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独家报道>>正文

马季与记者的相声七日谈

亲密接触“马家军首长”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一天(开篇)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本报文化部主任)

捧哏先说:

马季先生是位老相声演员——广播里老早就有他的声儿,电视上也老有他的影儿,报纸上更是老露名儿。今年67岁的马先生也算是老人了,但不显老。老当益壮。马先生这辈子跟相声有着扯不断的老感情。现在依然为相声事业积极奔走,老树吐新绿。套用他老人家一句词儿:老的,就是好。(补充一下,马季先生家里没有老鼠。)近日,马季先生旧地重游,到长春与老听众、老观众见面。本报以马先生老朋友的特殊身份,与他在相声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特殊阶段的特殊背景下,进行了这场对话。写出来可能不老练,那是文笔问题。但大家仍旧会依稀看出马季先生对相声的钟爱、忧患与思考,因为,他真真切切地是为相声奋斗到老的人!

逗哏开题:

小王说的都是寒暄之词。我这里只有一点要向长春市、向吉林省的观众表白。20世纪80年代首次评选“全国十大笑星”,评奖颁奖地就在长春,感谢观众们的培养,我当时是“十大笑星”之首。特别感谢城市晚报社。那次,城市晚报社是评选的重要运作者和主办方。所以,我们双方可以有共同语言,在这里谈及相声的林林总总。

捧:马老,您不光是一个人获奖啊,您是代表“马家军”获的奖!您是中国曲坛独一无二的“马家军首长”。

逗:这个,小王你过奖了。相声是群众艺术,没有群众喜欢和支持,什么军也站不住。我很欣慰的是,跟我学相声的很多人现在都很敬业,干得不错。

捧:你觉得在今天看来,相声的传统定位还准吗?

逗:这题目也太大了!

捧:后面还有更大的呢!(“上嘴皮顶天,下嘴皮顶地”那么大?……)逗:哎——,没那么大吧?咱还是分开说比较好。相声自诞生以来就讲究幽默、讽刺,还得追求及时性。

捧:这就跟我们新闻讲求时效性一样。

逗:一段好相声要有好话题才行,还要及时引发社会对这一话题的集体思考,这样才可以传世。

捧:而现在可以名传一时的相声段子都很少了。

逗:我也犯寻思,咋就老了老了,就赶不上从小了,相声现在面临的重要课题就是如何“鹤发童颜”。

捧:或者干脆,青春从头来过。所以,咱们要谈相声与时代、与电视、与小品、与队伍素质、与创作……逗:咱“与”住吧。再说就全抖露完了。

捧:那好,欲知其它……

逗:明儿个再看吧。

新闻作料:

马季先生此次长春之行纯粹印象

A、着装:休闲类。抵达时着一件方格面夹克衫,宾馆内会友时穿一写满英文的深色T恤衫。

B、发型:顺其自然型。马季先生的短发我们都能记得住。

C、饮食:入乡随俗,吃东北菜。由于身体原因,吃青菜多,肉类少。

D、谈吐:幽默随和。这种语气风格已是这位相声大师的自然流露。

到了讲究“人”的时候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二天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本报文化部主任)

捧:咱今儿还接着说相声。相声讲究“说学逗唱”。

逗:小王,这改了啊!

捧:嗳?!马先生,您可是相声界的腕儿,是泰斗级人物,您说改了,可是一言九鼎啊。

逗:真改了。现在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人”!

捧:感情儿是多了一项“基本功”。马先生,在下斗胆问一句,这“人”字意从何来?

逗:队伍。讲相声的人的队伍。

捧:人是生产力的重要因素。

逗:人是相声生命力的决定因素。

捧:马先生有高度。您给具体说说。

逗:老一辈相声演员已经力不从心,年轻的一代还没有形成第二第三梯队,相声表演队伍的断档问题在今天已表现得尤为突出,总之一句话,已经很少有人心甘情愿地去说什么相声了。40岁以下、35岁以上,还可以找出那么几位让观众认可的相声演员来,但35岁以下的就真的没有了。年轻一代的相声演员,如若达到老一辈的水平,那真得如中国男子足球一样,需要一个艰苦的磨炼过程。

