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王军霞vs麻旦旦:80万元vs74.66元
2001年5月18日 19:24

千龙新闻网5月18日报道:麻旦旦,陕西省泾阳县一个19岁的农村姑娘,先被污蔑为卖淫女,被泾阳县公安局蒋路派出所的一名干警和一名聘用司机传唤、审讯,限制人身自由23小时,期间还被铐在篮球杆上;后又被说成是嫖客,连性别都被改掉;在案件审议期间,被迫做了两次处女检查。5月9日,陕西省咸阳市中级法院对这起荒唐之至的“处女嫖娼”案做出一审判决:被告泾阳县公安局向原告麻旦旦支付赔偿金74.66元。

王军霞,第14届“欧文斯国际奖杯”获得者,第26届奥运会金、银牌得主,被誉为“东方神鹿”。在她获得奥运会金牌后不久,香港《大公报》B6版以整版登载王军霞挂着奖牌、右手微笑着高举鲜花的画面,通栏大字是“热烈祝贺中国奥运代表团高奏凯歌”,王的右手部位有两盒昆明卷烟厂出品的“红山茶”香烟,其下是:“香港政府忠告市民:吸烟害人害己。”5月15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起侵害肖像权、名誉权案做出终审判决:昆明卷烟厂登报向王军霞公开道歉,并支付王军霞赔偿金80万元。

80万元和74.66元,这两个相差万余倍的数字,让我们感到无比困惑和忧虑。

公民人身权利价值几何

在这两起案件中,被告方的行为都构成了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犯,给受害人的精神和心理造成了伤害。如果客观地加以比较,笔者认为,麻旦旦所遭受的侵犯更为粗暴,遭受的精神伤害更为严重。可是,麻旦旦所获得的赔偿却只有74.66元——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数字,也是让受害人备感屈辱的数字!

据报道,按照现行《国家赔偿法》,对于国家权力机关限制人身自由的赔偿标准,一天只有几十元钱,一个人即使被无辜关了10年,也只能获得10万元的赔偿。这就是说,麻旦旦被关押23小时,前后跨度两天,按两天时间计算只能获得74.66元的赔偿。而对于麻旦旦所遭受的精神损失,《国家赔偿法》只规定用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三种形式予以“赔偿”。

国家权力是用来保护公民权益的,一旦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了侵犯,国家权力就会对过错方实施处罚。那么,当这个过错方是某个社会成员(单位)时,赔偿金额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而当这个过错方就是国家权力本身时,处罚力度竟变得如此轻描淡写!试想,如果这起“处女嫖娼”案的过错方是某个社会成员或单位,也会是仅仅赔偿74.66元就完事了吗?

公民合法权益的维护,不仅体现在社会成员之间的相互尊重和互不侵犯,更应体现在国家权力对普通老百姓权利的尊重和保护上。国家权力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赔偿,决不可轻描淡写、敷衍了事。从一定意义上说,《国家赔偿法》的标准反映了公民人身权利价值几何的问题,从中可以看出普通百姓的人身权是否受到了真正尊重。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袁曙宏说,这个案件最大的悲哀就在于《国家赔偿法》本身。而笔者则进一步认为,74.66元不仅让麻旦旦备感屈辱,更让全体国民极为失望。人们不禁要问:难道我的人身权利就值这几个钱吗?

是国家行为还是个人行为

关于一些国家权力机关的工作人员执法犯法、为非作歹的事情,我们已经听过许多了,却依然屡禁不止且愈演愈烈。笔者认为,滥用国家权力的行为本身,就是对国家权力的公然藐视和侵犯,他们的过错虽是在执行国家权力过程中犯下的,但过错本身并不是国家行为,而是个人行为。对这种行为的处罚,应和普通公民的违法和犯罪行为同等对待。在这起“处女嫖娼”案中,所涉及的办案民警应对过错负全部责任,他们作为被告时的身份不再是民警,而是普通公民,他们的过错也仅仅是个人行为,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该赔多少,就赔多少,不应当按照《国家赔偿法》的标准进行赔偿,赔偿不应当由国家来承担,而应当让违法者个人来承担。

据报道,泾阳县公安局已对这起“处女嫖娼”案的办案民警、相关领导进行了处理,有的被撤销职务、行政降级,有的被开除党籍、留党查看,有的被离岗培训、勒令辞退,等等。而这起案件所涉及的民警,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伪造证据,已构成了刑事犯罪,案件处理的结果,不仅没有将他们绳之以法,予以相应的刑事处罚,而且连民事(赔偿)责任也让他们逃了过去,只受到了行政处罚和党内处理。笔者不禁要问:莫非职务、党籍能够抵罪?

职务、党籍能不能抵罪,社会已有公论,笔者不再赘述。加大对执法犯法者的处罚力度,有利于遏制滥用国家权力现象的发生,有利于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这已是人所共知、人所能解的道理,为何在实际执行过程总是那么难?总是违背了这个道理?

麻旦旦是幸运的

王军霞是幸运的,她用法律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而麻旦旦也是幸运的,毕竟,她的不幸遭遇引起了众人关注的目光,赢得了人们的同情和思考。虽然从字面意义上,王军霞和麻旦旦的人格平等,享有同等的人身权利。但是,如今这年头有谁想欺负名人,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愚笨行为,而欺负欺负普通老百姓,往往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除非这事备受世人关注,除非这事被闹得沸沸扬扬。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想起年初的那起“同济研究生安徽遇害”案来。在案件的后续采访中,当地不少农民说,亏得亓培玉(遇害人)是一个研究生,不然,怎么能造成这么大的声势?怎么能“迫使”有关部门一查到底?有多少普通老百姓遭受的冤屈无人知晓,不了了之!

笔者读此报道时,心里一阵凄然。“有理不在言高”,然而,社会上又有多少不合理、不公正、是非颠倒、黑白难分的事情无人理睬?有多少“有理”者的声音被无情淹没而无以“言高”?不幸能被闹得波澜四起,是不幸者的万幸,却是法律的悲哀,也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如果通过这起荒唐的“处女嫖娼”案,能够唤起更多人的理智思考,能够进一步完善我国的法律制度,那么麻旦旦遭遇的不幸和屈辱也算值得了。

(作者 晏扬 选稿 赵师谊)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东方高考热线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宝钢争创世界一流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东方网"案一审纪实
      革命史知识冲关
      重庆武隆山体大滑坡
      李登辉赴日“求医”
      全国打黑统一行动
      张君等14人被判死刑
      中东和平进程
      石家庄爆炸凶嫌落网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