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

美国支持达赖集团分裂活动剖析
2001年5月25日 13:38

东方网5月25日消息:中国人权研究会今天发表题为《美国支持达赖集团分裂活动剖析》的长篇文章。文章全文如下:

近年来,达赖频繁访问美国,受到美国总统等高官的接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在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下频频升级,愈演愈烈。最近,美国不顾中国的坚决反对,再次允许达赖访美,总统、国务卿、副国务卿分别与达赖会见,国务院任命副国务卿兼任所谓“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国会悍然抛出所谓“西藏政策议案”,公开支持达赖的分裂活动,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激起包括西藏人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强烈愤慨,也引起世界人民的关注。鉴此,我们有必要对美国支持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事实和实质,做一个深入的考察和分析。

一、美国支持西藏分裂势力、策动西藏独立由来已久

美国染指中国西藏由来已久。特别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美国策动、支持西藏贵族上层制造民族分裂的活动,逐步升级,并逐步从后台走向前台,从秘密走向公开。

20世纪40年代,美国政府唆使西藏地方分裂势力,以“独立国”的名义,参加在印度举行的泛亚会议,并公然违反国际惯例,在未经当时中国国民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指示其驻香港领事馆直接发给“西藏商务代表团”签证,策划其赴美进行“西藏独立”活动,而且还悍然策动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在西藏制造臭名昭著的“驱汉事件”,企图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同时还指示美国新闻界散布消息称,“美国已准备承认西藏为独立自由的国家”。据美国媒体透露,1941年9月,美国战略情报局以视察西藏交通线为名,派出伊里亚·托尔斯泰等人,携带罗斯福总统给达赖喇嘛的信件和礼品,到西藏活动达三个月之久,并密报美国政府称,“美国应该绕过中国政府支持西藏”。1943年下半年,美国战略情报局便奉命给拉萨送去了一套无线电收发报设备,还空运了一部分军援物资。

50和60年代,美国不但策动、支持西藏上层反动势力武力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三次策划达赖喇嘛外逃,进行所谓“政治避难”,而且还唆使和支持西藏分裂势力发动武装叛乱,帮助达赖集团重建“四水六岗卫教军”武装,资助印度与达赖集团合谋组织“印藏特种边境部队”,武力袭扰中国西藏边境居民与边防部队,企图“打回西藏”。同时,还操纵联合国三次通过关于所谓“西藏问题”的决议,妄图将纯属中国内政的达赖问题国际化,以纠集不明真相的国家介入,共同向中国施压发难。

近一段时间来,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中不少有正义感的人士或谙悉内幕的专家、学者和当事人,大量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动和支持达赖集团从事分裂活动的史实:

吉姆·马恩在美《国际瞭望》杂志上发表文章称,“1951年,杜鲁门政府试图说服达赖外逃,希望将其作为反对中共的政治因素。1956年,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会谈时,答应支持西藏独立。在整个50和60年代,美国中央情报局都在积极支持达赖的西藏事业,给其以武器、军训、资金、空运物资及其他所有的帮助”①。

迈林达在美国《新闻周刊》上发表文章称,“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了1959年3月的西藏武装叛乱和达赖的出逃,并对藏人进行了武装训练,实际上在西藏策划的秘密战争开始于1956年”。他还写道,“据中情局1958至1965年负责对西藏秘密工作的官员卡诺斯在其所著的《冷战的孤儿》一书中称,1957年美国中央情报局空运进西藏一批受过训练的藏人。1958年开始,中情局在科罗拉多州的哈尔基地训练了约300多名藏人,主要培训其间谍拍摄、武装破坏、密电码使用和埋设地雷等技能。1957至1960年,美国给西藏游击队员空投了400多吨物资。肯尼迪政府期间,美国中央情报局将此秘密训练计划移至尼泊尔的木斯塘地区,并派游击队员入藏实施袭扰战。据中情局文件,美国每年在西藏行动中共花费的资金高达170万美元”②。

