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IT新闻>>正文

时评:互联网冷与热的背后

发端于1988年的中国网络业经由1999年建站热、2000年的倒闭载员热、如今又进入了2001年的宽带热。从概念的热妙到盈利模式的热卖,热了这个点也就冷了这个点,冷了这个点,就会热了另一个点……冷与热的转换,演绎着众商家的喜与悲,嘲笑着看客们的激情和理性,推动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冷与热的转换之间,上网的人数越来越多,听互联网、看互联网、用互联网、做互联网的人也越来越多,而对网络业怀疑、批评的声音随有加强之势,甚至出现了怀疑曾一度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新经济”。网络业先烈们一个连着一个倒下,后继者在寻找新的热点中仍然痴心不改,¥或是$虽然流向这里已不再如滔滔江水,但仍然如涓涓细流不停地流淌着,冷与热的交替又会在另一些点上展开……

潜伏在流动的冷与热泡沫下面的是什么呢?可以举出很多很多,如果再将这些“很多”更抽象一下,就会发现,这里的根子只有一个:人!根据Pew Internet和American Life Project联合调查显示,许多美国人把.com倒闭频传归咎于创投业者过于急功近利,梦想一夜致富,反而欲速则不达,其实非创业者的鼓噪又怎么能脱去干系?总体来看,根子就在于理性与激情的失衡、从业与敬业的不一、独立与合作的困惑等。

理性与激情失衡于从众的潮流中

从1987年介绍研究到1996年起步,中国的互联网开始了从无到有,这一时期发展是理性的,媒体的介绍也多是从技术和远景上展开;从1997年之后,中国互联网开始了快速发展,非理性的因素逐渐遮掩理性之光--无论是创业者的造梦、从业者的追梦或是媒体的开始热烈吹捧到后来的激烈抨击,以及随意挥洒的BBS或聊天室中的心声,无不昭示着情绪化的感悟多于理性的沉思,理性与激情失衡于赶潮与追梦的潮起潮落里。

激情并不一定是坏事。如果没有对于互联网的激情,中国网络业不会一下子汇集那么多的精英,不会吸纳那么多的外资,当然也不会有催生民族网络经济意识、催化传统产业借网升级、催促信息产业与世界同步、催生全民创业文化氛围这种结果。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得益于这种激情。但激情的泛滥,导致了NASDQ的过度攀升和过快下滑,导致了众多烧钱运动中的资源的极大浪费。应该说中国并不缺乏激情,在远一点的历史上,英雄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振臂一呼,群集响应;近一点伟人一句话会使数以亿计的中国老百姓都多快好省地把钢铁炼成;再近一些,方兴东一篇文章能使中国IT界的人们对微软怒从心生,中华网露一句与众大门户联合,竟招致嘲笑怒骂之声汹涌;网站的建设者中不乏通过玩概念、耍花样“骗”钱的人,聊天室里、论坛中人们赞成与反对凭籍的只是旗帜鲜明的好恶,所谓的大腕评论家们,又有多少是从社会、经济、历史、技术的精髓去评论他们所面对的评论对象?互联网似乎成了一个情绪宣泄场。没有激情的社会是一个无生命力的社会,没有激情的人也是一个虽生犹死的行尸走肉;但没有理性的民族不是一个成熟的民族,缺乏理性的人也是一个不健全的人。对于互联网的发展来说,亦同此理。

从业与敬业不一于职业的转换里

改革开放前人们都生活在单位里,从一而终是当时的职业特点;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逐渐生活在社会里,下岗再就业成为常见现象;互联网业的高速发展,更多的人生活在网络中,跳糟转岗,哪儿钱多哪儿去,留住自己的人成了网络业主最头疼的事。网络业过度膨胀时,创业者中不乏“捞世界的人”,但真正创业的人常常很难守着与自己共同创业的人。因为网络人才的匮乏,使他们轻易找不到自己需要的人才,已经挑选的,随时都会走。这种现状培养了从业者吃着碗里,看着盘里,瞄着锅里,随时准备走人的心态。创业者可能想的是希望做大时最终卖个好价钱,从业者可能想的是“骑着驴找马”,又有多少真正想着把自己的事业做大,真正想着与创业者同心协力、同舟共济?“捞世界”的人大多是被世界所捞,创业者常常因人的问题而功败垂成,骑驴找马的常常在没有找到马时就已丢失了自己的驴。转岗、创业、卖业等的自由是市场经济的应然之事,但这不等于对于职位的不忠诚,恰恰相反,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需要对职位的忠诚,正是在这种忠诚中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和人生价值。

