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国际领养业黑幕大透视[组图]
align=center

澳大利亚运动员和孟买孤儿在一起

align=center

美国的特兰达竭力争取要回被网上拍卖的女儿

align=center

代表特兰达的律师在法庭外接受采访

北京青年报3月29日报道:拥有一个天真活泼可爱的孩子,对每个做父母的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渴望。然而,对于那些没有生育能力的父母来说,领养孩子却是他们实现这个梦的最主要的途径。由于各国在领养孩子方面存在着种种的限制和当地政府的官僚办事作风,以及领养业领域染上了可怕的铜臭,因此,在通向领养孩子的道路上可谓是布满了荆棘、坎坷,甚至是陷阱。3月17日美国《福克斯新闻》的记者金·克拉克和南希·舒特经过采访撰写了这篇报道,揭开了国际领养业的黑幕。

■跨越12个时区领养孩子

这是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的一个孤儿院,有一对来自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夫妇引起了人们的注意,男的叫兰迪·库姆斯,女的叫芭芭拉。是什么巨大的力量吸引这对中年夫妇跨越12个时区从地球的另一侧来到寒冷的西伯利亚,与陌生人会面呢?今年2月21日,库姆斯夫妇站在新西伯利亚的二号婴儿院,寻找一个出生才9个月名叫维克多利亚·伊斯托米那的婴儿。她的眼睛认真地注视着,那一刻,空气简直静得出奇,也许是因考虑到这会永远改变他们的生活。“照片上,伊斯托米那有一双棕色的眼睛,”芭芭拉说,“可他们都是漂亮的蓝色、蓝灰色。”兰迪轻轻地拍着孩子的背。“瞧那个!”他说,“你的笑把我也给逗乐了!”

库姆斯夫妇是决定领养孩子的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之一。芭芭拉今年41岁,是一位会计师,兰迪今年42岁,是一位计算机系统的工程师。他们曾企求给他们3岁的女儿乔迪恩增添一位小妹妹或小弟弟,可是由于去年宫外孕破裂,几乎将芭芭拉置于死地,再生个孩子的愿望只能成了泡影。“我对领养并不抱希望,”芭芭拉说,“兰迪却一点也没有顾虑。”直到去年夏末,芭芭拉才抛弃了所有的担忧,她怕领养的孩子不如亲生的有感情,自己会比较喜欢亲生的孩子。他们很快就知道他们将去俄罗斯寻梦,因为有朋友刚刚从那里回来。朋友认为,芭芭拉的家原本就有一点俄罗斯的血统,这对没有生育能力的美国父母肯定会要这些俄罗斯孩子,因为他们都过了40岁,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完全有条件再领养一个。“那儿有孩子,”

芭芭拉听说后就对兰迪说,“让我们去领养吧!”

■领养业已经成了牟利业

在过去的35年中,国际领养业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从最初的一种羞羞答答不好意思的家庭秘密发展成一种令人宽慰值得赞颂的行为:帮助那些想要孩子的家庭找到孩子,帮助那些处于绝对紧张的生育父母,给那些没有孩子的家庭带来做父母亲的福音。

由于近年来,无法生育率的增加,再加上社会上同性恋和独身人数的增多,因此人们对领养孩子的兴趣急剧增加。1988年,据对美国妇女的一项调查发现,大约只有20万人有领养孩子的想法,可是到了1995年,统计数字却翻了一倍多,有50万人想要领养孩子。可是,大多数人喜欢健康的白人孩子,而美国国内福利院根本无法满足这一需要。原因是许多美国人跑到国外去构筑家庭,其数量在过去的10年中翻了一倍多,每年多达1.8万户。

就在社会对领养孩子显得越来越宽容时,领养孩子的程序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价格也越来越昂贵,而且充满着潜在的令人伤心的经历。领养业已从原先由福利院机构和未婚母亲之家的严格管理领域演变成了自由市场。婴儿可以在互联网上公开叫卖,就像第678号孩子的宣传那样,“右手畸形,但精神良好,很讨人喜欢”,并大肆叫喊领养这些孩子可“免去手续费”。那些利欲熏心的行业和无执照的婴儿领养中间商竭力鼓动得口干舌燥,“保证可以为那些渴望得到孩子的父母联系到他们梦中的孩子,价格吗,好说,也就是1.5万美元到5万美元不等。”

“我已习惯说领养已经成了一种行业。”苏姗·考克斯说。她是位于俄勒冈霍尔特国际儿童福利院的副院长。她说:“我觉得现在这事已经成了一个产业了。”