T·D·奥尔曼在香港《远东经济评论》上透露,“据参与这次行动的美国人说,达赖喇嘛离开他的首府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美国的间谍飞机曾飞入西藏数百英里,对达赖喇嘛集团进行空中掩护,空投食品、地图、收音机和金钱,还扫射中国的阵地,并为这次行动拍摄了影片。许多美国人曾看过该记录片”③。

米歇尔·莫罗在《超级秘密使命:中央情报局间谍队在红色中国境内》一书中则说的更细,他写道,“快到1958年底时,中央情报局决定为达赖空投武器,此次共空投了100支英制步枪、20挺机枪、2门55毫米迫击炮、60多枚手榴弹以及为每件武器配备的300发子弹”。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援引一位名叫纳旺的当事人回忆称,“接受训练后的数百名藏人被空投回西藏,随身配备了手提机枪,脖子上还挂着装有达赖相片的小金盒。美国中央情报局共训练了2000名西藏人游击队员”。该报还称,“中央情报局的一位退休人员证实了纳旺所说的事情真实可靠”④。

去年2月8日,美国《环球邮报》刊登了里戈任·多尔卡乐题为“中央情报局在西藏”的文章,再次较系统地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达赖从事分裂活动的详细情况。就连达赖本人也不得不承认美国中央情报局对其的支持。米斯基发表文章称,他在采访达赖时,达赖承认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帮助,他不可能逃到印度⑤。

70年代,美国政府出于改善中美关系、借助中国抗衡苏联的需要,对达赖集团的支持有所收敛,但美国国内的反华势力特别是议会中的反华分子,却从未停止支持达赖集团的所谓“援藏”活动。

从1979年美国同意达赖访美开始,美国从强烈的反华政治需要出发,把“西藏问题”纳入其对华“遏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运用各种途径与方式,更加明目张胆地支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大肆炒作所谓“西藏问题”,并纠集西方其他反华势力,试图以此为突破口破坏中国的稳定,遏制中国的发展,并进一步搞垮中国。正如美国的N·C·霍尔在《美国、西藏与中国》一书中所写的,“美国在冷战中有计划地利用西藏民族主义,以武装反抗来袭扰中国,瓦解中国。”

冷战结束以来,尤其是近几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变换手法,利用民族、宗教、人权和环境等问题,大肆歪曲攻击西藏的实际情况和中国在西藏的政策,以促谈做旗帜,进一步加大了对达赖集团的支持,致使达赖集团的“藏独”分裂活动越来越猖狂。

美国对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支持,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特别是藏族人民的感情,已成为阻碍中美关系顺利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二、美国支持达赖集团进行“藏独”活动不择手段

美国在“西藏问题”上奉行两面派政策,一方面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另一个方面推行遏制中国的政策,不择手段地支持达赖集团的“藏独”活动。

首先,美国政要以宗教为借口为达赖撑腰张目。达赖是从事分裂中国活动的政治流亡者,但是,美国出于其遏制中国的需要,不顾中国的反对,多次执意允许达赖访问美国,公然干涉中国内政。据《纽约时报》1999年8月的一篇报道,从1979年开始到2001年,达赖应邀访美23次。1979年至1994年的15年间,基本上是2-3年往访一次,从1994年开始则每年往访一次,而1997年往访两次,1999年则三次访美。在达赖受邀访期间,从1991年4月16日布什总统接见开始,美国总统、副总统等政界要人在达赖访美期间都与其会见。美方在允许达赖访美的时机上也费尽心机,如1994年将达赖访美安排在美国政府决定是否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之前,1997年安排在美国及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攻击中国的提案再次受挫之时,1998年则安排在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前夕。美国的一位国会议员说,“在美国领导人看来,达赖是在我们需要时随时可以出现的宗教领袖”。达赖则更是将美国总统、副总统的接见视为对其分裂活动的一种最有力的国际支持。1995年达赖访美时,要美国领导人不应低估他在当今世界上的作用,并说“集权主义的中国对我们大家都是一个威胁”。

