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独家报道首页>>正文

余纯顺留下的是官司
2001年4月30日 16:36

新闻晚报4月30日报道:余纯顺没想到,艰难的徒步旅行中留下的遗物,从1996年起,便在其父亲、弟弟间引发了一场归属纷争。

这些遗物包括有记载了余纯顺从1988年至1996年的8年间徒步行走、探险生涯的日记照片1万张,盖有1578枚邮戳的纪念本,新闻媒体采访他的录像带8盘、磁带20盘及报道他壮举的报纸等。

首次官司强制执行

1996年12月16日,作为法定继承人的余金山把保管遗物的次子余纯民告上法庭,要求返还遗物。经法院多次调解,余纯民不承认遗物在自己处。杨浦区法院依法判决其返还。余纯民不服,提出上诉,被二审法院驳回。

执行期间,余纯民仍拒不履行生效裁判。为此,杨浦区法院对其作出司法拘留15天的决定。2年后,余纯民自以为案件已经了结,便悄悄将先前转移的余纯顺遗物搬回了家。杨浦区法院执行法官得到这一线索后,迅速组织力量来到他们住处。

面对突如其来的执行法官,余纯民顿时不知所措。他坚持称遗物不在自己家,但就是不肯开门。执行法官对他进行法制教育。无奈之下,余纯民打开了房门。在出示了搜查令后,执行法官在里屋吊橱里,找到了几只纸箱、几捆报纸,打开一看,就是余纯顺遗留的录像带、磁带、日记本等资料。一一清点后,这些遗物返还给了父亲余金山。

至此,余纯顺遗物纠纷首次尘埃落定。

再度诉讼被告众多

1997年,上海某报记者汪建强撰写的《余纯顺死后也不太平》、《孤独英雄,在爱情旷野上逆风而行》两篇文章,分别发表在上海某周刊和湖北《知音》杂志上。余金山又以被侵害名誉权为由,将汪建强、某周刊、《知音》杂志社、余纯民和他前妻董英、女婿吴义林告上法庭。

余金山认为,两篇文章有15处是汪建强“借他人之口捏造事实,在媒体上向公众恶意诋毁、诽谤而已”,要求法院判令汪建强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经济损失2万元;判令某周刊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4万元,经济损失3万元;判令《知音》杂志社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10万元,经济损失7万元;判令余纯民、董英当庭赔礼道歉,并各赔偿精神抚慰金4000元,经济损失1000元;判令吴义林当庭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6000元,经济损失4000元,由6被告共同承担诉讼费。

而在此前的1997年10月,余金山以某周刊、汪建强侵犯名誉权为由,向徐汇法院提起诉讼。同年12月,余金山撤回起诉,但20天以后的11月9日,余金山又以汪建强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向普陀法院提起诉讼,1998年1月,余金山追加某周刊、《知音》杂志社、吴义林、余纯民、董英为共同被告。当时余金山要求6被告赔偿金额高达400万元,后来又降到100万元,最后又降到30万元。

法院好心无人领情

普陀法院对此案十分重视,副院长阮忠良亲任审判长。法院在审理此案时,欲极力当一次“和事佬”,孰料双方都不领情。

法院认为,原告余金山与被告余纯民、吴义林均系家庭成员,被告董英亦曾是原告的家庭成员,双方理应敬老爱幼,和睦相处。但由于双方缺乏沟通和理解,未能妥善处理家庭琐事,导致矛盾加剧,关系紧张。

法院希望双方当事人从维护余纯顺的形象,珍惜亡者的荣誉,也尊重和爱护各自的名誉,维护家庭和社会的利益出发,吸取教训,尽弃前嫌,互谅互解,取得和解。

法院经过庭审,作出如下判决:

