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新闻中心>>新闻精选>>正文

美中情局称萨达姆爱情小说另有寓意
2001年6月1日 19:48

北京青年报6月1日报道:这本小说讲述了一个国王在村女扎比芭的帮助下团结全国人民与阴谋家斗争的故事,故事发生的地点在现在的伊拉克北部地区,书中有犹太阴谋家在人民中散布不和的种子并制造内乱的情节。

美国中情局详研此书的目的很明确:如果此书果真是萨达姆所写,那么凭借它可以探知萨达姆的内心世界,萨达姆肯定会有意无意间流露出一些他的真正想法。

近日,英美国家的媒体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正在研究一本名叫《扎比芭与国王》的爱情小说,因为据说它是萨达姆亲手所撰!一向有强人著称的萨达姆果真铁骨柔肠?他竟然有闲情创作爱情小说?他写这样一本书目的何在?这些问题不仅困扰着众多读者,也同样困扰着美国中情局,经过三个月的研究,中情局终于得出了惊人的结论。

■“萨达姆”攻占伦敦

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再度成为英国媒体最为关注的人物,走在伦敦街头,一不小心就会看到带有萨达姆大幅头像的大幅海报。在海湾战争中吃了败仗的萨达姆这一次竟然不费一枪一弹,成功登陆英伦。他那冷若冰霜的眼神似乎在向布莱尔叫板:看谁能笑到最后!

那些海报都是阿拉伯文书店张贴出来的,因为一本据说是萨达姆亲笔撰写的爱情历史小说《扎比芭与国王》已经正式被引进英国。虽然连书店老板也无法肯定作者就是萨达姆,但他们还是以萨达姆的头像作招徕,因为在阿拉伯世界,还没有哪位领导人能像萨达姆那样有那么多的“卖点”。

伦敦市有不少阿拉伯人,因此该市有几家阿拉伯语书店,萨奇书店就是其中的一家。《扎比芭与国王》在伦敦上市后,读者的兴趣之高出乎书店老板的预料,购买者不仅有阿拉伯人,还有地地道道的英国人,甚至还有一些慕名前来的外国游客。在不长的时间内,萨达姆走进了伦敦的各个角落。

实际上,《扎比芭与国王》早在去年11月便出现在伊拉克各家书店和书摊上。这本书自始至终弥漫着神秘主义的色彩,不仅没有署作者的名字,作者在前言中解释说,去年,萨达姆总统要求伊拉克作家创作出反映伊拉克人民生活的力作,无论是平民生活,还是那些对伊拉克众多为保卫祖国而牺牲了自己的财产和生命的儿女们,都是创作的好素材,作家们应充分挖掘。但作家出于谦恭,正如那些为伊拉克献出宝贵生命而毫无怨言的人民一样,不想在小说的封面上缀上自己的名字。

然而,这本小说刚一上市,便引起轰动。首先是伊拉克官方媒体轮番上阵,对这部小说的艺术性进行评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所有评论家的观点如出一辙,都是赞颂作者的写作技巧和艺术造诣之高。接着,小说迅速成为伊拉克图书馆和私人收藏家抢购的对象。这一现象引起了英美媒体的注意,一些西方分析家认为,在目前的伊拉克,没有哪位作家有如此巨大的魅力让全国媒体抬轿子,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么此人只能是伊拉克总统萨达姆。

“《扎比芭与国王》很有可能出自萨达姆之手”这一结论刚一出炉,国际社会便一片哗然:在人们的印象中,行伍出身的萨达姆是一个敢向美国叫板的强人,海湾战争后,伊拉克遭受国际制裁,国内问题成堆,萨达姆竟然有闲心写爱情小说?

一时间,关于这部小说的真正作者众说纷纭。那么,这本小说到底写了些什么?作者究竟想向读者传达怎样的信息?

■国王和美丽聪明的扎比芭的故事

今年3月,美国中情局派出特工到伦敦一家书店搜购了这本爱情小说。中情局的目的很明确:如果此书果真是萨达姆所写,那么凭借它可以探知萨达姆的内心世界,常言道,言为心声。虽然这是一本小说,但在创作过程中,萨达姆肯定会有意无意间流露出一些他的真正想法;甚至通过研究他的行文方式,借助高科技手段,还能探知萨达姆目前的心理状态!