捧:几年前,人们就已经关心相声队伍的结构问题了。当时姜昆、牛群等人还在积极地创作,时常地参加演出。可时过境迁,现在则是经商的经商,当官儿的当官儿,演影视剧的演影视剧,反正归根到底,真正能安下心来说相声的是越来越少了。侯跃文按说还不算太老,前些时候,还曾被评为德艺双馨的演员,可他也是有点心灰意冷,表示自己的最大愿望,就是能编好《相声教学大纲》。这让热爱相声艺术的人或多或少都从心底涌出一丝苦涩。

逗:相声表演队伍的断层,不仅是相声艺术发展进程中遇到的问题,多数曲艺表演形式都走入了这种困境,以致从事曲艺表演的人很难依靠老本行来养活自己,所以才纷纷向“钱”看,转行干了别的。姜昆办网站、冯巩参加影视演出,从本心上说,也在为相声及相声演员向更宽领域发展,探了路子。

捧:现有的相声人做什么,只是一方面。您更关心新人的素质和来源。

逗:YES。要解决这一问题,只有推进艺术院团的改革,繁荣演出市场,使曲艺表演有“利”可图。大的演出环境好了,人才的培养自然也就会跟上。如果演出市场依旧萧条冷清,别说编一套相声教学大纲,就是编出十套来,没人愿意说相声的状况也不会得到明显改观。

捧:现在好象形势有些扭转。冯巩、侯耀文、姜昆在中央戏剧学院推动成立了相声创作、表演大专班。

逗:这还真是好事。人家学戏曲的张嘴就说“我是戏曲学院毕业的”,各行当甭管是学什么的,都能说得出来自己是从哪儿毕业的,就我们这行,一张嘴只能问“你是谁徒弟?”而且直至今天,许多地方招收相声演员的学历要求还是——初中以上。相声是文化事业。初中的学历就能胜任文化事业吗?

捧:可侯宝林、马三立等先生还没有初中学历呢。

逗:所以马先生一直谦虚说:“我,马剩三条腿还立着呢”。要是高学历不就不瘸腿了吗?再者说,他们那个年代的整体学历背景哪能比上今天?

捧:这对,水涨船高。冯巩也是由此提出相声要有大专学历。

逗:这更是相声传承脉络的变革。原来“口传心授”、“师傅带徒弟”的相声授业方法将要改变。

捧:我作为媒体一员,与您进行这场对话,也是为了加强宣传。

逗:宣传也要力符实情。否则——捧:怎么样?

逗:就像“宇宙牌香烟”(大家赶快回忆1984年春节联欢晚会,耳边浮现唐山口音)——干点不着啊!!!

新闻链接

相声艺人中戏赶考忙

4日早晨7时起,中央戏剧学院中国相声创作表演大专班的招生现场,许多应考的学生与日俱增。在逐渐增多的面孔中,记者发现了一些“面熟”的人,这些都是专业相声演员,当然,大多数考生还是些“生”面孔。在应考的学生及家长中间,记者也发现了一些相声界的“腕儿”们,经询问,他们是来送徒弟、学生及子女参加考试的。

据悉,只有25人能成为幸运儿。有6个名额是留给女生的。相声大专班每年的学费为1.6万元。

相声只剩半碗饭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三天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本报文化部主任)

捧:咱今天还接着跟马季先生唠唠相声的事儿。

逗:希望能够喜欢!谢谢!

捧:豁!这语调一股酸味儿。

逗:我心里比这还酸楚呢……

捧:马先生昨天说了,相声现在讲究“说学逗唱”,老基本功没丢,“人”的问题也有望解决,您老的“酸楚”又自何方来?

逗:改了,不是“说学逗唱人”了。

捧:又改了,这回改成——

逗:“说、学、逗、唱、人、创”。

捧:噢!又加了个“创”字,是创作吧?

逗:正确(加10分),现在没有多少人专心、安心地创作相声作品了。所以我心酸呢……捧:每年咱不也能听到几个新段子吗?马老就别酸了,再自己说酸,醋厂可要来找您给做广告了。

逗:让他们拿钱给相声事业来投点资,正好(开个玩笑)。现在写相声真是不挣钱。写的好不好,都没什么地方能给发表,个别好的,让演员拿去“发财”了,作者可能稿费都拿不着。

捧:那您当红那会儿是怎样创作的?