其次,美国国务院公然支持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美国政府批准达赖集团在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设立两个所谓办事处,并允许其在美国自由进行各种“藏独”活动,同时还派有关驻外使节与达赖集团勾联。1997年8月3日,美国务院指示美国驻印度大使理查德·F·塞莱斯特亲赴达兰萨拉会见达赖及“流亡政府”主要官员。同年10月,又不顾国际法与国际关系准则和中国政府的严正抗议,宣布任命所谓“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明目张胆地干涉中国内政。1999年,美国务院任命助理国务卿朱丽娅·塔夫脱为美国新的“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此次达赖访美期间,美国国务院任命副国务卿杜布里安斯基兼任“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对达赖集团的支持不断升级。美国国务院官员多次公开攻击中国对西藏的政策和西藏的状况,以各种形式对中国施压,为达赖集团张目。美国国务院在每年发表的所谓《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中,也配合达赖集团的活动,以造谣诬蔑的手法,大肆攻击“中国侵犯西藏人权”。

第三、美国国会和一些州议会的反华势力极力为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摇旗呐喊。1987年6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藏侵犯人权的修正案》,公然攻击中国对西藏实行“军事占领”和“暴力统治”。1991年5月2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宣称“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同年10月31日,美国总统签署美国对外政策法案,再次宣称“西藏是被占领的国家”。此外,美国会还于1994年至1997年策划并参与了三届“西藏问题国际议员会议”,大肆攻击中国的西藏政策,支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其中,1997年4月,在华盛顿组织召开的第三届“西藏问题国际议员会议”上,通过了“华盛顿西藏问题宣言”,大肆攻击中国的西藏民族与宗教政策,并承认达赖及其“流亡政府”是西藏和西藏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还要求所有与会国家政府运用其影响,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所有可能的场合支持达赖的斗争,同时建议美国及欧洲等有关国家为达赖提供资金支持。美国与会议员在会上大肆鼓噪,美国总统也致信大会,表示祝贺,并称颂达赖功绩。据不完全统计,仅1997年美国国会就相继提出或通过了10多个涉及“西藏问题”的议案。1999年,美国会众议院反华势力提出的反华议案就多达70余个,其中相当一部分涉及“西藏问题”。美国国会还频繁举行“西藏问题听证会”,其中仅1999年就举行了50多场。期间,还经常邀请达赖集团指派所谓“西藏代表”参加“西藏问题”听证会,公开为“藏独”宣传提供讲坛,鼓励其造谣生事,明目张胆地支持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干涉中国内政,破坏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1997年5月13日,美国会参议院曾邀请达赖集团驻美特使甲日·洛桑坚赞出席其举行的“西藏问题”听证会,为他大肆攻击中国的言论及提出的支持“西藏独立”的建议叫好。与此同时,美国的州议会也大力支持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仅1999年美国就有13个州市议会相继通过了“西藏问题”决议,公然叫嚣“西藏是一个被占领的国家”,有的甚至宣称“西藏的真正代表是达赖和西藏流亡政府”。

第四、“援藏”组织充当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急先锋。据美国华盛顿的“国际西藏运动”提供给互联网的资料,截止1999年,在美国成立的“援藏”组织和机构共有32个,遍布美国各大州。这些组织和机构表面上是民间团体,实际上都有官方背景,或得到美国政府政治上的支持,或受到官方有关部门经济上的资助,已成为美国政府支持达赖集团进行“藏独”活动的掩人耳目的工具。他们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等招牌,利用一切时机,以多种方式,公开与达赖集团分裂势力勾结,不断掀起支持“西藏独立”的反华浪潮。1998年6月24日,“国际西藏法学家委员会”发表了新的法律研究报告,妄称西藏拥有独立的权利,“中国50年代对主权国家西藏进行的侵略是非法的,继续对西藏的占领违反了国际法”等等。该委员会貌似国际法律权威,实则是由美国情报机构于1949年创立,其宗旨是为了进行反共活动,并在东欧国家招募间谍。据透露,1958年至196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至少向该委员会提供了65万美元的赠款。由此人们不难了解美国所谓的民间“援藏”组织的真实面目。