在中情局眼里,萨达姆比尼斯湖怪还不可捉摸,自以为无孔不入的中情局特工却一次又一次被萨达姆玩于股掌之上。一名中情局特工曾经感叹:要搞伊拉克的情报容易,但要搞萨达姆的情报难于上青天,中情局不止一次吃过萨达姆炮制的假情报的苦头,比如,萨达姆患癌症一说,就是萨达姆让中情局结结实实上的一当。

所以,对中情局特工来说,能从这本小说之类的文件了解到萨达姆的内心世界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一个十几年来一直搜集伊拉克情报的中情局官员表示:“我们搞到的关于萨达姆的情报让我们自己都有些汗颜。但萨达姆确实精于心计,有时公开露面都找替身,所以只要是有关萨达姆的东西,中情局都要进行研究。”

中情局特工搞到《扎比芭与国王》后如获至宝,发现这是一本只有160页的普普通通的书,虽然内容还算丰富,但无论封面还是排版,都没有特别之处。

■爱情小说像是中东局势的翻版

此书讲述的故事本不新奇,但中情局特工、专家们看后却兴奋不已,他们认为,与其说它是一本爱情小说,倒不如说它是一个寓言故事,因为故事的内容简直就是中东局势的翻版!在此后的三个月里,中情局调派语言和心理方面的精兵强将,将这本小说当成重要任务进行研究。

中情局专家们的结论是:小说可能不是出于萨达姆之手,但即使不是萨达姆本人亲著,它也肯定是非常熟悉萨达姆的一位或数位作家或学者写出来的,而且这本书的出版肯定是在萨达姆的授意之下,其立意、主题都得到了萨达姆亲自批示同意,书中还直接引用了一些萨达姆的原话。一本普普通通的爱情小说竟然得到伊拉克官方媒体一致的好评,这一奇特现象只能如此解释。

中情局的专家发现,小说把扎比芭与国王的敌人锁定在犹太人身上,而不是海湾战争的始作俑者美国和英国,是与近期中东局势有关。在萨达姆眼里,以色列是阿拉伯人民的死敌。所以,当英美大军空袭伊拉克时,萨达姆首先将导弹射向以色列。伊拉克长年遭受经济制裁,国内民不聊生,但为了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正义斗争,萨达姆除了组织人民声援外,还慷慨解囊,坚持向巴勒斯坦提供力所能及的物质援助。

于是,凝聚着中情局专家们心血的“关于《扎比芭与国王》的研究报告”出炉了。中情局专家们指出,小说表面上是反犹太,实际是在表达对美国的仇恨,小说描述的国王其实就是萨达姆本人。国王在书中有对人民说的这样一番话:“我是伟大领袖,你们必须服从我,此外,你们还须爱戴我。”中情局专家认为,这正是萨达姆的行事风格,他的眼里从来容不下沙子,那些反对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连美国这样的军事强国,萨达姆都敢碰一碰。因此,说小说中的国王实际上是萨达姆的化身,是有根据的。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小说极力歌颂的人物并非国王,反而是那位名叫扎比芭的姑娘!中情局专家分析,小说这样安排显然是得到了萨达姆的允许,否则在今天的伊拉克,没有哪位作家敢塑造一位比国王还受欢迎的姑娘。惟一的解释是,这位姑娘是伊拉克人民的化身,因为萨达姆曾经多次重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伊拉克人民。

小说中这样的描写:扎比芭的聪明才智深深吸引了国王,两人经常在一起谈论神、政治、爱情、家庭及人民的意愿。其间,国王也会把自己的担忧向扎比芭表露。国王谈到要组建政党支持自己,又怕党员与高官产生敌意;他谈到害怕人民是否在他死后尊重他的尸体。他问扎比芭:“人民需要领导人严厉管制吗?”扎比芭斩钉截铁地回答:“要的,陛下。”

