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体育新闻>>正文

[围棋]马晓春感情生活北京专访

马晓春的办公室在北京西城区的一幢古色古香的二层楼里,这就是他在1998年自己出资办的“论枰春晓”围棋俱乐部。他说他的俱乐部做所有与围棋有关的事情,他们曾主办过全国参加人数最多的快棋赛,全国参加人数最多的网络围棋赛,还有很多很多……

在电话里,我问他怎么才能到达他的办公室,他说:你先上车,然后把手机给出租车司机,我跟司机说。你们女孩子都不认识路。这对我真是一种解脱,我从来听不懂别人给我指的路。

苗野:你现在还热爱围棋吗?

马晓春:我从来就没有热爱过围棋。

苗野:那为什么还要下棋呢?

马晓春:这个很正常的,因为每个人搞自己的专业,基本上都不会爱好自己的专业了。

苗野:那做起来多痛苦呀?

马晓春:为了生活嘛。实际上现在有好几个比赛我都放弃了,如果我很爱围棋的话,我肯定不会放弃的。

苗野:那你当初肯定是很爱的吧?

马晓春:当初下的时候我就没有说什么热爱这个东西,只不过稀里糊涂下下而已。

苗野:那你小的时候怎么开始接触上围棋的呢?

马晓春:莫名其妙的。那时候我不喜欢读书,也可能我自认为成绩还可以吧,学校布置的作业一会儿就做完了,就没事做了,然后,正好我爸爸是围棋爱好者,他就教我们哥俩儿,我有一个哥哥,教我们哥俩下棋。这样稀里糊涂就下上了,正好那个时候有个地区的比赛,因为那时候学棋的人比较少嘛,我没学多久,在我们的小地方,就已经是最好的了。然后又去参加全省的比赛,一不小心拿了一个第三名,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被选到省里。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70年代的时候参加省赛,本来我肯定是打不到第三名的,正好有一个和我下棋的棋手,本来他已经赢定了棋,莫名其妙就自己填满眼位让我吃掉了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会有这么幸运的事,命中注定我要下棋,不赢那场棋我以后就不一定下棋了。

苗野:你没有觉得你是天生下棋的那块料吗?

马晓春:你当然不能自己认为自己是天才吧?至于说是不是聪明那就要别人评价吧,至少我觉得我不是属于那种笨蛋的人。

苗野:大家认为你的棋看起来神出鬼没的。

马晓春:这个可能是感觉吧,也谈不上。有的是事先就考虑到了,有的是灵机一动。因为围棋变化实在太多了,不是用一两句话就可以概括的事情。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棋局一直是在变化的。

苗野:如果现在让我去学围棋,打死我也不干。

马晓春:下棋本来就是很累的事,我觉得下棋当成业余爱好是很好的,当成专业是很累的。这怎么讲呢,比如说你要是业余弹钢琴的话,随便弹两手,别人就说你不错了。我原来空闲的时候就常弹钢琴,也能弹肖邦、李斯特的作品。但是你要是专业的话,弹一曲,人家会说你跟那个什么人一比还差得远了,要求是不一样的。下棋也是一样,业余下下棋挺舒畅的,赢了有赢的乐趣,输了无所谓,不如再来一局。那么专业就麻烦了,专业的下了半天,就是为了那么一盘棋,最后反正赢了也不觉得怎么样,输了的话你觉得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苗野:赢了也觉得一步一步是我自己走过来的,在意料之中的。

马晓春:赢了是你本来就应该赢的,因为你是搞这个专业的,也没有值得自豪的地方,反正是高兴的时候一过,也就什么事情都过去了,其实你不可能把你怎么赢的这盘棋永远记一辈子是不是?过去的就过去了嘛。

苗野:你觉得你和李昌镐,你们俩到底谁下得好?

马晓春:他赢得比我多,目前看起来的话,他是比我好。

苗野:但是你们俩下棋的路子不一样是不是?

马晓春:他比我小11岁,他官子比我好。

苗野:我觉得你下的棋好看。

马晓春:好看?棋就是胜败。好看有什么用呀。人家都是看最后的结果,人家哪懂得那么多前面的精彩呀,比如说你要看的话,你肯定是看谁赢了,你才不会去搞清楚谁谁的过程中是什么什么样,那都是我们专业的事情。

苗野:下一盘棋那么长时间,你怎么能坐得住呢?

马晓春:我也坐不住(插话:可是你一直在那儿坐着呀)。我现在也是站起来玩玩,坐那么长时间,那不要命嘛,有的人就是天生练坐功的,他一坐在那就一动不动的,我就没有这种本事,多么重要的比赛我也不可能坐在那儿动都不动。

苗野:你每次下棋的时候紧张吗?

