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学英语不学骂人话--伏明霞接受专访

中新社3月29日报道:自悉尼奥运会后,跳水女皇伏明霞成了广告界的骄子,刚接拍的雪碧广告正在全国各城市播映。而围绕伏明霞的争议也层出不穷,最近伏明霞接受了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

学英语也不学骂人的话我只认识其中一个“sexy”(性感)

我不知道是谁,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成报》独家报道的,头版头条,他们应该知道吧!

我在赛场上争冠军,但没有必要在生活中做个特别强的人,我可以让自己活得开心点。我不会在乎这个,在乎那个。

拨通伏明霞的手机,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略显疲惫的声音。当我说到打算把她作为新闻人物时,她发出了几声干笑,一点点的不耐烦。和一句反问“新闻人物?还新闻人物!”接着是“我不知道,你先跟我的朋友联系。他会安排的。”

2月27日傍晚,在东方广场新东方天地的星巴克咖啡厅里,我见到了伏明霞。她盯着我,淡淡笑了一下。咖啡厅里人不多,他们似乎也没注意到这个没有化装的娇小女孩。

脏裤子事件--“我很内疚,这是我的错!”

新闻周刊:最近,媒体对你在广州的“脏裤子风波”报道很多。你能再回忆一下那天的事实经过吗?

伏:那天,上个星期四。一大早赶飞机。我6点就起床了。我穿的是牛仔裤。他们要求白色的衣服。我自己没有,香港的朋友帮我准备了。

那天北京大雾。8点的飞机拖到下午3点。我进进出出地换票,搞了3趟。而且飞机晚点了,4点才飞,到那里已经7点了。

然后化妆啊、梳头啊。我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化妆也无所谓。衣服穿好就赶快出去。我觉得很没有办法。我希望能快点开始,记者不要等太久了。

原来准备好的白色裤子,我一试穿不进去。还有条发红的裤子,又不可以配白上衣。后来有条黑白配的。我想就这条吧。

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条裤子上写的英文单词是骂人的话?

伏:要不是人家告诉我,我一直不会发现,把裤子换回来的时候也没发现。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半个多小时了,我回到酒店,别人提醒,打电话给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又告诉我。

新闻周刊:在活动的整个过程中,有没有人提醒你?

伏:没有。

新闻周刊:你自己当时看了吗?

伏:当时我看了,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是英文。没有再往里想,看英文写的是什么东西。

新闻周刊:你认识这些英文单词吗?

伏:不认识。学英语也不学骂人的话,我只认识其中一个“sexy”(性感)。

新闻周刊:你现在心里怎么想?

伏:我觉得这个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那么穿。我一直是蒙在鼓里。我平时参加什么活动,服装上也不是很讲究。确实没什么经验。

在公开的场合一定要注意,一点点的事情都会弄得不太好。当时要是知道就好了。很后悔。各个方面都不是很愉快。

新闻周刊:哪些方面?

伏:包括可口可乐公司。他们没说什么。但总是个失误。就算他们不怪我。我自己也觉得很内疚。我自己希望做得好。

摇头丸事件--“你炒你的吧!”

新闻周刊:奥运会后,关于你的报道越来越多。在种种新闻中,最困扰你、对你的打击程度最深的事是什么?

伏:每一个,只要是不好的都会有影响,只是事情不同,结果都差不多。

(此时表现出明显的对摇头丸事件的回避。但她还是回答了)

伏:我当时真的觉得很不舒服。这不只影响到我的生活。还有名誉。报道已经出来了。老百姓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认为“会”,有的人认为“不可能”,这种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确实是……影响到生活、影响到将来……

虽然情绪不好,但我还是照样过我的生活。这个事情确实对我压力很大。我是一点都不知道。我回北京的第二天人家打电话给我。

朋友跟我讲这个事,我说不会吧。这种也被说的简直是……后来我看了FAX,很气愤。我感觉是他的猜测。他把他的想法登在报纸上,只是猜测,完全没有考虑到我的名誉!

新闻周刊:你听说过摇头丸吗?

伏: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去酒吧。其实我是很不喜欢泡酒吧的。我也不爱喝酒。大家就是想见见我。我说就见个面吧,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新闻周刊:这件事怎么影响到你的将来?

伏:(没有回答)

新闻周刊:你当时什么反应?

伏:我很惊讶,也很无奈。

新闻周刊:哭了吗?