独立与合作困惑于事业做大时

中国传统上喜欢占山为王:宁做鸡头不作凤尾;喜欢打麻将:吃着上家的,防着下家的,瞧着对家的。这种传统的糟粕应该在互联网这个最前沿、由拥有高技术,接受高等教育的精英群体的领域里是没有市场的,然而或许是文化特有的历史继承性,这种劣根性已经深入骨髓,在这个高科技领域仍然到处可见它们象幽灵一样在悠荡。中国业界最常犯的一个毛病是重复建设。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你可以找到很多的理由,但所有的理由归到一点,就是在中国合作比单打独斗成本要高得多。因为我们传统上是一个靠伦理纲常来统治的社会,不是一个契约社会,如今法律契约虽然在不断地建设中,但这种观念还没有变成人们的潜意识。这使得很多看似简单的问题,会因人们的心情、情绪、面子、某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而变得异常复杂。

互联网原本是个观念前行,行为后进,引导在先,销售在后的领域。置身于其中的每一个业内人士,恐怕没有不明白将蛋糕做大大家都分得多的道理,但又没有人不明白,真的把蛋糕做大时如何分成了一个大问题,为了“安全、方便”起见,还是自己单干的好。人民公社为什么搞不好,而包产到户却能干好?常见的观点是因为生产关系超越了生产力,这不错,但更具体一些就是我们的文化根子里不擅长联合。放眼我们国内互联网企业,无论是建网繁荣之时,很难见到成功的联合发展的案例,就是现在,人们几乎共同认为,联合过冬是当前艰难生存的网站最佳之路时,又有几个真心地走到了一起?看看关于围绕大的门户网站或IT垂直门户联合的说法和行动,就会看到合作对于中国的创业者来说,还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美景。1+1<2的现象远远多于1+1>现象。所以,在这个最为开放的领域里,你会发现人们的心态并不开放,最典型地表现为两点:一点是鄙视传统经济及其理论人员,对他们的做法和观点天生性的抵触,另一点就是自己走过的弯路生怕别人知道了,生怕别人占了便宜,非要看别人也走一遍比自己更惨才高兴。

所以,中国互联网现在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人!人的心态、人的心胸、人的心智是中国互联网当下存在的最大问题。有人把某些网络企业的失败归结为模式的失败,实际上模式既可以借鉴,又可以创造,但如何个借鉴、能不能创造,用得合适不合适,这是人素质问题。就是有了好的模式又怎样?如果不是把它当成事业而只是骗钱工具,这个模式能最终发挥多大的作用?有了真正的创业者,如果没有人相信他,没有人愿意与他同舟共济,稍有不顺,就明哲保身,弃他而去,这个事业能够长久吗?市场开拓出来,先烈们接踵倒下,后来者还不是一窝见似地赶潮,而鲜有明确自己的定位,冷静思考坚定已见之人,这个市场如何能以小的代价达到资源的优化配置?

网络业快速的冷热交潜之下,展示出的国人心态,与时代的发展要求相差很长一段距离。如果说我们接受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很难的话,那么这种难的根子就在于心态的变革太难。没有对自己心态的冷静了解和主动变革,也许我们的生活外在是现代了,但骨子里可能还是非现代,而这最终会影响着我们生活向更层次的快速发展。

(中青在线 3月31日 作者 静仁)
    • 中国互联网十大冲突
    • 评论:互联网不是一个行业
    • 互联网泡沫破灭一年的台前幕后
    • 中国互联网发展七大特点
    • 危机四伏的互联网
    • 时评:互联网的好与坏




    • 辽足车祸大揭秘
      第五次人口普查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俄美互逐外交官
      马其顿惹火烧身
      钱其琛访美
      甲A风云
      聚焦全国“两会”
      塔利班“灭佛”
      深入揭批“法轮功”
      厦门远华走私案
      《台湾论》军国叫魂
      北京申奥再度出击
      中国给三菱贴封条
      “蜘蛛人”私攀金茂
      北京师生在美遇车祸
      B股市场风云乍起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