■作家应该做投枪

中情局专家们最感兴趣的章节是“扎比芭被奸”,因为这一章最能说明这本小说绝不单单描写伟大的爱情。作者用浓重的笔墨详细描述了扎比芭被疏远的丈夫强奸的过程。一天晚上,扎比芭从王宫返回她居住的乡间小屋,途中被一男人从后面抱住,拖入树林奸污。后来,扎比芭才明白,那个男人就是因嫉妒离她而去的丈夫!中情局认为,作者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一过程,显然是暗喻美国在海湾战争中入侵伊拉克,从而启发读者永远不要忘记伊拉克人民的这一奇耻大辱。

遭到强暴后,扎比芭对自己说:“强奸和侵犯是最严重的罪行,无论是男人强奸女性,还是外国入侵者侵犯别人祖国或侵犯他人人权都是。”中情局因此认为,扎比芭的这句话既是说给美国人听的,也是在暗喻以色列镇压巴勒斯坦人。

国王听到扎比芭被强奸的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他发誓向扎比芭的丈夫开战,“直到分出胜负”。正是在这场战斗中,扎比芭被害,但她的丈夫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扎比芭的丈夫被埋在扎比芭的旁边,这样在他死的那天,人们可以向他的坟墓扔石头表达义愤。

中情局掌握的最“有力”的证据是:被激怒的国王向扎比芭的丈夫和其支持者发动战争报复,结果扎比芭与丈夫同日死亡,日期是1月17日。中情局的专家们分析认为,如果说扎比芭被强奸与美国出兵伊拉克联系起来,还有点说服力不足的话,1月17日这个“扎比芭死难日”则证明,这本小说“绝非虚构”,因为美军1991年轰炸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恰恰选择了1月17日!

中情局专家们的最后结论是:《扎比芭与国王》一书中随处可见萨达姆的言行风格、用句结构和表达形式。该书透露出强烈的反美思想。国王与扎比芭的对话充分体现出萨达姆的思想:部族利益至高无上;只有家人才值得信赖;荣誉是与女人的纯洁联系在一起的;强奸比杀人更不可饶恕;遇到这样的事情,男子汉的第一要务就是报复。

小说的最后一章描述国王想使国家走向现代化,准备通过议会制实现言论自由,但他发现,议员们都不值得信任。一位名叫诺里·查拉比(中情局认为这个角色的原型就是目前在伦敦从事反对萨达姆运动的阿米德·查拉比)的贵族被赶出议会,因为他不保卫国家,背叛了人民。

议会中还有一名与波斯人做生意的商人,他通过贿赂政府官员非法敛财;一名呼吁继续实行君主制的军官被指责为懦弱;一名犹太商人因帮助那些躲避服兵役的年轻人逃出国家而被流放。正当议员们争吵不休之时,一位信使宣布,国王死了。中情局专家分析,这个结局显示:作者认为国王是不可替代的。

然而,也有专家质疑:如果萨达姆通过文学艺术来抨击美国,他应该选择纪实文学才是,因为纪实文学更有说服力,效果会更直接。中情局专家承认,虽然经过了三个月的研究,但对这本小说的创作背景仍然缺乏了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扎比芭与国王》这样的作品在伊拉克出现只是早晚的事,因为早在去年初,萨达姆便向伊拉克作家发出号召,希望他们辛勤耕耘,推出长篇力作,用自己的笔与伊拉克的敌人做斗争。但这同样无法解释萨达姆亲自披挂上阵这个问题。

编辑:王怡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凌子 
    • 萨达姆新书爆出剽窃丑闻
    • 英美大耍新花招誓玩死萨达姆







    • 郝海东“炮轰”米卢
      无烟日拒绝二手烟
      纪念中共80周年诞辰
      亚太城市信息化论坛
      东方高考热线
      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
      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
      远华主犯再度被拘留
      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
      东方网诞生探索展望
      香港小姐竞选
      中央电台封杀田震?
      方正科技股权大战
      辽足车祸大揭秘
      坚决反对美对台军售
      “人权卫士”落选!
      《财富》论坛年会 
      第三届东亚运动会

      解放日报
      文汇报
      新民晚报
      新闻报
      青年报
      劳动报
      SHANGHAIDAILY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东方广播电台
      上海电视台
      上海东方电视台
      上海教育电视台
      上海有线电视台
      中国网
      人民日报
      新华网
      中国日报
      中青在线
      中央电视台
      中国上海
      千龙新闻网
      中青网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网上浦东
      上海科技网
      古镇南翔