■丑闻迭爆的国际领养业

在金钱的驱使下,最近,国际互联网爆出了臭名昭著的跨国领养双胞胎的丑闻,这充分说明了领养孩子的阵地前沿是多么的冷酷无情和陷阱连连。

据称,加州的一位领养中间商蒂娜·约翰逊花了6000美元就与加州的一对夫妇谈妥了领养他们的一对8岁的双胞胎女儿。接着,她又以1.2万美元转手将这对孩子卖给了英国的一对夫妇。这对英国夫妇忙匆匆抱着孩子从加州辗转到阿肯色州,利用美国各州法律的不同,钻空子办妥了手续,然后,又仓促地离开了美国。这对孩子目前在英国某福利院的看护下,当局正在调查此宗领养事件中的不可告人的内幕。

3月1日,美国阿肯色州的普拉斯基县的法院开始审理这宗跨国领养的纠纷案,那对孩子的生母特兰达·韦克正在要求重新获得对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在成千上万的没有达到上述令人恶心程度的领养孩子的案件中,那些一直与似乎已经破裂的领养制度作斗争的人们不禁要问,“如果领养业如此造福大众,那么为什么要经历如此的艰辛呢?那些想要领养孩子的父母必须要进行令人眼花缭乱的选择,哪些机构可能是安全的?他们会冒险与那些没有执照的中间商打交道吗?他们该不该接受那些决不像说得那样健康的孩子呢?”因为他们手头上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客观材料!这些想领养孩子的家庭越来越可能重蹈他人伤心透顶的覆辙,而且他们银行的存款也会因领养失败或者受到欺诈而被榨干。

统计数字有力地证明,这种趋势正在变得越来越恶劣,就拿1990年来说,大约有20%领养孩子的家庭由于孩子的生身父母最终时刻改变了主意或者受到蒙骗而钱财两空。到了1999年,这个令人心碎的数字已经上升到了28%。

■领养父母有苦无处诉

而对精神上受挫欲领养孩子的父母来说,雪上添霜的是他们的领养权利根本得不到保护,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权利。

19世纪和20世纪领养孩子爆出的丑闻最终导致了相应法律的颁布,以保护儿童和生身父母,可实际上根本没有保护那些想领养孩子一方的法律。全美各州的管理者均称,他们之所以忽视大多数对那些领养机构的抱怨,原因在于现在根本不存在什么法律规定,以解释领养费的多少或者对排队领养孩子的名单的精确情况,所以根本谈不上为未领到孩子的父母补偿损失了。

由于领养孩子的供需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差异,所以跨国领养孩子的价格也陡然增加。据统计,每年平均领养一个孩子的费用大约是以15%的速度递增着,2000年美国全年在领养方面的支出高达14亿美元。虽然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儿童福利院对本州居民领养孩子提供免费供应,但是大多数美国国内的私人领养费用均为6000美元到3万美元不等。而到国外领养价格更是高得惊人,从东亚领养孩子的1.5万美元到危地马拉的2万美元不等。兰迪和芭芭拉领养维克多利亚的费用,如果算上往返旅途费用,那么就会花掉他们2.5万美元到3万美元。

迄今,最大一宗款项约合1.4万美元已经打入了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弗兰克国际儿童资助基金会的帐号里,这个组织是美国国内最大的专门提供俄罗斯孩子的组织之一。1998年,弗兰克基金会共收入410万美元,净利达937515美元。该基金会的发起人尼娜·科斯蒂娜本人就赚得了197017美元。许多领养孩子的父母因为支付巨额领养费和其他许多莫名其妙的开销而陷入了极度经济困境。现年37岁的空军少校情报官卡伦·格罗斯曾从哈萨克斯坦领养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婴。他说,“星期日,我身上带着1.2万美元飞赴莫斯科,可回来时钱却没有了,这些钱到哪里去了?”

■国外领养孩子的陷阱

在过去的10年中,美国从国外领养的孩子数已经翻了一倍多,从1990年的7093人到去年的18444人,而且这个数字仍在增长。由于国外领养业是有利可图的,因此,许多专门从事国外领养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即使到国外领养孩子避免了国内一些烦琐的领养程序,但总的说来仍是困难重重,有时甚至充满着陷阱。而在这些布满荆棘的领养之路中,最令人头疼和可怕的是孩子的健康状况问题。由于缺乏孩子真实的健康状况说明,许多领养父母上当受骗,领养的孩子不是大脑迟钝,就是发育不良抑或身体残疾。

来自田纳西州阿比松的德比和戴维·克里克夫妇的遭遇就是众多不幸领养者的缩影。克里克夫妇于1996年从格鲁吉亚共和国领养了一个男孩,虽然那个孩子据称才10岁,但是最终却发现他已经是14岁的孩子了,而且还患有严重的精神病。而库姆斯夫妇的例子也很是不幸,这对夫妇在领养之前压根儿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女儿的生父,也不了解女儿的生母———一位在产院刚生下孩子就离开的20岁的商店营业员。