伏:(笑出了声)我,为什么要哭?心里头乱得一塌糊涂。然后不停地打电话。采访也有,朋友打电话也有。朋友就说,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影响我的情绪,怕我受不了。确实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这样被报道。这个没有办法。

新闻周刊:你自己的态度呢?怎么样来解决?

伏:这个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是记者的炒作,我为什么要跟他们对着来?我没有必要跟他们计较,就是说针对这个事去解释什么。

我心里很清楚。国家队也很清楚。你炒你的吧。我看你还怎么写!我不喜欢让他把我搞成头版头条。

有人说,因为这个事,我没有成为奥运会的形象大使。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情!有人看到国家队的名单上没有我,就认为是这个事。但事实上我跟跳水队之前已打好招呼。跳水队也找过我谈话。我说,因为奥运会,学业已经停了一年了。大赛结束,我还是要回到学校完成我的学业。他们就同意了。这个事情在没有报道之前,我们大家都沟通过了!我觉得他们真会幻想!

新闻周刊:你周围的人在这件事上对你有没有影响?

伏:我打电话给体委,说“我一定要澄清!”(语速很快,很坚决)体委觉得是香港的报道,因为香港本来就舆论自由,人家是炒作的,你要是反应那么大,跟他们对着来,反而把事情也许搞得更糟。现在申奥是关键,希望不要出太多的差错。再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就希望我能够顾全大局。中国运动员都是国家培养的,有时候做事情,要站在大局考虑。

新闻周刊:有报道说,你知道这件事是谁捣的鬼?

伏:(大笑)我不知道是谁,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成报》独家报道的,头版头条,他们应该知道吧!

新闻周刊:还有报道说,你因此丧失了雪碧和日本电信广告的拍摄机会?

伏:雪碧广告我已经拍过了。至于日本电信广告,根本就没有。我自己看着都想笑。

新闻周刊:你打算用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件事吗?

伏:我还要读书,我也解释过了,暂时就这样吧。如果他们再继续,还要拿这个当新闻再来炒的话,我想不排除用法律手段解决的可能。

我自己是很怕麻烦的。如果这个事情到了那一步,必须这样,那我就那样做。

“我不做运动员,谁也不认识我”

新闻周刊:你既是体育运动员、清华大学的学生、还是广告明星。你自己最认可哪一个?

伏:还是运动员吧。

如果我不做运动员,谁也不认识我。

新闻周刊:你是怎么成为跳水运动员的?

伏:我以前练体操。在体操房里。没有正规训练。我很喜欢体育。后来有个教练把我推荐给跳水队,我就开始练跳水了。那时候是8岁。

新闻周刊:而你14岁就成了最年轻的世界冠军。

伏:主要有个好的教练。我算是幸福的,幸运的。

虽然我也有付出,但我也得到了很多。也有很多人付出了,落了一身伤病,最后也没有出来。这样,以后的路,选择的余地就很小。训练的时候,学业上耽误了。你又没有出来,还要花几年时间读书。中间掉了课程,学起来也很苦。但是要有文凭才会有好工作。(国家规定世界冠军可以保送上大学)

新闻周刊:谈谈你的训练

伏:我当时练的时候思想很简单。从来没有给我一个目标拿冠军,没有向往什么,就按教练讲的一步步走。我只懂训练。

我就觉得自己要有实力,就不用担心成绩这个问题。我很努力地训练。到比赛的时候就很有信心。

新闻周刊:你觉得你运动生涯的高峰是什么时候?

伏:女孩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是颠峰,如果发育的过程中保持了体型,到20岁前也还可能是。

新闻周刊:你呢?

伏:(大笑)我都24了!最辉煌的时候是已经过去了。

以前训练累是累,但恢复得快。现在不能超负荷太多,恢复慢。体力上不如从前。有时候精神上,或者心理上恢复不了。奥运会前,我哪里都不疼,但一进体育场,就感觉没劲,好像一口气提不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吃了3天的中药,就好了。其实那三天就是休息。我想年纪大的运动员好像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新闻周刊:那你为什么要在奥运会的时候复出呢?对你来说是冒险吗?

伏:我喜欢跳水。我说服自己不要考虑太多结果的问题。我要是特别怕输,我也不敢出来。我考虑清楚了最多失败,最多拿不了冠军。我要去面对。我不考虑别人怎么看,只要我自己能承受得了。

新闻周刊:那你考虑过退役吗?

伏:中国女运动员整体水平在世界上都比较高。有很多后备力量。如果我一直这样,我想领导方面也会考虑能否培养新的选手。对于我来讲,总有一天会退下去。

新闻周刊:你在还没有完全退役的时候就开始拍广告了。是别人找你,还是你找别人,或者是两者不谋而合?

