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一位博士生与“法轮功”决裂的心路历程

“我受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欺骗和愚弄的代价太大了。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法轮功’练习者,尽早摆脱它的精神控制,过正常人的生活,做一个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负责任的人。”近日,在东风汽车公司法教班揭批“法轮功”大会上,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的博士生刘白雁毅然走上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愤怒揭批“法轮功”。

刘白雁1990年毕业后,担任湖北汽车工业学院机械系副主任,曾被原国家教委授予“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然而,自1995年练上“法轮功”后,他渐渐荒废了事业,深陷泥潭不能自拔,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几近崩裂。今年春节前后他收看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报道后,对“法轮功”深信不疑的心理受到极大的震撼,在各级组织的帮教和关怀下,他幡然醒悟,终于摆脱了“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与“法轮功”彻底决裂。

以下是刘白雁吐露的心声:

1995年38岁时,正是人生的黄金时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法轮功”书籍《转法轮》,书中的内容正好迎合了我当时所谓超凡脱俗的心理需求,为了寻找精神寄托我迷恋上了“法轮功”,从此深陷泥潭。尽管从科学的角度看,当时我也发现书中有些概念、提法都是错误的,如书中用表示距离的单位“光年”来表示时间、将核裂变与核聚变混为一谈等等。但当时我想一个初中文化水平的人(李洪志)能够写出如此“包罗万象”的东西已经不易了,所以就不再苛求。

其实,我不是一接触“法轮功”就深陷其中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处于一种似修非修、似练非练的状态。到1996年9月,我开始参加集体练功后,才变得比较激进起来。因为在练功的人群中我的学历最高,显得比较突出,有的学员说我“根基好”、“悟性高”,赞美之词不绝于耳,这使我愿意与“法轮功”练习者接触,愿意为他们付出。那时,我早上出去练功,晚上出去参加“集体学法”,白天还要抽出时间在家里读“法轮功”书籍,每天用在修炼“法轮功”上的时间多达4小时以上。还先后为练功点买过两台高档收录机、音响等练功器材,复印了大量所谓的“经文”,此外还大量购买了自己用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录像带。

由于练“法轮功”时每天早晨起得早,精神似乎比以前好些了,这些变化使我对“法轮功”更加深信不疑。事实上,当一个人乐观向上、心胸开阔、处处与人为善,以积极的态度对待生活,他就是一个道德水平很高的人,同时也会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而我却为了所谓的“消业”、“长功”、“提高层次”、“圆满”等才处处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实际上仍然是处处为自己着想,只是这个“私心”隐藏得更深罢了。

在“法轮功”被取缔后,虽然我没有参加进京上访、公开练功,但从未对“法轮功”产生怀疑,并积极参与所谓“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活动,下载、复印了大量“法轮功”宣传资料。

然而,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痴迷者自焚事件,使我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那惨不忍睹的场面令我十分震惊,当时,我曾想把其归结为“法轮功”练习者对李洪志经文理解的偏差所致,但我却无法回避这个事实,参与自焚的痴迷者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在职的有退休的、有小学生有大学生,而且显然都是精神正常的,这不是个别的偶然的行为,它是修炼“法轮功”所产生的必然结果。我问自己,“法轮功”难道还不可怕吗?还不算是邪教吗?因此,我下决心要与其彻底决裂。

在与“法轮功”决裂前,我有风湿病,一遇刮风下雨就腰酸背痛,还有高血压,稍一紧张就头痛,但今年2月我与“法轮功”决裂后,遇到刮风下雨、下雪,还洗过几次冷水澡,我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写悔过书一写一通宵头也不痛,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神化李洪志完全是一场骗局。

李洪志说他讲的话就是法,一个字都不能改动,可是他的书中错字、漏字并不鲜见;他说《转法轮》里每个字、每个偏旁部首,每个标点符号后面都是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是一部宇宙大法,可是香港版与大陆版的《转法轮》有大量的文字和标点符号不相同。可见,这部所谓的“宇宙大法”并非那么神圣。他一方面说现在科学是最完善的宗教,而且是邪恶的,因为它使人们不相信神的存在,而另一方面他又说他并不反对科学,只是将科学的真相告诉了人们,这不是自欺欺人吗?他一会儿讲执著心去掉了就不存在让你执著的因素,一会儿又讲执著心要一层一层地去,也就是说在你“圆满以前,执著心会始终存在”,这就难怪那些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痴迷者,尽管他们“放下生死”却依然圆满不了,这也难怪“法轮功”练习者永远也悟不透李洪志所炮制的所谓“宇宙大法”的“内涵”。

人一旦踏进“法轮功”的圈子,就很难自拔,这不是精神枷锁是什么?李洪志的邪说漏洞百出,只要不执著于所谓“圆满”、不有求于他的所谓“无边的法力”,就不难识破他的种种骗术。然而,一些“法轮功”练习者却有求于李洪志为他们提供一条“通天的捷径”,置领导、同事、家人、亲友的规劝于脑后,置亲人的痛苦于不顾,这是真正的自私。

我觉得受到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欺骗和愚弄,我不能再坚持原来的错误观点。东风汽车公司各级组织也多次找我谈心、提供有关学习资料,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的干警们对我耐心帮教,使我进一步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终于摆脱了它的精神控制,实现了与其真正彻底决裂。

迷恋“法轮功”给我带来了一场灾难,今后,我要认真总结其中的教训,更加珍惜生命、珍惜时光、热爱生活,用实际行动弥补自己的过失。同时,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法轮功"练习者尽快地醒悟过来,跳出“法轮功”的圈子,来过正常人的生活,做个真正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负责任的人。

(新华社 詹国强 袁志国 3月20日)
    • "法轮功"邪教是人间悲剧的制造者
    • 上海一“法轮功”痴迷者拒医身亡
    • 一个原“法轮功”练习者的自述:我的转变历程
    • “法轮功”自焚者现在究竟怎样?[图文]
    • 被“法轮功”夺去生命者已达1660人




    • 聚焦全国“两会”
      钱其琛访美
      雷峰塔地宫发掘
      CBA决赛巨人对话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别了,和平号
      俄客机被劫持
      塔利班“灭佛”
      甲A风云
      石家庄爆炸案死108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美军演误炸科威特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