而通常那些想领养孩子的父母往往事先先观看一下简单的录像和孩子病历的概要。实际上,小维克多利亚的病历评语充满了诸如“营养严重不足”和“围产期脑病”等神经学的术语。“这太可怖了。”芭芭拉说。库姆斯夫妇带着这盘录像带,向一位儿童医生报告,并且还在一名翻译的帮助下,找了孤儿院的医生。“她是很健康的婴儿。”那名医生说。于是,这对夫妇开始准备行李前往西伯利亚。两天后,库姆斯夫妇站在了西伯利亚的一名法官前,经过近40分钟的盘问,库姆斯夫妇最终还是将这名缺乏维生素D的孩子带回了美国,现在取名叫维克多利亚·尼古拉·库姆斯。

据悉,美国夫妇领养的儿童大多数来自俄罗斯这样的国家,那里医疗系统十分破落,孕妇往往没有接受产期的护理或检查,而且营养严重不良,孩子们也往往遭受疾病的折磨。而那里的乡村医生通常对这些常见病不予治疗,诸如梅毒、肺结核、肠道寄生虫病以及肝炎B和C型。

这些健康问题在孤儿院更是恶化,孩子们往往营养不良,缺乏及时必要的对个人健康和精神问题进行治疗。在去年的一份调查中,从亚洲国家领养的孩子中有75%的人身体发育严重不良。为此,专门治疗从国外领养来的孩子的神经心理学家不得不在治疗前让领养父母签订一份孩子今后出现严重的生理和心理健康问题不得向医生寻求责任的保证书。而弗兰克基金会的尼娜·科斯蒂娜则称,“当父母站在孤儿院内,看着摆在面前的医疗记录时,那么最好是三思而后行,打电话给美国的儿童医生进行咨询,这是关系到终身的决定。”然而芭芭拉说,经过长达10多个小时的飞行,好不容易来到新西伯利亚,而面对眼前的情况,让她说“不”也是难以说得出的,毕竟,孩子除了尾骨有些异样外,其余的病情也都听说了。芭芭拉说,“既然已经领养了孩子,那就用母爱的感情去对待她,好在我们现在已知道她的健康问题了。”

■美国试图规范领养业

那种无法说明用处的钱深深地吸引着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就拿前一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蒂娜·约翰逊的案件来说,那位正在接受FBI调查的中间商蒂娜安排了将美国夫妇的孩子转卖给一对英国夫妇,从中牟取黑钱。

有消息说,FBI正在调查涉嫌蒂娜的另一宗案件。她在圣地亚哥开办了一个关怀心灵辅助机构,据称该机构专门向那些想要孩子的家庭索价11900美元,但从来没有给他们找到过孩子,而蒂娜也从不回电话或者电子邮件。此外,蒂娜还开办了一个网址为www.iattractmoney.com的网站。在该网站,她玩起了一夜暴富的鬼把戏,一直到最近,才将自己称为是“蒂娜·德佛罗克斯,成功的咨询者”。

巨额利润的利诱也令那些潜在的可做代育母亲的女子头脑发了昏。在监狱里,至少关押着两名代育母亲,她们向几个家庭保证,一旦孩子出生,就立即将孩子送给他们领养,然后,从他们那里获取了大笔的生活费,但当那两名妇女的孩子生下来后,却逃之夭夭,结果最后东窗事发,被关入了监狱。

为了规范领养业的秩序,美国国会经过10多年的辩论和努力,终于在去年批准执行国际领养条约的立法,旨在停止领养业中存在的走私,促进国际领养业正常发展。首先,美国将花3年的时间,成立一个中央的权力机构,专门审核和鉴定领养机构并成立联邦数据库。“如果一旦发现对某个领养机构存在抱怨,那么就将取消那个领养机构的资格。”美国国务院的儿童问题办公室的主任玛丽·马歇尔说,“一旦该中心机构建成,那么所有的信息都将上网,那些想领养孩子的父母只要上网查询就可了解到权威的信息,这对国内领养孩子同样有用。”

与此同时,领养提倡者也建议在领养孩子时,那些父母不仅应该用心,而且还得用脑。“如果你想买一辆汽车,那么,你决不会连《消费者报告》也不查询一下,就扔下4.5万美元。”位于密执安州的儿童医生杰里·杰尼斯塔说。他曾从印度领养了5个孩子,“我看到许多人在领养孩子付出大笔的钱时,连一点准备都没有。你必须在家里作好一番准备。”

(作者 建平 选稿 王怡)
    • 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网上领养双胞胎案




    • 辽足车祸起风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马其顿惹火烧身
      钱其琛访美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