伏:是别人找我拍广告的。

新闻周刊:你能透露你的收入吗?

伏:广告收入不能讲,这个在合同上有要求,不能公开。但绝对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多。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所有的收入,包括比赛的奖金,只有七位数。我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我的钱都是家里人管。

每个人赚钱的方式不同。拍广告也是一个方式而已。我正在读书,又不敢出去找工作。做广告只是短时间的方式,并不是我这辈子的事业。可能就是这二、三年的事。现在我手头上也没有广告了。我现在想把学业完成,找到合适自己发展的工作。

新闻周刊:你学的是经济管理,以后会做这方面的工作?你觉得什么工作适合你的发展?

伏:我学的是这个。但我感觉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做个商人。我对自己的将来,真的有点……不是那么好选择,因为人家不能把你当做普通人看待。我是女孩,对将来的要求不是太高,我不想做个女强人,不会考虑那么多。如果考虑太多,实现不了,反而会想,为什么我做不到?也是挺烦恼的。不敢担保以后做的事都像跳水这么成功,但只要开心就行。

“我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新闻周刊:你是世界最年轻的冠军,在体坛10年来,成绩一直都很不错。现在又在拍广告,你好像一直都是媒体关注的对象。

伏:我自己本身不想成为公众人物。但拍广告啊,公众形象需要大家关注。

当然也不是说这有什么不好。但你的职业和现在的成绩,使你不能按自己所想的去做。大家愿意关注,而不是我特意要表现什么。

我要去面对压力。总会有人说你,不管是说你好,还是说你不好。对我来讲,要接受这个现实。

新闻周刊:你不想成为公众人物,为什么还要去拍广告?

伏:广告拍摄时间挺短,就几天,不太影响生活,也不太影响学业。广告是个很真实的东西,从你身上反映出一种理念。从广告中也能得到自我价值的体现,至少说明我是最受欢迎最受喜爱的。我以前没做过,觉得挺好玩的。

新闻周刊:那你现在面临的这些压力,和你在赛场上面临的压力有什么不同,你觉得自己更善于应付哪一种?

伏:现在遇到的难以对付。

比赛是自己可以改变的。你希望取得好的成绩,自己一定要刻苦训练,做到了,就能有好结果。但现在这些压力会影响到生活中的我,包括我的情绪、生活节奏、方式。

以前是那么生活的,现在是另一种,我有时候问自己,为什么我不能像以前?新闻周刊:你比较喜欢以前的生活?

伏:是。以前新闻只报道体育的我,我可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也没什么压力。现在却是报道生活中的我,我老得接受记者的采访。

新闻周刊:你自己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运动员、学生、广告明星。你最喜欢哪种角色的生活?

伏:做学生是最好的。学东西,在学的过程中明白了,长了见识,学会后就属于自己了。我喜欢这种感觉。奥运会前,在学校里学习,我已经习惯了那种氛围和感觉。跟同学在一起,只要把老师教的学会就行了。真的很简单,心灵上非常舒服。

伏明霞与自己的父亲

新闻周刊:你前面说到,因为训练,落下了很多课程,基础比较差。

伏:困难是有。但看你怎么克服。而且我们体育特招生一起上课,起点相对低,不可能像正规大学生的要求。

新闻周刊:你喜欢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但事实你过的不是你希望的,你怎么想?

伏:这种不单纯的生活,我想不是一辈子吧。我觉得这是阶段性的。过了一、二年也许就不是这样了。不会总是这些麻烦的事,这种麻烦的事是暂时的吧?新闻周刊:那你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怎么看?

伏:我现在也挺好的。别人觉得我不普通,我希望把自己的心态保持普通。我跟大家一样逛逛商店,我可以让自己活得简单。就算别人指指点点,我也不能阻止人家。我不会去管。总之把自己的位置摆好,摆在普通人的位置上。

我很少考虑别人怎么看我,这是别人的事,跟我没关系。我从来不看关于我的报道,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但是总有朋友跟我说。

我在赛场上争冠军,但没有必要在生活中做个特别强的人,我可以让自己活得开心点。我不会在乎这个,在乎那个。

(作者 王军 选稿 王怡)
    • 有媒体称伏明霞身家1500万
    • 给伏明霞惹祸的“脏裤子”是日本名牌




    • 辽足车祸起风波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马其顿惹火烧身
      钱其琛访美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