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民告官,胜了又如何?

中国青年报3月28日报道:吴伯亮是江西南丰县三溪乡农民,因林场承包纠纷,状告了乡政府。2000年1月28日,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吴伯亮胜诉,三溪乡政府赔偿人民币64万元。一年后,乡政府对法院的判决仍置之不理。身背重债的吴伯亮赢了官司却逃到了山里。本报2001年1月6日曾以《这法律是专门对付农民的吗?》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

报道见报以后,引起了广泛关注。江西当地有关部门也曾表示“一定要重视起来!”这则摄影报道中反应的问题现在如何呢?本报记者3月12日接到了吴伯亮的来信,信中说:“我告乡政府一事见报后,日子更难过了!”。

报道刊出以后,江西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来到南丰县,曾与乡里协商过还款一事。当时,来人答应今年2月份解决问题,但现在2月份早过了,乡政府对还款一事还是不理不睬,市中院也不再过问了!

“乡政府欠我几十万元钱,是法院判决的,但抚州中院不去强制执行,我拿不到钱。但我为乡政府办农场而外借几十万元的债主们天天到我家逼债。我这赢了官司的人却不敢在家里而是四处逃债。年老的父母气得病倒在床,妻子气得要发疯。我不知道法律的尊严在哪里?”

信中还提到,3月5号,吴伯亮在给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具体负责此案的董法官打电话询问情况,董说乡里没有钱,执行不了,并不允许吴伯亮以后再打这个电话,影响他休息。还有一件事情,也让吴伯亮心里难过。他儿子在部队被评为优秀士兵的喜报春节前就寄到了乡政府,但至今还没有送到他的家中,儿子是在编人员去部队参军的,按规定应该享受的70%工资待遇,乡里至今也是一分未给。

记者就上述问题对有关部门进行了电话采访。南丰县人武部杨同志表示武装部对三溪乡扣留儿子喜报一事并不知情。随后,记者再打乡里电话,那里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吴伯亮在给记者打来的电话里,声音沙哑。这位当地昔日的科技能人抱着电话不放,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你说说我是不是该去死?!你说说我是不是该去死?!”

(作者 晋永权 选稿 黄杨)
      行政诉讼法已实施10年多,该法冲击了几千年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封建人治传统观念。但实际上,由于官民的在地位上的特殊差别,如何实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依然给我们带来了沉重的思考。民告官的法,是依法治国的核心,“民”的胜利不应该只是在法律形式上。
    • 县领导的口头“指示”引来“民告官”




    •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钱其琛访美
      马其顿惹火烧身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历史上的今天
      中美海底光缆受损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