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6名少女竟逼幼女坐台[图文]
align=center

14岁受害少女燕子

生活时报3月27日报道:最大的17岁,最小的14岁,6名从事“三陪”的未成年少女为了“多挣些钱”,竟然结伙以暴力威逼一名不满14岁的幼女坐台。如此骇人听闻的案件发生在2001年2月的平顶山市。

2月26日,记者见到了受害人燕子:肿得变了形的面孔,肿得睁不开的双眼,一个又一个被烟头烫烧留下的黑疤,伤痕累累的燕子受伤的岂止是身体,更有年幼的心灵!原本活泼好动的她,如今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有些精神恍惚。

“好姐姐”原是“三陪女”

燕子家住平顶山市郊农村,父亲早逝,双腿残疾的母亲一个人拉扯着她。燕子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但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加上家境贫寒,常常为学费发愁,初中没读几天她就辍学回家了。

燕子最大的爱好是滑冰,不仅滑得快,而且能够耍出各种花样,因此常常博得众人的喝彩和掌声。上学时很多方面都自信不起来的燕子一到溜冰场,似乎马上就找到了自信。

1月27日(大年初四)下午,燕子一个人来到市工人文化宫内的溜冰场。像往常一样,她精彩的滑冰表演赢来了不少掌声。

燕子滑得更加卖力了。几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因为她们不停地向她鼓掌,她也友好地向她们报以微笑。她发现她们每个人都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其中一人在这么冷的天还穿着红色的裙子,还有两人染着金黄色的头发。

燕子有些羡慕她们,觉得她们很美很时髦。所以当她们招手示意让她过去的时候,她轻盈地滑到她们身边。

她们问她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她都一一如实做了回答。她们4人也都做了自我介绍,分别叫小丽、露露、娟娟、婷婷。不一会儿,她们邀她一起吃饭,她答应了。饭后她们又邀她到一家酒吧去玩。当夜没有回家。

接下来的两天里,燕子大部分时间都与她们在一起。父亲早逝的燕子觉得,除了母亲之外,再也没人像她们对她这样好了。

情况在1月30日晚上发生了变化。当时,她随她们又一次到“恋歌房”唱歌。这一次,燕子还认识了另外两个“姐姐”小雪和苗苗。燕子发现她们突然像变了一个人,每个人都陪着一个男人唱歌跳舞,那些男人有时在她们身上乱摸。年近14岁的燕子已经懂事了,明白她们原来是“三陪女”。

燕子有些害怕起来,心想几个“好心的姐姐”怎么会干这么肮脏的事呢?就在这个时候,娟娟拉着她说:“燕子,你也去坐台吧!”

她坚决地回答了一句“我不去”,不料小雪等几个人一起上前劝她坐台。

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不去”,谁知几个“好朋友”突然翻了脸。她们把她带到一家酒吧的卫生间里,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有人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并把她的头按在洗脸池里用水呛她。

过了一会儿,或许是她们打累了,扔下她扬长而去。燕子慌忙逃离了酒吧,回到家里。母亲责问她这些天都到哪里疯去了,她撒谎说去了同学家。

她们暴力逼她“坐台”

燕子再也不敢与“好朋友”们联系了。

2月4日下午,已在家缩了三四天的燕子到市里买东西。真是倒霉,偏偏又遇上了娟娟和小雪几个人。她想躲但已来不及了,她们逼迫她到她们的住处去。胆小的燕子不敢喊叫,老老实实地跟着去了。

这一次,屋里多了几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在娟娟等人的打骂声中,她被逼脱掉衣服。

受尽羞辱之后,她们依然不让她离开。2月5日晚上,她们把她带到一家酒吧,再次问她坐不坐台,她依然回答“不坐”,她们马上厉声问道:“你说啥?再说一遍!”想起上次被打的经历,她发起抖来,不敢吭声了。

她硬着头皮答应了,很快被推到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男人满嘴酒气,说话粗俗,她感到恶心,但又不敢发作。