第五、美国一些传媒积极为达赖集团从事分裂活动造势。美国标榜新闻与言论自由,但许多媒体受官方的诱导甚至指使,在“西藏问题”上公开偏袒达赖集团,积极帮助达赖集团制造耸人听闻的谣言,充当达赖集团反华分裂活动的喉舌,而对西藏的真实情况却充耳不闻,熟视无睹。据1999年11月9日路透社报道,美国历史学教授格伦费尔德调查表明,《今日美国》刊登的支持达赖的文章与解释中国立场的文章的比例为10:1。另据统计,美国各地“支持西藏组织”的固定出版物已占世界各地“支持西藏组织”固定出版物的20%。同时,美国的“援藏组织”还利用国际互联网大肆支持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其设立的网点已占全世界“援藏组织”网点的33%。更有甚者,在美国会的支持和资助下,“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广播电台”于1991年3月26日和1996年11月18日相继设立藏语广播电台和藏语节目专栏,充当支持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喉舌。1997年9月,美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批准了一项法案,授权政府在1998和1999两年内为“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广播电台”对中国广播拨款8000万美元,并明确要求其切实加强藏语广播。1998年1月,美国国会又正式批准该年度给“自由亚洲广播电台”拨款2410万美元,较上年度的930万美元增加近三倍。美国报刊评论说,“自由亚洲广播电台”已成为由美国会拨款资助的一个名义上的私人公司。在充足的经费保障下,“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确实加强了支持达赖集团的宣传力度,其中“美国之音”藏语广播的频率由1991年的3个增至1997年的13个,广播方言由一种增加到3种,广播时间由每天30分钟增加到每天3个小时,广播员的选定与节目的设定也与达赖集团商定。与此同时,“自由亚洲广播电台”也将藏语广播时间从每天的2小时增加到4小时。它们以更强的实力,极尽造谣诬蔑之能事,肆无忌惮地进行欺骗和煽动宣传,甚至公开鼓吹“西藏独立”。此外,美国影视界的反华势力近年来还利用影视手段大肆渲染所谓的“西藏问题”,先后拍摄了《贡顿》、《在西藏七年》和《风马》等影片,歪曲事实,颠倒是非,为达赖集团分裂活动造势。

第六、美国通过各种途径为达赖集团分裂活动提供经济资助。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向达赖集团提供大量财政援助。尽管援助在暗中进行,秘而不宣,但仍不时被报界披露。从透露出的情况看,80年代末以来,随着美国对达赖集团政治上支持力度的加大,经济援助也逐年增加。据不完全统计,仅1989-1994年的六年中,美政府便以多种名目,向达赖集团提供经济援助累计达875万美元,其中1989年为50万美元,1994年剧增至475万美元。据美联社1998年10月1日报道,“近年来,美国会已批准每年给‘西藏流亡政府’200万美元的经济援助”。同时“国会还敦促克林顿政府再向达赖集团提供200万美元的专款”。与此同时,美国的一些所谓“民间团体”每年也均要向达赖集团提供约70万美元的援助。美国中央情报局每年则均要为达赖集团“流亡政府”安全部提供30万美元的经费。美国的援助给达赖集团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提供了较强的物质基础和重要条件。

三、美国支持达赖集团别有用心

众所周知,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世界各国政府公认的客观事实。达赖集团叛逃国外是因为在西藏发动武装叛乱阻止西藏人民改变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实现分裂祖国图谋的失败,叛逃后更是成立以实现“西藏独立”为目的的“流亡政府”,妄图恢复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40多年来从未停止过分裂祖国的活动。达赖作为达赖集团的总头目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打着宗教旗号从事分裂活动的政客。1996年,菲律宾《马尼拉周报》在时事述评中尖锐指出,“达赖自称是佛教徒,如果他关心的真是喇嘛教与西藏同胞,那便应停止在国外搞独立的政治活动。可惜达赖穿的是喇嘛袈裟,耍的却是政治把戏,他口中说的是愿意通过和平途径求取自治,心中想的却是妄图重建喇嘛教的封建统治”。传媒大王默多克1999年也一针见血地指出:“达赖是一个穿着意大利古奇皮鞋,游说世界各国,对政治很感兴趣的老喇嘛。”