逗:每年每个阶段都有任务。比如:“五一”节有个任务,我二三月份就下去采风,四月中旬回团里写最后一稿,“五一”演一下或灌磁带,随后又下去准备“七一”、“十一”的作品了。最多的时候,我在下面一泡就是七八个月,写两三个作品,体现在作品中的生活素材精而又精。

捧:我听明白了,那个时候,是厚创作薄演出。

逗:也不完全是厚此薄彼。反正,演出是为了展示创作。

捧:现在是为演出而铆劲创作。

逗:这是个演出时代。

捧:干脆点儿说,就是个商演时代。

逗:这都无可厚非,时代总是要进步发展的。相声也要适应时代。关键是,别把创作的特质适应没了。

捧:马先生,我提个可能是尖刻点的问题——总让别人创作,相声演员自己干嘛去了?

逗:演出去了。不是被拉去整个晚会,就是被电视台邀去当一回嘉宾,很多相声演员采风时间少之又少。

捧:而且演出时的段子不是老的,就是现拼凑的。

逗:可以这么说,没有写作,就没有我马季。我也要求我的徒弟走自己创作的路子。只有自己写,才能永远新鲜。

捧:姜昆的成名大作《如此照相》,就是他自己写的。

逗:我始终坚持,表演只能吃半碗饭。

捧:创作是另外半碗饭。哎,马先生,相声要是再不重视创作,也永远只能捧着半碗饭了吧?

逗!不,不是半碗饭。

捧:那是——

逗:就剩半拉儿碗了。

捧:饭没了啊!……

我的师傅与徒弟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四天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城市晚报文化部主任)

逗:嗜则如师傅……

捧:马先生,您这发音可有点不准啊。应该是“逝者如斯夫”。

逗:哎,不对。我的意思是自勉,对相声的嗜好应该如师傅……捧:这个大家都知道。您是侯宝林先生的得意门生呀。从您的身上,我们也看到了许多侯先生的精良作风。而且您现在也堪称中国相声界的集大成者。

逗:承蒙夸奖。侯先生身上的许多东西是我们应该永远学习的,那里的资源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捧:您给举个例子。

逗:人品、艺德咱自不必说了。侯先生承前启后,为把相声从地摊杂活提升为人民艺术,他做出了巨大贡献。比方说他的《戏曲杂谈》,就是对早前散落的东西的总结和升华。侯先生的临场发挥更令人叫绝。他的名段子为何百听不厌,因为回回都有新听头。

捧:您也学到并继承了他的这些专长。

逗:先生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还叮嘱说,即兴发挥不能丢掉啊。这的确是我们这个行当的特长。

捧:您也把这些特长传给了您的弟子。

逗:那是他们用心学、用心悟的结果。

捧:马先生谦虚了。相声“马家军”在中国艺术界可是响当当的。哎,马先生,您的弟子里,冯巩是最当红的一个吧?

逗:对,他是频频“曝光”。

捧:在我们的新闻里,总能提到他。他当初是怎样加入“马家军”的?

逗:他13岁那年,我到他就读的海河中学去了一趟。老师喊他过来,让他当面学了段《挖宝》,特别像。后来我才知道,凡是我特别流行的段子,他那全有。他20岁上下的时候,我正式与他有了师徒关系。

捧:冯巩可是个全才人物。您的弟子里,大概也数他影视剧演的多。

逗:最早是谢添找的他。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捧:好在他一直未丢掉本行。

逗:大家现在做的很多工作也是为了拓展本行的发展空间。

捧:现在你的弟子也有弟子了。

逗:嗯。我都快四世同堂了。

捧:相声事业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不懈努力。

逗:“马家军”的努力只是相声界同仁共同努力的一小部分。

捧:问您一个很私人的问题行吗?

逗:好嘛,又成“绝对隐私”了。问吧。

捧:您儿子马东现在是湖南卫视很厉害的主持人。他为什么没有子承父业?

逗:兴趣是一个人入行和干好本行的重要基础。马东读小学的时候,我就拜访过他老师,告诉学校不要因为我讲相声就让他硬往这方面发展。虽然我们这个行当子承父业的很多,但马东有他的理想,我完全支持,他把湖南的《有话好说》主持得不错。我也希望大家喜欢。

捧:这算广告啊!

逗:我再做一个。

捧:好嘛,上瘾了。

逗:“马家军”——

捧:怎么样?