汪建强、某周刊应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在该刊上刊登向余金山公开道歉声明;汪建强、《知音》杂志社应在判决生效后30天内在《知音》杂志上刊登公开道歉声明;余纯民、董英、吴义林向余金山赔礼道歉,汪建强、某周刊、《知音》杂志社分别给付余金山5000元、2000元和3000元的精神损害抚慰金;7010元的案件受理费,汪建强、某周刊、知音杂志社分别负担3010元、1800元和2000元,余纯民、董英各负担50元,吴义林负担100元。

输家赢家各执一词

余金山:

余纯顺在新疆罗布泊遇难。噩耗传开,全上海乃至全国都为之震动悲伤!作为生父“晚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生大悲降临头上,其悲痛之情是彻骨彻髓的。

而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女婿以利令智昏的无中生有的“幕后新闻”招摇过市,向我射出了一支毒箭。

余纯民:

如果自己手中有2万元,会把父亲一直告到北京去。余说,并不是心甘情愿要打官司,而是要祭奠大哥余纯顺的在天之灵,让他的精神发扬光大。

汪建强:

现在我已经说不出什么了,我很痛苦,也很悲哀,因为我在采访之中的大量事实表明,我崇拜的英雄死后,留下的不是警醒,而是更多的敛财与变本加厉。这是一种麻木,是一种贫困后的忘乎所以的贪图享受。我只是想问一句:英雄死后,我们应该继承的到底是什么?

征服“世界第三极”的上海男人

余纯顺,上海人。生于1951年12月,大学本科。余纯顺有一项目前中国还没有人超越的纪录———徒步4万公里。

1988年7月1日,他挥手告别上海,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壮举,行程达4万多公里,他访问过33个少数民族,发表游记40余万字,拍摄照片8000余幅,尤其是完成了人类首次孤身徒步川藏、青藏、新藏、滇藏、中尼公路全程,征服“世界第三极”的壮举。

1996年6月13日在即将完成徒步穿越新疆罗布泊全境的壮举时,不幸遇难。

记者调查:“这些照片都是财富”

半个月来,记者试图找到余金山本人,可一直未果。上周末,按照判决书上提供的地址,记者前往惠民路753弄,可邻居说老余已不住这里了。

汪建强提供的消息说,好像住在浦东新区川沙镇妙境路。4月22日上午7时,记者从浦东乘公交车前往,8时左右,到达川沙镇,可找遍了妙境小区、妙境公寓,都没找到,几经周折,经附近居民介绍,终于在新德路的华港公寓找到了余老的住所。记者上六楼敲老余的门,可没有人应答。

门卫张师傅说,他22日早晨见过老余。那天早晨6时左右,老余说他大门的钥匙忘记在家里了,请张帮忙把门打开,张师傅于是叫了一个专门开锁的,打开门一看,房子为三室两厅,以当时的价格算少说也需20万元。房间内十分凌乱,房中间摆放着10多个箱子,里面全部是以前余纯顺的照片等。

老余十分得意地对张说,这些照片都是财富,他以后准备把这些照片全部卖掉。为了感谢张师傅的帮忙,余还给他和开锁的师傅各送了一张余纯顺的照片。

据华港公寓另一位门卫庄先生介绍,老余在华港公寓已经住了3、4年了,很少有人来找他,今年72岁的老余身体还算健朗,平时烟酒不沾,生活不算讲究。

去年4月,老余和庄师傅谈起要和儿子打官司的事,庄说犯不着和儿子打官司,余不理会。

4月23日,记者又采访了余金山的代理律师仇四平,他表示,他也不知道余金山的准确地址,只听说老余最近身体不太好。

(新闻晚报 张照强 郭文才)




      五一出游全面指南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革命史知识冲关
      清华大学九十校庆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李登辉赴日“求医”
      全国打黑统一行动
      张君等14人被判死刑
      土耳其人质事件
      北大青鸟入主搜狐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庆建党80周年 征集革命史迹图片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辽足车祸大揭秘
      中东和平进程
      美国辛辛那提大骚乱
      中国IT业春天到来?
      厦门远华走私案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