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方面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却始终明里暗里支持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特别是冷战结束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出于改变中国社会政治制度和遏制中国发展的需要,授予达赖“诺贝尔和平奖”,将达赖包装成“非暴力主义者”、“宗教领袖”和“人权卫士”,利用达赖做政治筹码,极力炒作“西藏问题”,指责中国政府在西藏“侵犯人权”、“限制宗教信仰自由”、“破坏文化传统”等等,妄图利用民族、宗教和人权问题,将“西藏问题”国际化,为达赖集团从事分裂活动提供国际支持。

美国对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支持显然有悖常理。维护统一、反对分裂,消灭奴隶制、解放奴隶,是举世公认的正义之举。美国宪法就严格禁止任何形式的分裂活动。美国联邦法院在“得克萨斯诉怀特”案中所作的宪法解释明确指出:“宪法所有条款都是为了建立一个不能摧毁的各州组成的牢不可破的联盟。当一个州成为联盟的成员时,便与联盟建立了不能分离的关系。”换句话说,美国的任何一个州都是不容分裂的。为了反对南部分裂主义和奴隶制度,美国联邦政府不惜诉诸大规模的战争,从1864年起进行了长达4年之久的浴血奋斗,动用了最新式武器,耗费了150多亿美元的战争费用,造成110多万人员伤亡和不可估量的各种损失。领导这场战争的林肯总统因此而至今受到美国政府和人民的称颂。发人深思的是,美国政界和传媒的一些人对中国反对西藏分裂势力和封建农奴制,却采取了全然相反的立场。中国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实现西藏和平解放,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他们却大肆叫嚷“中国侵略了西藏”。达赖集团为了维护政教合一的惨无人道的封建农奴制,撕毁与中央政府签订的协议,公开鼓吹“西藏独立”,并为此进行分裂祖国的大规模武装叛乱,中国政府采取措施平息叛乱,废除野蛮的封建农奴制,解放百万农奴和奴隶,他们又谴责中国“侵犯人权”,此后又在国际上制造了一个所谓“西藏问题”,并纠集国际反华势力以各种方式长期明里暗里支持达赖集团从事分裂活动。美国这种己所不欲却偏施于人的做法,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美国和达赖集团在“西藏问题”上对中国的指责是违背客观事实的。西藏和平解放50年来,西藏的发展变化有目共睹。西藏消灭了比欧洲中世纪还要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百万农奴和奴隶当家做了主人,享有了真正民主、自由和人权。中国政府在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广大藏族人民不仅与全国各族人民一样享有平等参与管理国家的权利,而且享有管理本民族和本地区事务的高度自治权利。西藏废除了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实现了政教分离,使西藏人民享有了真正的宗教信仰自由,西藏的文化得到了有效保护和继承,并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全面发展。中央政府积极帮助西藏发展经济,极大地促进了西藏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西藏的社会发展和人权状况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一贯以“民主典范”和“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却公然违反举世公认的政教分离原则,积极支持达赖坚持政教合一、打着宗教的旗号从事分裂祖国的政治活动,这不仅暴露了美国鼓吹“民主”、“自由”、“人权”的虚伪性,而且暴露了其在“西藏问题”上包藏着不可告人的险恶用心。美国无视西藏进步与发展的客观事实,与达赖集团沆瀣一气,蓄意利用所谓的“西藏问题”,对中国进行大肆攻击,其目的正如美国学者克里斯托弗·莱恩所指出的,是“即便无法遏制中国的崛起,也要尽力延缓中国上升为强国地位的速度”⑥。香港《镜报》的文章更是入木三分地指出:“这几年来,达赖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或受奖、或讲演、或被采访、或被召见,成了当今世界上最忙的‘政治和尚’,重要的原因是,达赖代表了一股可用来和中国对抗的势力,‘西藏牌’是用以对付中国的武器之一,如果没有这点价值,达赖今天便不会如此风光”。该报在另一篇文章中还指出,“作为西藏宗教和世俗领袖,达赖这个位置从来就是非常政治的,美国这个自我中心意识非常强烈的国家之所以会垂青一个异教徒,并非相信他乃活佛转世,具有甚么法力,更不要听他谈禅说机,而是有险恶的政治目的,因为追求本国私利是美国的最高目标”⑦。