马晓春:反正可以说是久经沙场了。

苗野:你相信运气吗?你觉得有什么东西会给你带来好运吗?比如说你在下棋以前,你会觉得一定要喝什么茶,或者做别的事情。

马晓春:搞竞技的人都会有点迷信吧,应该说有点关系的。但是主要是心情问题,比如说你要是能喝到你自己想喝的茶的话,心情会比较舒畅,可能也比较适合你水平发挥。主要是心理上的安慰。

苗野:除了围棋以外,什么事情你觉得比较有意思?

马晓春:音乐、文学我都挺爱好的。

苗野:现在还经常读书吗?

马晓春:以前看得多,反正有名的作品都看过吧,虽然不一定有你看得多,但是我也看了不少。

苗野:你现在还弹琴吗?

马晓春:现在不弹了,键盘都找不着了。

苗野:好几次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是在外面喝酒。

马晓春:我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朋友聚会没有酒的话,那多乏味呀,你喝酒怎么样呀?

苗野:我不行,我没试过。

马晓春:我觉得不喝酒的人少去人生一大乐趣。喝多喝少喝什么酒,现在我们不去谈它,但是酒一定要喝,不喝酒的话,实在是人生至少少了一半的乐趣。因为你想酒这个东西,高兴的时候需要它,痛苦的时候需要它,朋友聚会需要它,你呆得无聊的时候也需要它,赢了需要它庆祝,输了也需要它消愁,你什么场合都需要酒,没酒的话就不行。比如好不容易经过自己的努力,赢了一局很重要的比赛,但是如果你不喝酒,你的快乐就少去一大半。

苗野:你会一个人喝酒吗?

马晓春:如果我的身体情况允许的话。

苗野:你身体好吗?

马晓春:搞不清,我不怎么得病,身体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尽量地喝酒。

苗野:你是特别敏感的人,很多疑,别人跟你相处会很难的。

马晓春:很多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认为跟我相处比较难,有更多的人就干脆走开了。我的那些朋友,我周围的人比较了解我,他们觉得跟我来往其实是很容易的,因为我是属于那种很随便的人。随便我举一个例子,有的记者对我没什么好印象,其中很多原因是记者自己造成的,他问我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几岁学棋,我心里想,你既然来采访我,为什么不去查资料,是不是?然后我也就没什么好心情,我说你自己去翻翻资料就行了。别人认为你犯不着这样较真儿,问你几岁学习,你就回答9岁,只有两个字,而我却说这个问题你自己翻翻资料,这就多说了十几个字,是不是?但是我就是这种性格的人,我就是认为你要采访我,你就不应该问这种问题,你就应该有备而来。实际上我是觉得就没有那种你什么都不付出就可以随便得到的事情,你连翻翻资料的心思都没有,什么东西都是人家双手给你准备好了,那谁写文章呢?我写还是他写呀?有的棋手问什么答什么,记者们就说这个人很好处,因为这样很好相处的人太多了,所以碰到我这种很难相处的人,记者们的头就有点大了。其实如果你能像我认为的那样,采访之前肯老老实实地把资料都翻一遍,结果会很不一样的。

苗野:你在生活中被人误会的时候多吗?

马晓春:很多。

苗野:那你有时候会觉得孤独吗?

马晓春:有。

苗野:孤独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我是在最高兴的时候发现我很孤独,比如什么事情做得很好,我特高兴,有一个好消息,可是我不知道该告诉谁,这时候我觉得特孤独。人痛苦的时候事情大致相同,但是快乐却有各自不同的原因,人是很难真正分享快乐的,至多是因你快乐而快乐,也还是有点做作。

马晓春:那我可能是跟你相反。我要是有好消息的时候用不着我告诉别人就都知道了。

苗野:那你什么时候觉得很孤独呢?

马晓春:肯定是有什么坏消息的时候,我又不愿意去跟别人说。因为我不愿意让人来分担我的这种坏消息,所以这个时候就比较孤独,你心里有什么不舒畅,你又不跟别人说,你可不就孤独了吗?

苗野:那你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找人聊天吗?

马晓春:其实你要想跟别人说的话,还是很容易找到愿意听你发泄的人。但把你的痛苦去发泄给别人也不好,有时候想想还是自己承受算了,所以基本上就是,我只要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人家总认为是我挺高兴的。

苗野:你现在是离了婚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的生活没有规律是不是?

马晓春:一个人生活本来就不会有太多的规律的。

苗野:没有规律会影响你的工作,下棋什么的吗?