逗:不是我马季家里人的军。

捧:原来是更正啊!……

我为相声守着寡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五天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城市晚报文化部主任)

捧:哎呀,一看今天这题目,咱这话题挺“沉痛”啊。

逗:是沉重。但沉重未必不是好事。

捧:在沉重中觉醒、奋进更是好事。

逗:你这认识挺有高度呀?!

捧:那是。跟马先生在一起,1米68都能直接提拔到1米86。咱说正题儿吧。相声为什么在今天出现了危机?

逗:说来话长。京剧或者其它曲艺门类时至今日身处窘境的原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相声的处境缘由。

捧:另外,还有相声自身的原因吧?

逗:这应该与这个时代的传播媒质结合着说。

捧:这个时代,人们对艺术的享受讲究“音画时尚”、“视听感受”。

逗:而相声自诞生以来就注定是以语言为主的艺术。光听不看,人们照样能被逗得笑意不止。

捧:可现在人们都不情愿光听不看了。

逗:是啊,那样眼睛就闲置了!捧:而今,人们不想眼睛闲置,又想笑,就都看小品去了。

逗:很多相声演员也不想自己被闲置,就演小品去了。

捧:那您老怎么看待相声与小品的关系?

逗:各有个性。鼓励互补。

捧:言简意赅啊。

逗:相声、小品现在有些“串皮”了。我想,不发展个性,都完善不了。

捧:马先生,我说句可能是不中听的话,主要是相声向人家小品“串皮”。现在当红的许多小品明星可都是从相声界“流窜”过去的。

逗:他们也把相声的很多特质和表演上的优良传统引入了小品中。

捧:但有多少小品特质来到了相声中呢?

逗:这个你还真不能武断。举个眼前的例子——奇志、大兵的相声中就有小品的长处,进人物特别快,角色特征特别鲜明。

捧:那么这个是不是相声的泛化呢?

逗:“泛相声”这个词是不完全准确的。但就如以前的“化装相声”、“吉它相声”及现在仍常见的“相声小品”等一样,这种对相声发展的探索是积极且有益的。也只有在探索中,我们才能对相声的进一步发展有更准确的定位。

捧:但愿意做这种探索的人是不是也越来越少了呢?

逗:你这问题是步步紧逼啊。那好,我表个态,现在相声遇到危机了,有些人抱着撤退而不是探索的心态离开了相声界,去寻找更火爆的现场。等有一天相声境况好了,他们再回来当相声名人。这是投机。我仅以我个人的名义说,我不会这样做,即便其他人都走了,我仍会在这儿为相声“守寡”!!捧:我代表相声爱好者们为您的这种态度鼓掌。明天,咱们会谈一个您态度更鲜明的问题——相声与电视。

逗:那好,我先走一会儿……

捧:干嘛去?

逗:去看一会儿电视——

捧:做准备运动啊!

当相声遇上电视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六天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城市晚报文化部主任)

逗:今天的对话题目是一个流行句式——当什么遇上什么。

捧:马先生还是挺新锐。当我遇上马先生,就自然使劲淘弄您身上的新闻资源。咱今儿个说的是电视。

逗:电视可了不得!它越来越多地影响着这个时代和我们的生活。

捧:也自然影响到了相声。

逗:可相声没咋影响到人家电视。

捧:这是咋回事呢?

