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透视领舞少女 迪厅里的"夜蝴蝶"
2001年5月20日 10:57

胸前飘着一只蝴蝶

她们看上去跟别人有点不大一样,她们似乎更加具有“攻击性”——也就是说,她们很容易把身上的气息传递到别人身上,让你感到她的存在。很难说她们是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但可以想象,正如做饭的人除了放更多的盐,否则很难引起你的注意。她们身上有一种呈放射状的魅力——青春和激情的魅力。她们喜欢在夜间活动,往往是许多人进入了梦乡之后,她们才关掉房间里的灯,从出租屋里走出来。她们将进入一个疯狂的场所,并且带领大家进入一个更疯狂的世界。这个世界与窗外的世界不同:狂乱,缺少秩序,令人快乐,或者更加无聊。

她们是迪厅的领舞者。

如果你是一个老朽,或者搁在十几二十年前,看见她们的打扮你一定会感到痛苦:她们几乎无一例外地飘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当然,是染的,花了一两百元钱。她们的衣着不是暴露就是有点怪,低胸,露肚,另类,看上去似乎有点美。她们有的还喜欢在身上弄点文身,不过大部分是贴上去的,一两个月就会掉下来。有个姑娘在暴露的胸前贴了一只蝴蝶,蝴蝶很美,在飞,飞进你的视线,并且振动着翅膀。

只是一种工作

其实她们的打扮与职业有关,必须新潮,与众不同:需要激情,引人瞩目。她们可不是坏人,你要想开些。

她们的日子过得挺不容易。李菲,一个标准的重庆妹子,长得漂亮,辣,舌头跟机关枪一样,上来就是一阵狂扫,把牙齿是否长了蛀虫都告诉你。她一声接着一声的乱叹气,想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但又喜欢跳舞,而跳舞又是最不稳定的工作。真是爱恨交加,无以复加,不知如何是好。

在那些跳舞的女孩子里面,她的文化程度算挺高的,卫生学校毕业。毕业后在家乡做了三四个月护士。性格决定命运,也许她天生就不是做护士的料,开始就不应该去学。她说,医院里的那些老护士欺她是新来的,倒屎倒尿,脏活累活都指使她去干,工资太低,三四百块钱,自己还不算是正式工。她一生气就不干了。

她开始了做领舞的日子,到现在已经3年多了,大部分时间是在重庆,来深圳还是今年的事。她比较了一下两地领舞的区别,重庆那边穿着比较保守,这边都很暴露;重庆男女领舞者都有,这边似乎只有女孩子,男子汉她还没有见过。她说,也许深圳人都喜欢女孩子。还有一个区别,这边的工资比那边要高两三倍,在重庆只能拿到1000多元。

头上被人敲了两个大包

不过,李菲说她似乎很不走运。三个月前,在龙岗的一家歌舞厅做时,被一个闹事的客人用啤酒瓶子在头上敲了两个大包,现在还没有全消。

那天她正在台上跳舞,听到下面有客人指着她说,这个女孩子不错。然后就有个男的来拉她,要她到下面去跳。李菲说,不行,我要在上面领舞。那个男的说,到下面来喝酒,并且拉她。李菲不肯下去,说上班时间不能喝酒。男人最终恨恨离去。

不想下班刚走到门口,李菲就看见这个男人和一群人走过来。那个男人拿着一个啤酒瓶子,见了她大声说:臭三八,叫你喝酒不喝,你这是扫我面子。男人醉醺醺的,拿起酒瓶子就在她头上敲了两下。等她反应过来时,忙用手去挡,这一挡,把男人给挡伤了。她也不知怎么回事,恐怕是瓶子破了,划在了那个人的下巴上,当时就出了血。一出血,问题大了,一群人围上来,最后舞厅出面,好说歹说。舞厅说赔他1000元钱,男人不答应,要3800元,最后赔了,她自己出了2800,一个月白干。现在她还想不通,自己是个女孩子,而且是对方闹事,先打她,不过她没有出血,对方出了血,怎么就要她赔呢?

对了,李菲还说,上个月在一家舞厅做了二十多天,结果那舞厅关门了。白干。又是一桩倒霉事。

两个姐妹成搭档

想不通的事最好别想,否则不成哲学家也要成个疯子。她的搭档诗诗似乎没她那么倒霉。诗诗对她的前途似乎更有信心,她说她姐姐是开发廊的,有一天不跳舞了,她可以去开家发廊,做美容。

她们最近在龙胜吧跳。诗诗其实没跳几天,她长得高,也靓,以前做咨客。李菲还在另一家舞厅跳时,跟舞厅里的一个啤酒小姐说,她想找个搭档。领舞是这样的,一般是两人一组,自己组建,同进同出。这个啤酒小姐就告诉她,有个朋友舞跳得不错,这个人就是诗诗。诗诗平时就爱跳,听说有可以玩还能赚钱的工作,把咨客这活立即扔了,用上了她的一技之长。

领舞的人大多数都是无师自通的那类,平时爱跳,稍加排练之后,便可以拉出去。也有受过专门训练的。例如陈小华,她家里人送她在龙岗的一个舞蹈学校学了两年。领舞者最重要的素质就是激情,因为她们要带动别人,跟着她们随着节奏一块扭动,把气氛带出来。她们必须新潮而疯狂。

她们属于夜间动物,一般是晚上11点钟上班,直到凌晨3点,然后吃夜宵,接着睡觉,睡到下午两三点,然后吃中饭,一天两餐。陈小华说,有一天她妈妈打电话过来,问她吃了早餐没有。她说,妈妈,对不起,我睡着了,忘了吃。

对于将来,她们有点迷茫。她们都是吃青春饭的,二十岁左右。回家,嫁人,做个贤妻良母,一般是她们的想法,或者也不是想法,随便说说而已。

她们不属于任何一家舞厅,是自由职业者。舞厅不会让几个人永远在它的舞台上跳下去,否则早让客人厌烦了,一般一两个月,或者两三个月一换。换下的就要找另一家,然后又被换下,又找下一家,如此循环往复,像自行车的链条。也有脱节的,李小华和她的搭档符蓉就曾歇过三个月。这三个月她们天天打麻将,逛街。

她们其实都是挺好的女孩子,比白领丽人更显得真实。她们爱美、贪玩,自由自在,这也让她们看上去有些憔悴。

(深圳晚报 5月20日 李晓水)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辽足车祸大揭秘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东方高考热线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财富论坛-中美关系
      宝钢争创世界一流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东方网"案一审纪实
      革命史知识冲关
      日本篡改历史教材
      全国打黑统一行动
      张君等14人被判死刑
      中东和平进程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