马晓春:那肯定要影响的。

苗野: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马晓春:讲不清楚,感觉上我觉得不错的。必须得去感觉。

苗野:我读过一篇文章,说下棋的人离婚的比较多。

马晓春:这跟下棋没什么关系。但是也可能下棋的人思想比较丰富,从概率上来讲的话,比别的人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下棋的人都有一些名气,有名的人一旦做什么事情的话,就会被炒得人家都知道了。普通人离婚谁管你呀,所以多与少就这么出来的。

苗野:你刚才那句话我没有听懂,你说下棋的人感觉比较丰富是吗?

马晓春:思想比较丰富。因为你要下棋的话,你一定要想很多的东西。我要考虑我走这步棋的话,对手会怎么样,因为对手会这么考虑,所以我要那么考虑。无论是逻辑思维也好,还是第六感觉思维也好,这个肯定是常人所不能做到的,不下棋的人,可能你的思维就不会那么复杂。

苗野:你这种复杂思维怎么会直接导致离婚呢?

马晓春:因为你一复杂,你的那个伴就可能难以接受你的这种思维,跳跃性太大,让对方难以把握。

苗野:我觉得你应该挺会跟女孩相处的,我到你这里来的时候,我让你指路的时候,你说你跟司机说,你不跟我说,你还是很理解女孩的,一般女孩对方向都没感觉。

马晓春:是这么回事。女孩来这里基本上都弄不清楚方向,因为女孩从小就有一定的依赖性,所有的事情你得把她带到那个地方,她就会心里满足,她不会想我要记住这个地方,反正是有人带着我走,我不着急,久而久之反而导致一种结果,我不用操心,反正我总能到的。

苗野:你是不是觉得要是找一个比较聪明的女孩,可能两个人关系会好。

马晓春:当然我不可能去找一个太笨的。当然笨也有笨的好处,你反正听懂了就完了,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了。但是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你要找当然是希望找一个漂亮的,漂亮的也麻烦,她可能又跑了。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就这么简单。

苗野:你要找一个漂亮的女孩,你还会担心她走吗?你自己很不自信吗?

马晓春:自信是可以自信的,但是事实上肯定存在这个问题。

苗野:你下棋会一直下下去吗?

马晓春:棋还是要下下去的,不下棋我吃什么呀?因为我的专长就是下棋,我不下棋怎么办,我就只有一个专长。

苗野:那你自己的生活呢,你觉得你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马晓春:还马马虎虎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苗野:你对婚姻恐惧吗?

马晓春:本来我觉得不恐惧的,现在有了一次经验之后,反而倒是恐惧了。这个东西是这样的,你是一个瞎子的时候,一件事再恐怖你也看不到。你是睁着眼的话,给你来一个很恐怖的镜头的话,你就会有恐怖的记忆,如果你从来不结婚,你就会认为结婚是很好的,很美好的一件事情,无忧无虑。但是有了这次经验之后,你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了。

苗野:那我想象不到。

马晓春:有人说无知者无畏嘛,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其实大道理咱们都懂,就是自己做起来不那么容易。

苗野:你在婚姻中体验到什么特别让你害怕的东西了吗?

马晓春:连一个人都弄不好,还弄两个人呢,婚姻就是这样的。本来两个陌生人在一起,你吵了架,该分手就分手,可是结婚了以后你吵了架了,完了之后你还不能分手。开始你是自己一个人,自己都弄不清自己,你还要弄清对方,你说多麻烦呀,比如很多事情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难免会出问题的,出问题就要吵架,是不是,你要不结婚的话,你发生什么,大家就是不能来往就完了,但是你一旦结婚的话,你等于是被套牢了,不行也得呆着。

苗野:你对处理生活中的这些琐碎问题的能力比较差,你嫌麻烦?

马晓春:我倒是一个确实很怕麻烦的人。

苗野:你理想中的、比较轻松的、比较好的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

马晓春:谁也不管谁。

苗野:若即若离的?那么两人生活在一起吗?

马晓春:生活在一起是可以的,但是谁也别管谁。

苗野:这样做很容易吗?

马晓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吧。

苗野:那么,你认为女孩总要管你什么事呢?

马晓春:当然就是管你和别的女孩子来往。我不喜欢她管我任何事情。

苗野:没有女孩能够做到,反正我做不到。

(北京晨报 4月16日)
    • [围棋]小林光一是马晓春心头旧伤
    • 富士通赛爆冷 马晓春李昌镐首轮遭淘汰
    • [围棋]朱松力棋王赛第二轮淘汰马晓春




    • 革命史知识冲关
      全国打黑统一行动
      4月14日公审张君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徐静蕾写真集出版
      辽足车祸大揭秘
      美国辛辛那提大骚乱
      中国IT业春天到来?
      日本篡改历史教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米洛舍维奇被捕
      退市警钟已经敲响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沙尘暴敲响生态警钟
      甲A风云
      俄美互逐外交官
      第五次人口普查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