美国SUNY纽约州立学院历史系教授汤姆·格兰菲尔德曾发表文章称,“美国的西藏问题政策无视西藏错综复杂的历史,为国内政治所驱动,而从始自终自相矛盾。美国正式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国会与白宫却又鼓励西藏独立运动”。他还写道,“白宫完全出于反共立场,在外交上给予西藏问题一席之地。它表面上闭口不谈西藏独立问题,集中抨击中国侵犯人权,并建立了‘自由亚洲广播电台’,还在国务院任命了‘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且多次邀请达赖作客白宫,这些做法令人相信,美国正致力于西藏独立。”他最后奉劝“美国政府必须承认绝大多数中国人享有的个人自由,必须正视西藏自治区已经发生的巨大变化,必须看到西藏的政治现实显然没有达赖集团游说团宣传的那样黑暗,许多最反对达赖的人是西藏人,必须更客观地反映西藏的现实。邀请西藏人访问华盛顿,不能一味迎合和迁就达赖的游说团。过去10年的事实证明,公共外交、国际喧闹、有关国家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的参与,对西藏人民情况的改善有害而无利。华盛顿,特别是美国国会,必须停止对中国的猛烈抨击,不要再把中国作为对美国的重大威胁。”

事实表明,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与美国的反华需要密切相关,达赖是美国实现遏制中国的反华工具。美国支持达赖集团,关注“西藏问题”,绝不是出于对西藏文化、宗教和人权的关心,而完全是出于反华的政治需要。美国已成为达赖集团分裂活动的总后台,达赖则沦为美国反华的忠实工具。

美国怂恿、支持达赖集团从事分裂活动,违背了美国政府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承诺不支持西藏独立的原则立场。正如美国一份杂志所指出的,“美国对达赖集团的支持不仅在中国与流亡藏人之间设立了难以逾越的鸿沟,使‘西藏问题’复杂化,而且严重损害了中美关系的改善和发展”⑧。美国应该从中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中美两国关系的大局出发,反省自己在“西藏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停止怂恿和支持达赖集团分裂祖国的活动。

附注:

①1999年6月16日《国际瞭望》文章“中央情报局西藏档案”。

②1999年8月16日美《新闻周刊》文章。

③1974年2月11日香港《远东经济评论》文章“几乎被人遗忘的西藏冲突”。

④1997年1月26日美《芝加哥论坛报》文章“中央情报局在西藏的秘密战”。

⑤1999年6月10日《纽约书评》文章。

⑥1997年秋季号美国《世界政策杂志》克里斯托弗·莱恩文章“不可靠的计划-美国地华战略”。

⑦1997年5月号香港《镜报》文章。

⑧2000年4月期美国跨半球资源中心和政策研究所会刊文章“焦点:重新评估西藏政策”。

 选稿 齐民 来源 新华网 
    • 中国坚决反对美让达赖访美并安排领导人会见
    • 布什公然在“和平解放西藏日”会见达赖
    • 借所谓“西藏问题”打压中国 布什鲍威尔要见达赖
    • 藏传佛教主要教派高僧质疑达赖"领袖身份"
    • 新闻分析:达赖为何在西藏失去人心







    •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纪念中共80周年诞辰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东方网诞生探索展望
      香港小姐竞选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辽足车祸大揭秘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东方高考热线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第三届东亚运动会
      美战机撞毁我军机
      "东方网"案一审纪实
      革命史知识冲关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