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国际新闻>>正文
理性对待克隆人

21世纪是生物技术革命的世纪。然而新世纪伊始,在人类还没有充分享用到生物技术发展成果的时候,由此引发的克隆人问题已经无法回避。继去年一些组织和个人遮遮掩掩地提出克隆人类的试验后,近来又有美国和意大利等国科学家和某组织公开抛出了克隆人的计划。克隆人正从遥远的幻想日益成为逼近的现实。

幻想与现实的距离

去年年底曾有消息透露,某邪教组织目前正在美国克隆一名10个月大、因故夭折的婴儿,他们的克隆婴儿将在今年年底诞生。而今年一月,美国和意大利的两位科学家更是公开宣称要联手尝试克隆人。据美国《科学》杂志等媒体报道,他们称已有志愿者参加试验,克隆人将在明年夏天出世。此外还陆续有消息称,实际上早在1998年就已经有过失败的克隆人试验。在这些消息面前,幻想与现实之间的一张纸似乎一捅即破。

其实早有科学家坦言,世界各地都有一些科学家在进行克隆人的试验,且“已经为之投入了巨额资金”。但应当看到,由于克隆人问题可能带来的复杂后果,世界各国,尤其是生物技术发达的国家,现在大都对此采取明令禁止或者严加限制的态度。目前,已有23个国家明令禁止生殖性克隆。

尽管如此,一些国家对待克隆人的实际态度仍有不少“暧昧”之处。这主要是因为,谁也拒绝不了“治疗性克隆”在生产移植器官和攻克疾病等方面的巨大诱惑。为此,英国去年以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票通过了允许克隆人类早期胚胎的法案,而在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也逐渐听到了要求放松对治疗性克隆限制的声音。在禁止使用体细胞克隆技术克隆出人类早期胚胎(这实际是克隆人的早期阶段),世界各国的态度并不坚决而彻底。而对治疗性克隆的研究,实际上也是一条通向单个完整克隆人出现的道路。

还应当看到的是,充分的动物实验可以克服克隆人在技术上的障碍。如果仅仅是禁止对人的克隆研究但却不限制克隆动物的研究,从技术上说对完全禁止克隆人意义并不大。因此,幻想与现实之间的界限,其实已经很模糊。

无法忽视的问题

我国古代孙悟空用自己的汗毛变成无数个小孙悟空的古老神话,表达了人类对复制自身的幻想。1938年,德国科学家首次提出了哺乳动物克隆的思想。但直到1996年体细胞克隆羊“多利”出世,“克隆”才迅速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而伴随着牛、鼠、猪乃至猴这种与人类生物特征最为相近的灵长类动物陆续的被克隆成功,克隆人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然而科学家告诉我们,现有技术条件并不成熟。由于生物间的发育机制并不完全一样,极少量动物克隆的成功并不意味着人们已掌握了克隆人的技术。其次,“多利”是克隆277个绵羊胚胎后唯一的“硕果”,而最乐观的估计,克隆人的成功率也不足5%。再次,还有关于克隆生物个体尚存缺陷、早衰现象等争议。许多科学家担心,技术上如今还没有解决的这些问号,将直接威胁克隆人的生命。

与技术问题相比,人们更为害怕的,是克隆人给伦理道德等方面带来的巨大冲击。千百年来,人类一直遵循着有性繁殖方式,而克隆这种“实验室里人为操纵下制造出生命”的方式,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尤其在西方,“抛弃了上帝,拆离了亚当与夏娃”的克隆,更是因此而受到许多宗教的反对。另外,克隆人与被克隆人之间不可避免的要存在年龄差距,两者的关系不同于父子,也非兄弟等,有悖于传统由血缘确定亲缘的伦理方式,这也是另一个对伦理道德的巨大冲击。

需要澄清的是,“克隆人”被克隆的只是遗传特征,而受后天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的思维、性格等社会属性不可能完全一样,因此历史人物不会因克隆而“复生”。此外,完善的克隆技术可以促进生物向着更有利的方向进化,与自然选择压力下生存竞争实现的进化并不相互抵触,也不会导致生物多样性的消亡以及人类的毁灭。

应该理性正视现实

从多利的“一枝独秀”,到近年来其它克隆动物的“群芳争艳”,克隆技术正不断发展,“克隆”本身已为人们所普遍接受。但与此同时,伦理道德的争论并无答案,赞成或反对者并没有提出新的意见。而不争的事实是,在严肃的科学家慎重对待克隆人的同时,想争第一的刺激也在促使一些人加速进行克隆人的地下实验。克隆人的问题,实际上是无法回避的。

克隆技术确实可能与历史上的原子能技术等一样,既能造福人类,也可祸害无穷。但“技术恐惧”的实质,是对错误运用技术的人的恐惧,而不是对技术本身的恐惧。人类社会自身的发展也告诉我们,当人类面对伦理道德的危机时,应该理性正视现实。历史上输血技术、器官移植等等,都曾经带来极大的伦理争论。而当首位试管婴儿于1978年出生时,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但现在全世界已经有30万试管婴儿。某项科技进步最终是否真正有益于人类,关键在于人类如何对待和应用它,而不能因为暂时不合乎情理就因噎废食。

克隆出“多利”的苏格兰罗斯林研究所副所长格里芬指出,他目前反对克隆人的主要原因是,在人们尚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克隆人可能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已有的相关信息表明,克隆人可能将很快出世,但届时人类社会或许并没有做好接受它的准备。专家指出,实验室中的研究,与人们的日常生活仍然有距离。而即使克隆人很快诞生,也不表明围绕克隆人的争论就将结束,虚幻的忧虑变成现实的担心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现在,人们迫切需要做的是,以严肃的科学态度理性直面克隆人,通过讨论达成共识,加快有关克隆人的立法,从一开始就将其纳入严格的规范化管理之中。

(新华社2月28日 潘治)
    • 国家863计划15周年成就展:体细胞克隆山羊
    • 克隆技术有新突破 攻克糖尿病指日可待
    • 我国首次克隆出鸡肌肉生长的抑制基因
    • |文娱新闻|香港新闻节目主持人须申报财产(28日 18:21) |财经新闻|“中海油”上市首日股价上升约5%(28日 18:20) 




      网姐评选有猫腻?
      《台湾论》军国叫魂
      厦门远华走私案
      深入揭批“法轮功”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中美海底光缆受损
      美核潜艇VS日渔船
      上海“两会”直击
      国家科学技术奖
      上海九五辉煌路
      同济研究生安徽遇害
      美国FBI间谍案
      数字情人节全攻略
      中东和平进程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