奖
      厦门远华走私案
      “蜘蛛人”私攀金茂
      B股市场风云乍起
      深入揭批“法轮功”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中美海底光缆受损
      美核潜艇VS日渔船
      上海“两会”直击
      上海九五辉煌路
      同济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国FBI间谍案
      数字情人节全攻略
      中东和平进程
      历史上的今天
      内蒙古大雪灾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