一个多小时后,那个男人掏了50元小费给她,离开了包房。娟娟几个人立即上前没收了“台费”。

她终于坐了一次台,这令她们放松了警惕,所以当她第二天谎称要回家拿衣服时,她们同意了她的要求。

她逃回了家,再也不敢出门了。

过了近10天,燕子忍不住想去滑冰,但不敢去工人文化宫了。2月15日下午,她来到另外一家设在某商场6楼的溜冰场。

下午4时许,正当燕子滑得起劲的时候,又听到有人喝彩,那是熟悉得令她心悸的声音。竟然又被她们碰上了!燕子当时腿就软了下来。

娟娟等人把她拉出溜冰场,在楼下拦了一辆夏利出租车,把她硬塞了进去,一上车就给了她几个耳光。

天黑了下来,她们又乘出租车把她强拉到一家酒吧。同样是在卫生间里,她们开始了更加残忍的殴打。先是每人扇几个耳光,接着把她踹倒在地,又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并用燃烧的烟头和打火机在她的双臂、乳房上烧来燎去……一阵暴打之后,她们让她洗脸梳头,再次逼她坐台。

深夜12时许,燕子被她们带回租住的民房。当着几个男孩子的面,她又一次被逼脱光衣服,她们继续用烟头和打火机烧她的胳膊、乳房、耳根和双腿。她们威胁她说:“不许回家,不许报警,否则抄你全家!”

燕子身上的伤太多了,疼得她不停地呻吟,但没有人理睬她。直到2月18日,她才被放回家。

她们都是未成年少女

当披头散发、面部肿胀的燕子回到家里的时候,母亲哭了,追问是谁欺负了她,开始,燕子只说是与人打架了。但当母亲撩开她的衣衫,看见她身上布满一个个烫烧的伤痕时,一切都再也无法隐瞒了。

燕子扑进妈妈的怀抱,放声痛哭,讲述了半个月来的噩梦。

燕子的母亲心如刀绞,愤怒万分。2月21日下午,她领着女儿走进了平顶山晚报社,哭诉了燕子的不幸遭遇。

在该报记者的提醒下,当天晚上母女俩走进了平顶山市新华区公安分局报案。听完燕子的自述,刑侦大队一中队民警带领受害人迅速赶往娟娟等人的租住处,但房内空无一人。

2月22日,《平顶山晚报》刊发了燕子被暴力威逼“坐台”的报道。

当夜11时许,民警抓获了大部分涉案人员。经审讯,警方发现涉案人员除一名22岁的男子外,余下均系未成年人,其中年龄最小的仅14岁。

经查,小丽(17岁)、娟娟(17岁)、露露(17岁)、婷婷(16岁)4人系“结拜姐妹”,伙同小雪(17岁)、苗苗(14岁),先后多次对受害人燕子进行殴打,逼其坐台。这6名未成年少女均系“三陪女”,其中小雪还是某技校学生,再过几个月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

涉案的4名男子除22岁的丁延军外,余下的3人也都是未成年人。

6名少女为何逼迫燕子坐台?原来,她们每日挥金如土,坐台的收入不够挥霍,觉得挣钱太少,于是决定“出去再拉几个”,逼其坐台,然后没收其台费。可怜的燕子成了她们的第一个猎物。

经鉴定,燕子的伤情构成轻微伤。目前,已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除14岁的苗苗因年龄太小外,其余均因涉嫌侮辱妇女而被刑拘。

另有一名涉案三陪女在逃。

关于本案的几点思考

这是一次沉重的采访。面对一张张稚嫩的面孔,记者无论如何也难以把她们与本案联系在一起。未成年少女以如此残忍的手段团伙作案,留给人们的思考太多太多。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涉案未成年少女之所以一步步沉沦下去,与其家庭环境有较大关系。她们或是父母离异,或是父母一方去世。

河南省妇联的一位同志认为,对这类孩子,不仅家长本人要倾注更多的心血,社会各界都应多一份关心,给孩子创造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另一个问题是家长的监护职责。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19条的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让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第20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对未成年人不得放任不管,放弃监护职责。未成年人离家出走的,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当及时查找,或者向公安机关请求帮助。”本案中苗苗和娟娟的父母显然违反了这项法律规定。

另外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33条的规定:“对营业性歌舞厅以及其他未成年人不适宜进入的场所,应当设置明显的未成年人禁止进入标志,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而在本案中,多名未成年人少女不仅可以自由出入歌舞厅和酒吧,而且还从事“三陪”活动,并在酒吧的卫生间内大打出手。所以,涉案的娱乐场所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文中“燕子”及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作者 孔维国 陈跃 选稿 黄杨)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钱其琛访美
      马其顿惹火上身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甲A争霸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历史上的今天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