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网吧会不会遭灭顶?

新民周刊3月27日报道:刚刚过去的“两会”,全国政协委员王忠康、徐文伯、张海迪几个人关于“网吧”毒害青少年的发言再次引起了媒体对“网吧”的关注。网吧经营者对取消这一行业的提议人心惶惶。

在会上,王忠康委员疾呼:应该理顺管理关系,明确网吧的管理主体,相关部门加强配合;取缔无证营业的网吧,严肃处理从事黄色行为和影响社会稳定的网吧;明确规定未成年人不能进入网吧,营业时间不得超过夜间12点。张海迪也语气沉痛,“看了孩子们的来信,知道有一些孩子沉湎于虚拟的网络世界,甚至整夜泡在‘网吧’里消磨时光,我很忧虑。”王忠康委员言末甚至提出:“网吧”产生的负面影响大于其存在的积极作用,建议最终取消营业性电脑网吧。

人们也许还记忆犹新,去年上海掀起关于电子游戏大讨论。年底,全国开展了长达3个月的电子游戏专项治理工作,收缴、销毁了赌机10万多台、电路板6万多块,经营场所一下子从10万多家压减到不足3.6万家,压缩过大半。大批违法和不符合重新审核登记条件的电子游戏经营场所被关闭,绝大部分违法经营行为和违法经营者依法受到严惩。

至于录象厅,上海、珠海……目前,越来越多的城市已将其纳入全面取缔之列。理由各不相同,大多是因为他们毒害了青少年的思想,败坏了社会风气。上海的取缔行动另有原因:按国外一些国家的著作权法,营业性场所使用音像制品,都要交纳音像制品使用费。等我国加入WTO后,放映业使用的音像制品就会牵涉到版权问题。

如今,同样的命运会不会降临到网吧头上?业内人士对此意见如何?

北京大学南门的飞宇网吧——号称全国最大网吧,它的总裁王跃胜告诉笔者,来这里上网的大多是20-25岁的大学生,或查资料,或寻求出国讯息,或看新闻,或发e-mail。自从去年年底网吧连锁店因涉黄被查封后,他们就加强了管理。除了让服务员来回监视,在桌旁贴上提醒告示外,还通过服务器封掉发现的全部黄色网址。至于电脑游戏,他认为这是一种供消遣的智力游戏,不应完全否认,不过要适可而止。他同时声明飞宇网吧没有打游戏者。

同样规模较大的上海环球网吧,其经理钱刚并不讳言网吧中仍有联网打游戏者,且都是一些熟客。他们根据上海有关部门规定,取消掉了很多游戏种类,保留下来少数windows平台上原有的游戏以供娱乐。另就黄色网页而言,网吧中浏览的人本就不多,加上他们对这些网站出现一个封一个,这方面的问题也就基本没有出现过。钱刚强调环球网吧严格执行市里规定,只有周六周日允许学生上网,其他时间概不允许入内。

两位网吧负责人几乎异口同声为营业性网吧喊冤。“飞宇”总裁王跃胜认为,取消营业性网吧的提议是不负责任的。国家尽快出台网吧管理办法倒是一条可行之计。他觉得,象上海的网吧管理就不错。“环球”经理钱刚气愤的说,网吧是上网的地方,不是游戏机房。有些网吧为了赚钱,以搞游戏为主,由于游戏成本低,属于一次性投入,根本不用支付每个月上网的电话费用等。可是却对他们这种正规经营的网吧造成了很大冲击。社会上对于网吧的非议也主要是由这类网吧引起。其实网吧的存在是符合社会发展趋势的。家里上网和在网吧上网气氛绝对不同,网吧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便于网络知识的普及。而且它是网站了解网民需求的一个好去处,网吧常会有网站的营销人员光顾,问问、看看上网的人都对什么感兴趣。这从一个侧面促进了网站的发展。

采访中,上海市信息化办公室新闻发言人对这一问题做了比较客观的分析。以实例为证,目前他们对上海营业性网吧的管理办法主要是进行年度鉴定,对不符合要求的网吧限期改正,否则不允许重新拿营业执照,再甚者就将之取消。全市形成两级管理,第一级为市信息办、市工商局等;第二级就是各区、县的管理部门。由于青少年玩游戏多、时间长,他们严格限制了青少年进入网吧的时间,并要求网吧的光驱不能装游戏。同时他们给网吧统一装上了管理软件,希望将各营业性网吧逐步引向规范经营。

她明确表示,信息办是提倡市民上网的。发展网络有利于市民接受更多新东西,有利于社会实现信息化。但一些不符合经营条件的网吧必须关闭。对市内网吧要加强引导,除了硬件上的监督,还要端正经营者的思想。

回过头来,对网吧的指责声也并非没有道理。例如去年11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对飞宇网吧检查时,随意抽查860台上网电脑,竟发现有56台正在非法浏览色情、淫秽站点的网页。某市场研究有限公司曾对经常光顾网吧的3000名大中学生做过一次调查,结果发现曾访问过色情网站的占46%,只有近三层的同学在回答上网目的时选择“搜索信息”,“下载软件”。一些网吧为了招揽生意,干脆直接从网上下载黄色图片供读者浏览。再如金华市一个沉溺网吧的15岁少年,被父亲找到说了几句之后,突然跳入江中身亡……政协委员的担忧很有必要。然而,对这个行业是依法加强管理和制约还是取消营业性网吧,将它们统统无情斩杀?前者对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后者也许见效明显,但无疑也会带来新的副作用。

(作者 陶阳 选稿 王怡)
    • 广州市网吧管理混乱亟待整顿
    • 沈阳600家网吧将安装“扫黄眼”
    • 记者“夜诊”沈城网吧
    • [原创]取消营业性网吧,不妥!
    • [原创]赞成取消营业性网吧
    • 政协委员建议取消营业性网吧




    •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钱其琛访美
      马其顿惹火烧身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历史上的今天
      中美海底光缆受损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