逗:电视是主流媒体。相声却有点越来越不像主流艺术了。

捧:双方势不均、力不敌了。

逗:我没有指责电视毁了相声的意思。但我也必须坦承地说,我红就红在电视普及前。没有电视可看的时候,相声靠纯粹的语言魅力活着。

捧:但现在也有不少相声演员专门在电视上活着。

逗:但活法不一样了。

捧:对,都不咋讲相声了,或演电视剧,或演小品,或做电视台嘉宾。

逗:电视和电视台可不是一个概念。

捧:电视作为媒介,应该说给相声的发展提供了无限大的空间。但电视台的具体运作者往往太霸道,主观删改相声的必要铺垫和衔接语言。

逗:导演常要求相声演员一露脸就直接把观众逗乐,闹得演员迫不得已时,不是挤眉弄眼就是伸胳膊蹬腿。

捧:如果说电视台毁了相声,多少也是从这个角度说的。李金斗就曾直言,讲不来“央视相声”,并说他宁可永远只在剧院、舞台上表演。

逗:当然,电视台有电视台的角度,有他们对节目的要求,不论是中央电视台,还是地方台,都是如此。

捧:但人们更把每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看成是相声与电视矛盾争夺的是非之处。

逗:人们还真就是从那里才能集中欣赏到几段新相声,那真是新相声啊。

捧:新得都反传统了。特别是这几年,相声好多传统特质在春节晚会那里一丁点儿都见不着了。

逗:但也应该肯定,有些相声演员还是适应了电视台的要求。

捧:所以我们看到,冯巩今年整个“猪八戒背媳妇”的道具,去年整了一溜儿乐器,再不就拉辆洋车上了场……这个咱不说了。您给说说曾一度流行的“相声TV”。

逗:就是相声音配画吧。做得差强人意。

捧:但有时电视制作者这么做是为了用更先进的手段抢救性保留一批相声名段,那是历史资料。

逗:但往往将相声用语言对生活完成的浓缩,又用画面给稀释回来了。加之其它方面制作得不精良,许多“相声TV”拍成了图解式的。这与小学生作业好有一比。

捧:哪种作业?

逗:看图说话。

捧:那“相声TV”是——

逗:全盘反拧,话说图看!

捧:唉……

向着“脱口秀”前进

——与马季先生的相声对话·第七天(结尾篇)

逗哏:马季(相声表演艺术家)/捧哏:王奎龙(城市晚报文化部主任)

逗:再一次向城市晚报读者致敬。

捧:哎?!马先生,咋一开场就这么严肃、正式,还有那么点隆重?

逗:这不你写着“结尾篇”嘛。

捧:那也不是张嘴就结尾呀。咱这几天谈了相声发展到现在这种状况必须要谈的几个问题。问题摆了一堆,最终还得找条明道呀。

逗: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继承;发展大于继承。

捧:提纲挈领。有高度。但您这也太纲领化了。再给说得具体点儿。

逗:相声,是以语言为主的艺术。这一点必须坚持住。否则相声的发展就走样了。

捧:就像那年黄宏在春节晚会上“卖钉子”时所说的,必须守住“道儿”。

逗:正因如此,相声界同仁还得继续提升自己的语言功力。

捧:那么相声的表演形式——

逗:努力打造“脱口秀”。

捧:何出此言?

逗:我曾多次在美国考察“脱口秀”表演。在一个迷你剧场里,公布每期的中心话题,届时有一两个演员幽默风趣地谈古论今,收放自如。还留出一定时间与现场观众互问互答。

捧:相声的真正生命力也在现场。就如崔健强调摇滚的生命力在现场一样。

逗:现场表演时的临场发挥特别重要。侯宝林先生临终前还特别强调这一点,他说,即兴发挥不能丢,这是我们相声的特长。

捧:即便是再老的段子,在现场也能听出新“彩儿”。

逗:唱歌有“假唱”,我们说相声的不能有“假说”。

捧:那对。假说,那是科学研究上用的。

逗:侯先生以来的这些位相声大家,一直向往相声演员能跟新闻播音员一样,及时把各类大事传播给听众。

捧:相声的幽默讽刺功能发挥得必须及时。

逗:美国“脱口秀”的及时性与现场生命力,正是在这一点上,给我们相声提供了借鉴发展的方向。

捧:我明白了。

逗:以后建议学外语的同志将美国“脱口秀”的翻译方法改一下。

捧:噢,外国人把那京剧叫作“北京opera”,您打算把“脱口秀”译作——逗:美国相声!

写在最后:感谢马先生此次长春之行留给本报读者和广大相声爱好者的句句谏言与坦诚观点。相声的发展,从一定意义上可以上升认识为中国语言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希望更多朋友关注和推动相声发展,继承和发展我们的传统艺术。最早在全国评选“十大笑星”的本报愿继续做这方面的先锋。

(城市晚报 王奎龙供本网专稿)




      革命史知识冲关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李登辉赴日“求医”
      4月14日公审张君
      全国打黑统一行动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庆建党80周年 征集革命史迹图片
      辽足车祸大揭秘
      中东和平进程
      美国辛辛那提大骚乱
      中国IT业春天到来?
      日本篡改历史教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退市警钟已经敲响
      73届奥斯卡金像奖
      沙尘暴敲响生态警钟
      甲A风云
      俄美互逐外交官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
      白领招聘机会快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